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7 徘徊在斷層邊緣──電影產業如何走?每週專題
本周初傳來令人興奮的消息:由澳門導演孔慶輝創作的短片《撞牆》入圍第 53屆台灣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成為首個澳門入圍金馬獎作品。在雀躍之餘,卻又得悉本地唯一專屬電影創作的資助計劃,文化中心的「澳門影像新勢力」在連續進行十年後,今年卻遲遲未公佈新的計劃詳情;而文化局的「電影長片製作支援計劃」自2013年推出過後,三年來都沒有再推出過了;文化局的「戀愛・電影館」在今年七月進行了提供營運服務的公開招標,在未公佈中標單位之前,這個本地唯一專屬影院的未來營運方向,仍是未知之素。在許多不確定因素籠罩下,加上缺乏環環相扣的電影政策,產業將如何形成及發展,仍未讓人看到一幅清晰的圖像。 近幾年政府投放了一定資源推動電影,這些推動措施起了什麼作用?隱含著什麼問題?趁此時機,論盡找來三位導演及影展策劃者,就他們所觀察到的本地電影發展狀況,提出問題和隱憂,讓我們一同關注電影之路。

冀「戀愛.電影館」成獨立影院 蔡嘉儀:想搞電影工業,從影像教育開始

2016-10-07 徘徊在斷層邊緣──電影產業如何走?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6年10月8日 12:12

戀愛・電影館於去年九月開始試營運,免費讓澳門電影業界申請借用,瞬間成為不少紀錄片及獨立電影的放映場地。影意志(澳門)電影節的節目統籌蔡嘉儀認為,電影館的規模及配套均非常適合放映獨立製作及舉辦民間小型放映活動,希望將來電影館能恆常播映獨立電影及舉辦導演專題,讓本地觀眾除商業電影外有更多選擇。

戀愛電影館

戀愛電影館

 

善用影館資源進行影像教育

蔡嘉儀曾於香港電台工作逾十年,自2007年開始參與不同的電影節工作和協助獨立電影的製作,2014及15年協助影意志(澳門)在澳門舉辦了兩屆電影節。訪問的當下,她便正在進行今年的「影意志(澳門)電影節」,正是在戀愛・電影館放映多齣本地及外地的獨立電影作品。

她認為,「澳門很想搞電影工業,但首先,電影教育是沒有的。」現時本澳戲院偏好上映商業電影,稍稍冷門的題材都不會被選或場次偏少,「觀眾不是不看戲,但就連商業片的選擇也不多,對於一些想從創作的角度去欣賞電影藝術的觀眾,在澳門這刻仍然很少這樣的電影可看。」

 

培養持續觀影的習慣

她表示,澳門人口少,電影觀眾基數亦較少,但近年一些本地團體積極舉辦獨立電影及紀錄片放映活動,情況開始轉變。一些民間製作的電影如《沙漏愛情》,亦可借用電影館一連幾日上映。戀愛電影館的「臨時場地借用計劃」除解決了這類活動的場地需要,亦開始凝聚觀眾。蔡認為,這些都是非常好的嘗試,最理想的情況是電影館在短期的影展以外亦經營長線放映,「最好是每天不經意路過都會有電影可看,每天都會有排片,如果沒人借用就不開放,那就十分浪費。」

除電影館外,她認為民間社團亦可嘗試開拓更多民間場地進行放映,成為「社區戲院」,每周都放映一定場次。「不一定需要很好的器材,但有個投影器、熒幕,放二十張櫈,用一個持續放映的方法,觀眾今天看不了,明天、後天都可以再來,可能有一個月的時間讓人選擇。」她認為,當中最重要的是整個策展模式怎樣配合,社區放映跟正規放映怎樣搭配,慢慢形成觀影氣氛。

戀愛.電影館「獨立電影的製作與出路」電影沙龍講座

戀愛.電影館「獨立電影的製作與出路」電影沙龍講座

 

有關電影館的未來隱憂

對於未來的戀愛・電影館的經營,蔡表示亦可參考台灣的「光點」,讓戲院、咖啡店、書店等成為一種氛圍。「現在電影館後那片空地,當初建的時候都是希望可以舉辦一些活動。那有一點像華山,當然這裡的地方沒那麼大,但華山基本上有很多不同形式的文創活動。有次我去參加電影節,主辦方跟華山其中一間咖啡店有聯繫,在電影節期間,讓電影工作者拿着Pass(工作證)就可以有一杯免費飲品,其實這方法很好,因為電影工作者和外地的影展策展人真的會去,每日在那裡碰面,互相交流。我覺得這模式不錯,如果真的這樣去做,對於擴大澳門觀眾群我會有信心。」

目前文化局正進行公開招標,為戀愛・電影館挑選服務供應商。蔡坦言,擔心戀愛電影館最終變成播放某些商業片的地方。「這應該是大家普遍的擔心。」她認為,戀愛・電影館最終會否成功,關鍵在於經營者的策展理念。

「真的需要有策展,即使是商業營運的戲院都需要有經營策略,如真的希望做一個藝術影院,便更需要有一個長遠的策展計劃。真的要計劃好未來一年、甚至三年的計劃。經常性及持續地策劃一些影展專題,如導演專題等,甚至請一些外國知名導演來,做多點活動讓這戲院有更多人認識,吸引更多人來。只放本地的電影並不足夠,一定要定期舉辦更多電影節等的相關活動,還有專題影展活動才行,持續推動觀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