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點五步──勇敢踏出的半步

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文:小鳥

時間:2016年09月27日 11:11

完全是棒球門外漢的我,最初聽到「點五步」這個戲名,還以為是棒球其中一種戰術,但原來「點五」正是「0.5」,「點五步」也就是「半步」,就是勇敢向前踏出半步的意思。

一部關於少年人打棒球的勵志電影,原以為又是一個講夢想的老掉牙熱血故事,買票進場觀看的原因,都是因為電影製作背後的另一個故事,就是導演陳志發膽粗粗拿著由電影發展基金「首部劇情電影計劃」資助的港幣二百萬去拍一部劇情長片,這並不是那種低成本的小清新電影,而是有不少動作場面、又激情、又細說當年奮鬥史、具一定規模的大電影,而也因為只有二百萬又是講冷門的棒球更沒有巨星坐陣,在開拍時都不被業界看好,但導演仍堅持不放棄,就是那份誠意,不論電影好看與否,都值得買票入場支持。

《點五步》劇照

《點五步》劇照

我是在香港百老匯電影中心觀看《點五步》,其實澳門的永樂戲院早前也有上映,但可能因觀眾入場人數少而於上映一週後便落畫,只能說,澳門觀眾白白地錯過了這部很棒的電影,《點五步》不完全只是勵志熱血電影,它道出了成長的苦澀、青春的殘酷、美好時代的消逝。

電影的第一個鏡頭,正是代表昔日香港奮鬥精神的獅子山,更讓人想起曾經在山上飄揚的「我要真普選」直幡,沒錯,接著的畫面就是兩年前(2014年)的金鐘雨傘運動現場,看不清臉孔的主角阿龍身穿上班族的西裝出現在佔領現場,電話突然響起,是年少時的隊友致電給他,說沙燕隊剛好成立了三十週年,盧校長想大家聚一聚舊,阿龍接著在公事包拿出一個殘破的棒球,望著廣場上的帳篷說出這獨白:「我同呢度所有人一樣,都唔想輸。我已經差啲唔記得,呢種唔想輸嘅感覺。」今天的他已經沒再打棒球?已經放棄了當年的夢想?因為環境因素,被迫要跟著主流,穿上西裝做個營營役役的無趣上班族?

時空一轉,回到三十年前,1984年,英國跟中國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香港命運隨之被大大改寫,此外沙田新城市廣場的落成,沙田從此變得城市化,還有香港首支華人少年棒球隊「沙燕隊」的成立。沙燕隊的兩位主要人物阿龍和細威,都是在沙田公共屋邨成長的少年,二人從小開始就是死黨好友,經常在屋邨擲水袋戲弄街坊,在屋邨的井形走廊不斷快樂奔跑以消耗那無價的青春,恰好電視機正播放無線電視劇《新紮師兄》的片頭,男主角梁朝偉和劉青雲在街上跑步鬥快,是的,1984年也是收視率超高的電視劇《新紮師兄》首播的一年,那不屈不撓的警察正面形象,亦令當年投考警察的人數突然大增,大家都想做個除暴安良、正義的警察,但今天呢?電影也反映了美好時光的消逝,黑警取締了杰佬(新紮師兄男主角)形象的正義警察。

《點五步》劇照

《點五步》劇照

《點五步》劇照

《點五步》劇照

說回那1984年首播的《新紮師兄》,《點五步》不單出現屋邨電視機播放這電視劇,還把此劇的主題曲,由小虎隊主唱的《伴我啟航》整首放在電影裡,歌詞的「哪吒不怕海龍王,幼獅不畏虎和狼」正正也代表了整隊沙燕隊,一群學業成績包尾、極度頑劣的Band 5 學校學生,校長為要改造他們,於是成立棒球隊,不一定要他們贏,但要他們勇敢向前踏出半步面對人生。結果最後他們竟然打贏日本隊並奪得冠軍。整部電影多多少少有些《新紮師兄》的影子,主角同樣是出身窮困的基層家庭,同樣有不少家庭問題,廖啟智飾演的棒球教練盧校長,那種面對這群柴娃娃學生的嚴苛態度,就如《新紮師兄》裡少年警校的葉Sir,那個班長就像《新紮師兄》由關禮傑飾演的好姐,而主角阿龍的髮型,跟《新紮師兄》梁朝偉飾演的男主角杰佬幾乎一樣,不過,他沒有杰佬那樣勇敢,更不像杰佬這般英雄,因為《點五步》不是販賣英雄主義,相反更貼近社會現實,在現實中,你和我都只是平反人。

阿龍性格內歛且懦弱怕事,跟他一起在屋邨由細玩到大的細威則勇武火爆又衝動,細威常常保護阿龍,阿龍視細威為自己的大樹,自自然然活在細威的背後,但當阿龍取代了細威投射手的地位,細威有感友誼被出賣,憤然離開沙燕隊,卻踏上了黑道之不歸路,阿龍因失去了「大樹」而走出細威的背後,終於找到自己要走的路,最後他投了關鍵一球,為香港打贏日本隊,奪得冠軍,這就是成長的代價,年少時跟誰成為好兄弟,便註定跟他一起走同一條路,某天分開了,便各自踏上不同的路,應該是友情大過天,好兄弟永不分開,還是應該忠於自己,這沒有必然的對錯選擇,只是成長的殘酷。

阿龍和細威各自走上不同的路,很喜歡導演用了平行剪接的方式,一邊廂阿龍正在總決賽現場勇戰日本隊,另一邊廂細威則因不小心搞大女友的肚而要賺錢給女友安胎而去「劈友」,在細威被爆樽時,阿龍也被對方發的球打中,二人在不同空間卻在同一時間倒下,然而阿龍卻像被細威的精神感召,奮勇地站起身,向前踏出半步,打出最關鍵決勝負的一球,終於,沙燕隊勝利了,為香港創下棒球歷史上第一次戰勝視棒球為國技的日本。

《點五步》也道出香港輝煌時代的消逝,借用了由一群雜亂無章的「廢青」組成的沙燕隊最終經過艱辛的努力而贏得冠軍,來引喻香港人不斷努力而創造出八十年代的經濟輝煌面貌,並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然而隨著種種政治環境因素,這土生土長的地方已變得越來越陌生,社會變得越來越墮落,彷彿走回昔日黑暗之路,於是故事結尾又再回到金鐘雨傘運動現場,獨白最後道出:「其實輸贏不重要,最重要是有否勇敢的向前踏出半步!」或許最終都是失敗,但起碼曾經爭取過、努力過。阿龍年少時遇到暗戀的女孩,但一直不敢向前踏出半步追求對方,最後遲了,那女孩跟另一位男生走了,機會一去不返。當天不去佔領金鐘旺角,今天就沒有這麼多年青人好像朱凱迪等要改變腐敗的社會,不少人說雨傘運動是完全失敗,但若當天沒有人踏出半步參與佔領,就沒有今天越來越多年青人覺醒的局面。常常覺得沒法衝出困局而認命,就如多次在影片裡出現的從屋邨天井望向天空的鏡頭,你想衝出屋邨,改變命運,那就首先要勇敢向前踏出你的半步。

在澳門經常聽到的一句:「澳門係咁㗎啦!」為甚麼會「係咁㗎啦」?因為大家早已認命,大部份人都從沒勇敢地向前踏出半步去嘗試改變這墮落的社會,只是一直在茶餘飯後抱怨,「係咁㗎啦」有時比粗口更難聽。

《點五步》電影插曲「Seems Like So Far Away」

《點五步》預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