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揮光五年論盡紙本
社會文化司長譚俊榮上任不到兩年,卻成為引發社會爭議事件最多的司長。除了「光輝五年」變了「揮光五年」,更多了令人痛心的「政績」:文物殺手。 目前,醫療建設「光輝五年」的施政承諾將會落空,譚俊榮剛就任時接受「論盡」專訪時強調離島醫院最遲在2018年落成,但工務部門已經證實2019年亦無法建成。不知是否為了掩蓋醫療範疇施政承諾的跳票,譚俊榮企圖以其他領域的政績來彌補,但手段完全不是他上任之初所自稱的「有曬部署、有曬計劃」,而是雜亂無章、進退失據。所用的不外乎兩道板斧:大灑金錢、揮光五年,以及摧毀文物、破壞社區。 這兩道板斧,激起越來越多人的憤怒,以及大部分媒體的批評。人們憤怒、媒體批評,是因為一方面在經濟下滑、財政收入大減的情況下,社文司及屬下部門仍然揮金如土;另方面則絲毫不珍惜澳門人及後代的文物,不單沒有盡責保護城市景觀,還強硬主動拆毀歷史建築。從「二千萬」山寨武林群英會、「區區一億」事件表態、「三億」賽車博物館、「九億」圖書館;從愛都酒店建築和壁畫、新花園游泳池、山頂醫院旁的兩間灰屋、到重整龍環葡韻工程;每每挑戰社會容忍的底線,但譚俊榮通通將之責為一小撮人、小部分社團、別有用心的媒體。 每月一號出版|定價:MOP$5/NT$ 45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體育界13年共得固定資助僅1,240萬元 一次「放煙花」式武林群英會豪花2千萬

#041 揮光五年論盡紙本

文:逆言

時間:2016年09月19日 12:12

8月里約奧運,全球關注,期間澳門新辦了個「武林群英會」,冀作年度盛事,吸引旅客,推廣武術、健康文化。計劃原意雖好,實際出來的效果卻有巨大落差,內熱外冷,武術中人多歡迎,唯社會劣評如潮。到底群英會有否起到預期成效?2千萬製作預算是否物有所值?

評武林群英會,必先說澳門武術發展。作為傳統中國人社會,澳門一直有武術傳統、底子,上世紀50年代新花園泳池的「吳陳比武」,震驚華人社會,掀起了持續幾十年的武俠小說、功夫電影熱潮。

武林群英會豪花2千萬,但被質疑入座率偏低。

武林群英會豪花2千萬,但被質疑入座率偏低。

現時的澳門武術總會是由當年社會領袖何賢牽頭成立,統一江湖,並隨著中國大陸推動武術規範化、國際化之路,積極籌備本地比賽、出外參賽以及運動員培訓。90年代開始,澳門武術在國際賽漸出成績。在政府支持下,更力推「內援政策」即引入內地教練以及名將歸化,代表澳門出賽,20多年來先後培養出李菲、韓靜、賈瑞等名將,並在亞運、世界賽、亞洲賽中屢獲佳績。更難得的是,「內援政策」不單止買人買成績,還真起到內援帶教作用,近年「土炮」們開始接到班,國際賽亦取得一定成績。這點非常重要,因澳門人口太少選材難,國際武術賽除講實力外,還有很多因素左右大局,故澳門武術隊的成績已屬超額。當然這又與武術在國際體壇內的普及性及受重視程度,與一線運動有大距離有關。

另武術總會運作雖未完善,相對澳門其他項目的總會好多了,整體武術的成績、推廣、青訓、訓練系統也是首屈一指的。然而,澳門武術也逃不出業餘體育的本質,儘管在政府支持方面冠絕同行,但始終不是職業或專業制度,不論如何晨操晚練,甚至獲得國際賽獎牌,大部分運動員都不能以練武、教武為生,故仍有當打兼獎牌級運動員為保日後生活,轉行當差等叫人無奈的事情發生。得天獨厚的武術尚且如此,澳門其他體育項目發展更不消提,還說什麼奧運夢呢!

以上是澳門武術現況,想說的是,作為澳門體育王牌及對外成績最好的武術,經過多年努力及角力,苦苦經營才捱出今天成績,但武術總會得到體育局的資助實際不算太多,全澳幾十個體育總會及社團在13年的固定資助總和也不過1,240萬,以作日常營運、比賽及訓練之用(另還有特別資助去舉辦及參加國際賽等),實際相當卑微。另外,高度競技獎金法規未修改及大幅增加獎金前(門檻亦提高),2013年全澳運動員的總獎金為962萬,2014年593萬多,2015年651萬多,但一個為期四天的武林群英會就用2千萬,值不值?站在運動員角度,肯定唔值,更會批評政府一次「放煙花」的費用高過總會們的全年固定資助,支持競技體育口惠而實不至。再者,政府希望搞這樣的盛會就能推動武術,或者其他項目,想法未免過於簡單、天真,推動任何體育項目均要長期投入、深耕細作、潛移默化,無捷徑可走。

上世紀50年代新花園泳池的「吳陳比武」,震驚華人社會。(網路圖片)

上世紀50年代新花園泳池的「吳陳比武」,震驚華人社會。(網路圖片)

另一個衝量武林群英會2千萬值不值,可從現場觀眾人數、海外知名度,以及社會認受性及參興度而論,與官方所說的成功相距甚遠,因塔石體育館入座率低,專程看街頭項目的少,行過路過看一下的多;塔石廣場的武林具道用「肉酸」淘寶貨,惹人質欵、反感,甚至判死刑。在網絡年代,一出事就讓人先入為主,日後難以挽回、翻身,群英會出師不利。

老實說,澳門需要一些有綽頭的盛會,吸引高質旅客,提升城市品味,武術係其一選項或者元素,但觀察今次群英會屬於失敗之作,原因大概有幾個方面。第一、網絡興起、娛樂多元化,連奧運收視率都大跌了,何況武俠小說及港產武打片式微,武術又非奧運項目,縱仍有不少愛好者,但功夫熱今非昔比。第二、八月檔期撞正里約奧運,兼大熱天時趕客。第三、由構思到舉辦,只有四個月時間,籌備不足。第四、整體水平不高,缺乏真正的明星級師傅、選手參與,吸引力不足。第五、武術總會善於搞比賽,過去多次舉辦大型國際賽事,但群英會不是單純比賽,而是一場大騷,武術總會加上外援都不足以應付,項目缺新意,勉強無幸福。

看到以上問題的豈止筆者一人。武術總會、體育局當然熟知行情,惟武林群英會主力推手乃譚司長,那就不得不硬著頭皮,頂硬上,最終吃力不討好,啞仔食黃蓮。說穿了,武林群英會只是司長過去飽受批評的做事方式的其一例子,舊愛都酒店再利用計劃、山頂傳染病大樓選址、龍環葡韻再利用等大爭議,都疑是「一男子」說了算,霸王硬上弓。

社文司牽頭耗資2,000萬的首屆「武林群英會」,由於佈置道具多是淘寶山寨「紙紮」貨,慘被市民諷更似「盂蘭盛會」。

社文司牽頭耗資2,000萬的首屆「武林群英會」,由於佈置道具多是淘寶山寨「紙紮」貨,慘被市民諷更似「盂蘭盛會」。

社文司牽頭耗資2,000萬的首屆「武林群英會」,由於佈置道具多是淘寶山寨「紙紮」貨,慘被市民諷更似「盂蘭盛會」。

社文司牽頭耗資2,000萬的首屆「武林群英會」,由於佈置道具多是淘寶山寨「紙紮」貨,慘被市民諷更似「盂蘭盛會」。

社文司牽頭耗資2,000萬的首屆「武林群英會」,由於佈置道具多是淘寶山寨「紙紮」貨,慘被市民諷更似「盂蘭盛會」。

社文司牽頭耗資2,000萬的首屆「武林群英會」,由於佈置道具多是淘寶山寨「紙紮」貨,慘被市民諷更似「盂蘭盛會」。

誠言,以上計劃都有一定理據,並非全錯,也不懷疑他的善意,問題是其「剎那光輝」式的思維,不顧一切都要盡快建成項目、促成項目,急恭近利,忽略了項目評估,無視公共行政的應有方式、程序,以及處理爭議的謙卑態度和方法,無風起浪,小事化大,掩耳盜鈴,大石壓死蟹,製造社會矛盾。不論多好的構思、想法都難以落實,反造成社會內耗。若思維不改,類似事件將陸續有來。

武林群英會等可以搞,但須對症下藥,有計劃有部署有耐性,為政者好應換一下腦袋。澳門人要永恆光輝,不介有意義的社會商討及慢速推進,好過「燒煙花」,剎那光煇,一瞬即逝。二千萬應該可發揮更好的作用,精準發力,有財不可任性,這是經財司長梁維特說的。但不知中國金牌運動員來澳預算要1,200萬,比香港多近5百萬,條數又點計?澳門歡迎金牌運動員來澳訪問,惜政府欠社會一個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