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揮光五年 / 論盡紙本
社會文化司長譚俊榮上任不到兩年,卻成為引發社會爭議事件最多的司長。除了「光輝五年」變了「揮光五年」,更多了令人痛心的「政績」:文物殺手。 目前,醫療建設「光輝五年」的施政承諾將會落空,譚俊榮剛就任時接受「論盡」專訪時強調離島醫院最遲在2018年落成,但工務部門已經證實2019年亦無法建成。不知是否為了掩蓋醫療範疇施政承諾的跳票,譚俊榮企圖以其他領域的政績來彌補,但手段完全不是他上任之初所自稱的「有曬部署、有曬計劃」,而是雜亂無章、進退失據。所用的不外乎兩道板斧:大灑金錢、揮光五年,以及摧毀文物、破壞社區。 這兩道板斧,激起越來越多人的憤怒,以及大部分媒體的批評。人們憤怒、媒體批評,是因為一方面在經濟下滑、財政收入大減的情況下,社文司及屬下部門仍然揮金如土;另方面則絲毫不珍惜澳門人及後代的文物,不單沒有盡責保護城市景觀,還強硬主動拆毀歷史建築。從「二千萬」山寨武林群英會、「區區一億」事件表態、「三億」賽車博物館、「九億」圖書館;從愛都酒店建築和壁畫、新花園游泳池、山頂醫院旁的兩間灰屋、到重整龍環葡韻工程;每每挑戰社會容忍的底線,但譚俊榮通通將之責為一小撮人、小部分社團、別有用心的媒體。 每月一號出版|定價:MOP$5/NT$ 45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設計師評「武林群英會」 佈置道具:一堆品味差劣、俗氣的醜陋擺設

#041 揮光五年 / 論盡紙本

文:陳汶燁

時間:2016年09月19日 12:12

設計師是城市美學的守護者,面對城市日漸不堪入目的城市佈置,本地平面及多媒體設計師陳子揚表示,本月中上旬由社會文化司牽頭舉辦的「武林群英會」宣傳,以及在塔石廣場擺放的佈置道具,得到的效果強差人意。認為政府花費龐大公帑舉辦群英會,結果未能在社會掀起熱潮,當中所用的道具可直接以「醜陋」形容,讓本來民風純樸又有歷史內涵的小城氛圍變得俗不可耐!

陳子揚認為政府花費龐大公帑舉辦群英會,結果未能起在社會掀起熱潮,當中所用的道具可直接以「醜陋」形容。

陳子揚認為政府花費龐大公帑舉辦群英會,結果未能起在社會掀起熱潮。

當中所用的道具可直接以「醜陋」形容。

當中所用的道具可直接以「醜陋」形容。

「武林群英會」佈置道具「求其」感覺不被重視

談及居民對「武林群英會」反應一般,而擺放在塔石廣場作宣傳用的佈置道具,社會一片負評,更指道具和「盂蘭節祭品」更貼切。陳子揚表示,坊間迴響不便評論,但很早之前已聽聞政府將舉辦相關活動,當時單是聽到活動名稱已覺新穎,相信可吸引更多旅客來澳。可惜佈置道具擺放後使人愕然,他透過相片發現部分有名稱的道具,後面竟附有「金庸題」這三個字!

「很離譜!扮作金庸題字嗎?這些設計都可以造出來?最嚴重是造的人造得出,負責的人居然接受到!這樣做可以嗎?我不敢說這些道具漂亮與否,總之我真不懂如何形容,只能說這些東西很『Cult』!」他口中所謂的「Cult」,可理解為挖苦性質,或定義為取笑的意思,至少肯定不屬漂亮之列。坦言政府派員在現場透過表演真正的武術、把道具劈開或踢斷作展示,可能會令人更加期待,突顯出「武林盛會在澳門」這個主題,遺憾最終沒有發生,眼見宣傳及佈置道具如此隨便,如果自己是參與群英會的其中一分子,會有很不尊重和敷衍了事的感覺。

欠美感和品味的藝術活動已出現一段時間

陳子揚指,毫無美感的宣傳手法和道具並非首次出現。近年凡涉及本地大型活動或宣傳澳門旅遊項目等,從中會留意到不少缺乏美感的設計,只是這次「武林群英會」尤其突出,唯一慶幸是道具雖醜但沒有離題。他以早前的「光影節」為例,原本很期待會看到特別的視覺效果,可惜觀賞過後期望落空,卻見盡「光影節」的醜態!首先是美感不足,有很多奇怪裝飾和視覺效果。

「外國都有類似『光影節』的活動,惟澳門面積細,在有限場地下很難做出燈光投射的視覺美感,歡眾亦難以舒適地享受到遼闊的視覺效果,其次是展示品味差,充其量只能說在澳門算創新,談不上有美感。」

多媒體設計師陳子揚同時也是紀錄片導演,去年作品《字裡城間》紀錄澳門街道上出現的字體及字體美學。

多媒體設計師陳子揚同時也是紀錄片導演,去年作品《字裡城間》紀錄澳門街道上出現的字體及字體美學。

不懂何謂美感不應急就章舉辦大型活動

最使人無奈的是,「光影節」雖欠美感,卻有很多人捧場。從「光影節」的光怪陸離,到「武林群英會」場景佈置的荒唐,陳子揚質疑,負責相關項目的部門人員,是否美感水平仍未達標?抑或要迎合來澳內地旅客的品味?照理負責籌辦這些大型活動前,相關人員至少要了解澳門在其歷史文化內涵下,需要的是哪一類藝文活動,掌握好如何為一場大型活動做好宣傳及佈置工作。指內地三、四線城市,一般會將一些奇怪的燈光配搭一起作為展示活動,按這些城市的水平已屬很漂亮,而澳門比那些城市更有藝術水平,要是將視覺效果或場景佈置設計得不倫不類,一動不如一靜,他寧可不做也不希望拉低澳門的美感水平。

主題不清佈置馬虎或會產生反效果

此外,陳子揚不太明白政府辦「武林群英會」的意義和目的何在。明顯在這次活動上未能清晰地表現出來。據他了解,武術在澳門一直頗受歡迎,有不少熱愛武術的居民,辦群英會對熱衷的居民來說是好事,惟大會宣傳及場景佈置如此差勁,反而對不熱衷的居民可能造成反效果,甚至可能看不起武術!讓原本很具吸引力的事,因為奇怪馬虎的宣傳手法而適得其反。此外,政府在籌辦部分大型活動上,部分不難看出純粹出於想吸引旅客而辦,或緣於某些大型節慶才想到舉辦慶祝活動,實情是毫無內涵,感覺兒戲,難以和澳門每年都會舉辦、有著深厚歷史淵源的格蘭披治大賽車相提並論。

花千萬公帑僅有三、四線城市品味

辦一個大型活動花費龐大基本上可以接受,是否用得其所卻是另一回事。陳子揚認為,以這次「武林群英會」裡裡外外的內容,根本不值政府花費超過千萬公帑。不諱言觀乎沒有任何美感的宣傳和佈置道具來說,如此差劣品味與內地三、四線城市差不多,或許與現時有不少由內地來澳的新移民,美感觸角或審美眼光方面的程度有限,甚至不懂何謂美感,對美的接受程度偏低有關,所以政府才會設置出俗不可耐的場景來配合社會或來澳旅客需求,目前狀況應是如此。由此間接顯示,居民從小除無機會接受過如何欣賞美感的培養外,亦甚少機會接觸更高水平、更有美感的藝術表現或展示,政府單向地認為只要社會普遍接受到,反對聲音少,便將這種接受程度視為美感指標,才接連出現俗氣的宣傳或場景佈置,影響澳門整體美感。

年初的「光影節」市民反應好壞參半。

年初的「光影節」市民反應好壞參半。

生活重心轉移導致居民對藝術和審美質素下降

為何居民的審美眼光會逐漸下降?陳子揚分析後認為,新移民是其中原因。其次是澳門本來並非國際旅遊城市,只是賭權開放後,在短時間內突然躍升成為國際旅遊優閒中心,社會衝擊很大,但商機處處,反過來人們藉此機會做生意,百業興旺,只要有豐厚利潤回報的行業自然開到「成行成市」,一間門面店舖、簡單裝修和貨物上架已經可以營業。若將舉辦大型活動或藝術展覽與經濟聯繫一起,對社會長遠發展的確有幫助,可保旅客增長;站在藝術或美感角度,則根本不具備任何意義。加上居民的生活重心已轉移到賺錢上,漸漸地不熟悉美感這門哲學,與藝術漸行漸遠,因而沒時間培養美感不足為奇。

政府籌辦時應交由懂美學藝術人士處理

這次「武林群英會」舉行時間與里約奧運撞期,身為搞手的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卻赴里約觀賞奧運開幕式,政府除大灑金錢、擺設一系列如「盂蘭盛會」的道具外,坊間稱完全看不出政府的重視程度。

「辦好一場大型活動不容易,舉辦前必須要找懂得做、突顯活動主題的人士負責,可惜負責這場活動人的政府人員應該未具備這方面的能力,故此有心有力、能辦好這場活動的人不多。但司長願意在這期間放手、交由下屬處理跟進,可見司長對他們均投以信任,不過重點問題是這些下屬是否真有能力辦好?甚或搞不清整個活動舉辦目的時,下屬們又怎會有能力完全處理得到?」

毫無美感的宣傳或道具糟蹋小城之美

陳子揚概嘆,近年政府籌辦大型項目或藝術活動時,凡涉及美感部分,總會找來一班不對應的人去做美感這回事,以至常有不倫不類的事發生,笑指「一般人從正常角度看,都不會認同這些佈景設計或道具有美感!」並相信日後會再次出現這類毫無藝術和美感的活動或宣傳品在社會上,他希望政府改善,不要讓沒美感可言的大型活動及其周邊宣傳等一而再地在小城出現,否則不止影響小城之美,更會降低人文及屬於小城獨有的藝術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