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揮光五年論盡紙本
社會文化司長譚俊榮上任不到兩年,卻成為引發社會爭議事件最多的司長。除了「光輝五年」變了「揮光五年」,更多了令人痛心的「政績」:文物殺手。 目前,醫療建設「光輝五年」的施政承諾將會落空,譚俊榮剛就任時接受「論盡」專訪時強調離島醫院最遲在2018年落成,但工務部門已經證實2019年亦無法建成。不知是否為了掩蓋醫療範疇施政承諾的跳票,譚俊榮企圖以其他領域的政績來彌補,但手段完全不是他上任之初所自稱的「有曬部署、有曬計劃」,而是雜亂無章、進退失據。所用的不外乎兩道板斧:大灑金錢、揮光五年,以及摧毀文物、破壞社區。 這兩道板斧,激起越來越多人的憤怒,以及大部分媒體的批評。人們憤怒、媒體批評,是因為一方面在經濟下滑、財政收入大減的情況下,社文司及屬下部門仍然揮金如土;另方面則絲毫不珍惜澳門人及後代的文物,不單沒有盡責保護城市景觀,還強硬主動拆毀歷史建築。從「二千萬」山寨武林群英會、「區區一億」事件表態、「三億」賽車博物館、「九億」圖書館;從愛都酒店建築和壁畫、新花園游泳池、山頂醫院旁的兩間灰屋、到重整龍環葡韻工程;每每挑戰社會容忍的底線,但譚俊榮通通將之責為一小撮人、小部分社團、別有用心的媒體。 每月一號出版|定價:MOP$5/NT$ 45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我的禪修暑假——佛祖教我的事

#041 揮光五年論盡紙本

文:月光

時間:2016年09月19日 12:12

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澳門人,今個暑假為了逃避社會壓力,尋找一些清靜的空間,所以參加了在台灣佛光山舉行的禪修活動,活動是經由澳門禪淨中心報名的。本來以為九天的生活會很輕鬆,但原來發現禪修的生活一點都不簡單,還意外發現一些佛學的竅妙事情。

出發前跟朋友說我參加了這個活動,朋友的回應都是「你有什麼看不開?」或者說「好悶的,我怕你會睡著」等等。身邊的朋友對佛學的興趣都不大,覺得就是看電視台轉播的佛教節目差不多,就是說話很慢、一直在說大道理的,或者是很迷信、要去求神拜佛那一種。從澳門出發的三十多人的名單中,只有五個澳門人,其中包括了我和我兩個朋友,另外兩個是中心的工作人員,其他的是在澳門讀書的內地留學生,他們都是為了星雲大師而去的。

在山上的風景。

在山上的風景。

瘋狂的金剛經,有人讀到快崩潰,我讀得好過癮

九天的生活不能盡錄,只能說一些重點,說在佛光山不輕鬆的原因是每天像讀大學一樣要上課,印像最深刻的是三天的選修課,我選了一課叫「金剛經的主題意識」,為甚麽要選這一課?是因為之前有個老師跟我講過一些佛經的內容,我想多了解一些,但我選後才發現,之前老師講的是心經,不是金剛經,但不管了就是腦子亂七八糟的選了這堂課。上了一天後,發現中伏了,另外的選修課只用一天的課堂就講完了,同學們明天可以修其他課,但我們課的法師説:「我們的課要上三天,第一和第二天講問題,第三天講答案。」我看法師你真的太懂怎樣吊學生胃口了吧。法師有解釋為什麼要上三天的課才夠,他説金剛經為什麼叫金剛經,因為他很硬,看完之後會打破我們很多固有的思想。之前有一個內地有名的作家王朔就説過讀金剛經讀到他要崩潰了,所以法師要特別的用心,為我們作好準備,所以我這三天就給金剛經敲了一下,像麻瓜的腦袋給炸開了。

法師表演誦經。

法師表演誦經。

在雲居樓禮堂,一千人在抄經。

在雲居樓禮堂,一千人在抄經。

物理定律每人都要學,那人生定律你要學嗎?

在這裡我總結一下我聽到的東西,如果講錯了,法師請不要怪我,畢竟我在佛學上只是一個幼兒園的學生,以下純粹我個人的分享。其實上了三天,我們還未正式看金剛經,只了解背景,一開始講到釋迦牟尼。當他還不是佛祖的時候,他發現了一些人生的規律,我自己稱他為佛祖定律。

佛祖定律第一條:我們的世界是沒有常態的,一直在變化的。

佛祖定律第二條,但變化不是沒有規律,規律是相關性的連續變化,一秒前的你跟一秒後的你已發生變化,但我不會不認得你,因為你只是相關連的在變化。法師引了一些例子,其中一個是他給我們看了他小時候的照片,他說為什麼可以説照片中的人就是他?照片中的人跟他還有一樣的地方嗎?已經變化了。

第三條是一條公式,東西的結果是由因和緣組成的,公式:因+緣=果。聽到這裡,我覺得,佛學沒有那麼難呀?就像牛頓一樣,不過牛頓通過一個蘋果發現了物理定律而佛祖發現的是人生定律吧。

接下來的內容聽起來有點瘋狂,但想一下還好。法師再講就講到輪迴的問題,人生是在六道輪迴之中,簡單地講就是我們可能下一生會做豬牛,會做餓鬼等等的東西。法師問了一個問題,「輪迴有什麼不好?」好像做人就不錯嘛。但他講到,如果在輪迴中的生命是不到你主宰的,是被控制、被安排的。聽到這裡,我發現自己的生命好像也有很多不由我主宰的東西,然後有一個感覺:佛祖說的應該是自己的內心在輪迴,是自己的情緒一直在變,像發脾氣的時侯跟牛差不多什麼都聽不進,看到好食的食物餓鬼就出現了。我們沒有主宰我們的心,一直受外界的影響而變化。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可能跟年代有關吧。以前的人可能讀書識字的比較少,所以要生活化、具體化一點。

接下來三天就一直被佛祖的想法轟炸,如何不用輪迴、「空」是什麼、慈悲心如何出來等等。總結就是佛祖教我們做一個好人,而且要做大好人,對所有人都一樣好,在此感到佛祖你真的是用心良苦。

每一組都有法師帶領。

每一組都有法師帶領。

自由可以是什麼都可以選擇,也可以是什麼都不用選擇

另外想說一下這次禪修的日常作息情況,我們是每天早上五點二十分起床,六點十五分食早餐,大約到晚上九點半才完成整天的安排,當中包括一些上課、打坐、講座、尋山探索、抄經、梵唄音樂會等等的。回房整頓後,快也要十二點才可以睡。但佛光山的素菜真的很好吃。這次活動的參加者有近千人,一千人同時用餐,每一餐的時間只有十五分鐘。我們都是非常配合,每一次都排隊進場,然後順序坐下,桌面上的食物都是定好的,用餐不能講話,但我們可以用一些指定的手勢去增減食物。開始的幾天,感覺像犯人一樣,時間也很趕,過幾天適應了,反而感到所有東西都不用想,只跟著做,腦子很輕鬆。聽他們說吃飯也是禪修的一種,而快的原因是吃飯為了生理需要而已,像人的肚子不舒服,要食藥一樣。

小故事很好聽,大道理不好講

最後分享的是一個故事,這個故事是星雲大師說的。星雲大師現在是一個九十歲的老人家,行動不便,眼睛也不好,東西也看不清楚,但他還是堅持要跟年青人見面講課。他用他清晰的腦袋,不標準的國語說了一個又一個的故事,其中一個故事我特別深刻:有一天,鸚鵡住的森林發生大火,他就用他的嘴拿一些水去救火,然後有一個神仙就笑他,「你這樣子也能救火嗎?」鸚鵡說:「我也知道救不了,但我能不救嗎?」

我自己一直堅持做環保的工作,但心中也一直有一個疑問,就是我這樣子做會有用嗎?很多人都說全世界都不環保,我們做也沒用,我自己也會懷疑這個世界是否會改變。但聽完這個故事,我問自己環保能不做嗎?答案是不能。

這幾天在佛光山所經歷的事情不算多,但每一件都很特別,很喜歡討論人生的課題,感覺好像很嚴肅,但其實和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密不可分。早起的安排令我覺得一天的時間多了很多,到了午餐,我已經覺得好像平時的晚餐了,但還有一個下午和晚上可以用。和有智慧的法師們在一起,感覺自己是個小孩,經常在生活中迷路,而智慧可以帶我看到另外一個世界、另外一個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