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土地戰 / 論盡紙本
自從特區政府依據《土地法》,開始收回不少長期閒置的批租地,尤其自海一居收地事件、南灣湖C5及C6地段面臨收地後,大量攻擊新《土地法》的聲音密集出現。論盡編採組特別組織本期專題,深入解讀新舊《土地法》的變與不變,期望關注澳門土地資源問題的讀者,能夠探本溯源、辨明是非,不受顛倒黑白的歪論誤導。 ◈ 每月一號出版|定價:MOP$5/NT$ 45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

那屬於澳門人的愛都──新花園

#040 土地戰 / 論盡紙本

文:林翊捷

時間:2016年09月1日 14:14

2011年,位於挪威首都奧斯陸市中心的一座政府辦公大樓Y BLOCK遭遇恐怖襲擊,造成7死15傷。在奧斯陸市民漸漸走出恐襲陰霾的時候,Y BLOCK卻再一次牽動他們的心,由於當年的襲擊使這座六十年代興建的大樓嚴重受損,2014年當局計劃將大樓拆卸,一場保育爭議也由此而起。

奧斯陸 Y BOLCK(圖片:CNN)

奧斯陸 Y BOLCK(圖片:CNN)

以今日的眼光看來,Y BLOCK純粹灰色的外牆和橫直線條的裝飾,似是平平無奇,要不是正中有一幅大型壁畫,與一般戰後的現代建築無異。Y BLOCK建成於1969年,建築師是在當地頗有名氣的Erling Viksjø,他在北歐的建築界擁有相當高的地位。Y BLOCK的建築佈局有如一個投影在地面上的字母Y,因而得名。以大型壁畫和垂直線裝飾立面,是六十年代現代主義/國際主義風格建築的一種設計手法。中間的壁畫更是當時歐洲最有名的藝術家─畢加索的手筆。

然而,即使在北歐的挪威,社會上就保留或部分保留Y BLOCK的意見也不是一面倒的,亦有相當一部分人支持拆除Y BLOCK,認為它的設計過時又醜陋,對此挪威文化遺產保存局指出:

「我們不能破壞一個時代的文化,只因為今天我們覺得它不美。」

奧斯陸Y BLOCK的去留,至今依然懸而未決,也就一如今日澳門的愛都-新花園一樣。愛都酒店的立面是由葡裔建築師A.V. Alvares設計,他於1910年生於澳門,於美國取得建築學學士學位,居港後更成為香港建築師學會主席,1952年落成的新花園泳池建築也是出他的公司「ALVARES & ASSOCIATED建築師及土木工程師事務所」設計。同樣以橫直線條加上壁畫作裝飾,1964年落成的愛都酒店,其立面設計受到當時國際主義風格的影響,是顯然易見的。同一時期,日本建築師吉村順三於1966年建成,愛知縣立藝術大學講義棟,立面亦採用簡單橫直線條和壁畫作裝飾。

愛知縣縣立藝術大學,講義棟(圖片來源:維基大百科)

愛知縣縣立藝術大學,講義棟(圖片來源:維基大百科)

香港北角,皇都戲院(璇宮戲院)立面上有一幅浮雕名為「蟬迷董卓」(圖片來源:維基大百科)

香港北角,皇都戲院(璇宮戲院)立面上有一幅浮雕名為「蟬迷董卓」(圖片來源:維基大百科)

愛都立面上的馬賽克壁畫,也是當時澳門著名的藝術家和建築師,夏剛志(Oseo Acconci)所設計。夏剛志生於意大利,後半生長居於澳門,是戰後活躍於澳門的藝術家,九澳七苦聖母小教堂、望廈育嬰院等建築都是他的作品。

A.V. Alvares和夏剛志兩位澳門人,作為我們的前輩,他們曾經努力走在世界潮流的尖端,將當時最好的設計留在澳門這片土地上,筆者不敢講他們的設計能否與國際級的大師一比,但他們的設計是屬於澳門人的。

愛都-新花園的地段面積達6864平方米,因此保存愛都酒店的正立面及新花園泳池建築的正立面,並不會對將來地段再利用造成樓地板顯著的減少,要進行內部改建或重建依然有充足的空間,足以回應社區居民對公共設施的需要。因此愛都-新花園保育與再利用之間,並不矛盾,相反存在著相當大的折衷空間,只要有關當局有心,必可作出折衷方案。

現在有條件、有機會,將前人努力的成果留下來,為何要急於將它毀滅?片瓦不存的不單是愛都-新花園,也是我們珍貴的城市景觀,愛都的立面半個世紀以來一直竚立在塔石球場/廣場側邊,成為了多少歷史鏡頭的美麗背景?愛都壁畫中的女士與東望洋燈塔-聖母雪地殿的視覺關係,只有原址保存的方式才能維持。新花園泳池帶有葡國傳統主義風格的建築,不單見証了吳陳比武的歷史事件,也陪伴無數市民渡過一個又一個的炎夏。今日若然將愛都新花園建築群剷平,將來一定會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