#042 沙漠中的圖書館論盡紙本
一句「造價九億」,輾轉十年的新中央圖書館方案立時擊起千層浪。選址、造價、保育等質疑不絕於耳。翻查資料,原來澳門大大小小的公私營圖書館逾三百間,遍佈社區。既然書香處處,何以我們仍然感到文化貧乏,猶如沙漠﹖一座新中央圖書館又能否真.解決我們的問題﹖怎樣的圖書館,怎樣的政策,才能使我們的文化茁壯成長﹖ 每月一號出版|定價:MOP$5/NT$ 45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有指評獎欠公平及破壞舊法院風格 新中圖設計賽果惹爭議

#042 沙漠中的圖書館論盡紙本

文:悟塵

時間:2016年10月13日 16:16

2008年7月「澳門新中央圖書館建築概念設計邀請賽」評選結果出爐,評審委員會從27份合資格的參賽方案中選出(首行由左至右)一等獎(黃文靜)、二等獎(黃文靜)、三等獎(趙維通)及(下行由左至右)四份入圍獎(Maria Carlota Proença de Almeida、Carlos Alberto dos Santos Marreiros、黃雄溪和陳浩明),一入圍獎從缺。新中圖設計比賽一等獎作品在當時有指賽果早以內定,惹來專業人士、網民強烈質疑,有指得獎者是負責前期諮詢工作的工程規劃公司的職員,有利益衝突之嫌。(資料來源:http://novabc.icm.gov.mo/)

2008年7月「澳門新中央圖書館建築概念設計邀請賽」評選結果出爐,評審委員會從27份合資格的參賽方案中選出(首行由左至右)一等獎(黃文靜)、二等獎(黃文靜)、三等獎(趙維通)及(下行由左至右)四份入圍獎(Maria Carlota Proença de Almeida、Carlos Alberto dos Santos Marreiros、黃雄溪和陳浩明),一入圍獎從缺。新中圖設計比賽一等獎作品在當時有指賽果早以內定,惹來專業人士、網民強烈質疑,有指得獎者是負責前期諮詢工作的工程規劃公司的職員,有利益衝突之嫌。(資料來源:http://novabc.icm.gov.mo/

(原文刊於2008 年 8 月 26 日《華僑報》)
在文化局主理下的「澳門新中央圖書館建築概念設計邀請賽」的評獎結果,在坊間引起極大爭論,這當中主要有兩大點備受質疑,一是公平性問題,一是得獎的設計破壞了舊法院大樓的特色風格。有專業人士指出,新中圖設計關乎澳門城市的文化品味和形態之宏旨,當局不宜過急定奪,理應讓市民有一個討論的參與過程,以及有真正專家作出科學評估和新設計,即應做到民主與科學的決策。

就新中圖評獎事件,人們質疑其公平性,當中最令公眾疑惑的是,在這項建築概念設計的一等獎及二等獎均是來自同一人,而該得獎者所服務公司原來就是之前為文化局進行澳門公共圖書館研究課題的顧問公司。當然,顧問公司所研究的主要是本澳圖書館發展的方向和新中圖選址等事項,未必與新中圖建築概念設計有直接關係,但瓜田李下就自然使人們質疑,為何沒有避嫌的規範。其次,即使沒有直接關係,但有關人士起碼有知悉更詳細資料的優越條件,這對其他參賽人士就顯然有不公平的感受。

無庸諱言,這幾年本澳發生一些弊端事件,尤其是官場腐化問題所帶來的利益糾纏狀況,公眾對利益迴避的要求更高。在這樣的情勢下,文化部門似乎欠缺政治智慧,以及處事手法亦不高明。

至於對新中圖建築概念設計的得獎作品,坊間包括專業人士有頗大意見的是其破壞了舊法院大樓的特色風格。顯然,得獎作品是保留了舊法院大樓的外面,但背後豎立的新建築物誠如龐然大物般壓迫著舊法院大樓門面,亦就壓低了舊法院門面原有的氣勢。其實,「外牆主義」(Facadism)亦是一種保護古建築與現代發展主義之間的折衷處理方法,但問題是現在對重整舊法院的設計,在新舊之間並不融和,後面新建築設計既未能與舊法院風格融和而在景觀上顯得突兀外,亦未能體現作為圖書館應有的文化氣質。

再者,有專業人士指出,文化局在作出比賽規則其中只是要求保留舊法院門面和裡面的樓梯,但其實舊法院大樓值得保留的價值不只是其門面和樓梯,還有裡面的法庭尤其是主庭的大審廳、法官辦公室、疑犯室、走廊等都很有味道,整個建築物佈局是澳門唯一的,所以舊法院大樓內部不應隨便拆掉,應基本保留。這一方面是作為整座建築物的完整性,保護文物應體現其原有特色。另一方面,從歷史意義而言,舊法院大樓是作為澳門司法發展歷程的印記,亦就是集體回憶,在日後這裡成為澳門文化的新座標,亦可兼顧另一個功能就是展示澳門司法發展史的地方。可惜,似乎文化官員對澳門歷史缺乏清晰認知和文化涵養,也不知道未來將舊法院大樓這座頗有價值的建築物,弄成怎麼的樣子?這也不是人們過份憂慮,而是在這些年來的公共設施愈來愈無品味。

有知識分子指出,文化局敗筆之處是對一座彰現澳門城市文化形態的新中圖之設計比賽,只限於澳門內部進行,但為何不是採用國際公開比賽以吸納更多優秀作品呢?事實上,澳門科學館亦是邀請國際大師貝聿銘做概念設計,對新中圖建築概念設計為何不可以採同樣開放的態度呢?此外,澳門為主辦第四屆東亞運動會而花費幾十億建新體育場館等,但對於每個階層及由老至幼的全民都可使用的中央圖書館,為何不可做得更好一些呢?有意見指出,由此可反映到政府是否重視文化建設,主事官員的思維是否以民為本以及有否考量澳門長遠發展。

坊間意見認為,雖然新中圖建築概念設計已結束,但當局不應就此過急定案,而應該將所有參賽作品公開展覽,讓市民參與討論,作出選擇。事實上,建築是城市很重要元素,而好的建築物是可以提升城市的品味,由此作為彰現澳門文化形態以及與公眾有莫大關連的新中圖建築方案,應是市民一個很好的討論機會。亦藉此讓公眾參與選擇我們城市的圖書館建築,同時由真正的專家作出科學評估和新設計,這是既有助政府決策符合民意,亦有助提高政府施政的透明度和公平性,並且亦有助科學決策,總之對於新中圖建築的決策不應以官本主義為主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