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創作。

瑪膠紙紮武林群英會──鹹蛋超人大戰痰斯拉

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文:小鳥

時間:2016年08月23日 11:11

IMG_1812

故事開始之前,又要聲明一下!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假若某些達官貴人係都要對號入座的話,我都冇你辦法!

話說,這故事發生在一個距離地球十九幾億萬光年的星球,叫做瑪膠星,呢粒瑪膠星有一位地位非常超然的高官,叫做痰蠢榮,他有一個讓人振奮的綽號叫「光輝五年」,因為他在剛上任時聲稱會為瑪膠星「打造光輝五年」,為了射出這偉大的「光輝」,他於是拆文物破四舊,近來更從少林、武當、華山請來一眾武林高手,在這小小瑪膠星舉行第一屆(希望是最後一屆)瑪膠紙紮武林群英會!

咦!且慢!這項武林絕世大盛事,何以「紙紮」這麼cheap呢?這大盛事有二千幾萬預算,不用這麼寒酸吧!大家有所不知喇,原來自從某星球的大皇大力打貪後,當地官員便甚少來瑪膠星豪賭了,瑪膠星的賭收從此下跌,直接影響經濟,精明的痰蠢榮為了節省庫房開資,於是特意把這武林盛事安排在七月鬼節時期舉行,實行以一個預算數目舉行兩項盛事,換句話說,原本只打算舉行武林群英會,現在更上一層樓,在一分一毫預算也不追加的情況下再多搞一個盂蘭群鬼會,好讓瑪膠人民既可以在武林群英會打過痛快,又可在盂蘭群鬼會嚇過痛快,於是便以紙紮來包裝這武林盛事,實行盂蘭武林crossover。這招一石二鳥,痰高官果然聰明過人!這簡直是瑪膠人民之福也!瑪膠真的是「福地」!

但是,與別不同的瑪膠,一切事情都不會這麼順利,就在這帶有鬼節色彩的紙紮武林群英會開幕前約一個多小時,兩位輕功了得的黃飛鴻徒弟突然在會場對面的愛都客棧附近出現,他們戰績厲害,曾於幾年前在主教山把古墓派傳人塵厲吻踢下台,早前更一腳把唐妖精踢至重傷,他們這一次出現,難道是想挑戰各大門派?爭奪武林盟主?

不!他們淡薄名利,並不想做甚麼武林盟主,只想保育!只見他們一躍而上,跳到愛都客棧的頂部,身手敏捷地把一卷很長的黑色直幡掛在愛都的立面上,直幡上面寫著:文物殺手痰蠢榮!

正在附近hea的一眾官兵驚見這幅如此坦白的直幡,隨即輕功高手上身,一個箭步上前,並施展孖葉擒拿手攻向那兩位掛直幡的黃飛鴻徒弟。

黃飛鴻徒弟縱然是輕功高手,但也敵不過一眾左右包抄的官兵,最後被鎖上孖葉,被關押到衙門了,而另外幾個官兵也衝上愛都客棧屋頂,快速拆除這「破壞和諧」的直幡,就在此時,怪事出現了!四周突然捲起一陣強風,把幾個剛好拆完直幡的官兵吹落街!

這股怪風越吹越大,好像上天也憤怒了,對文物殺手痰蠢榮罔顧反對聲音,堅持要拆愛都深表「天怒人怨」!

風力越來越大,但原來這風力,正是來自一位俏麗的菲律賓美女妮妲施展的,她早已站在紙紮武林群英會的擂台上,等待挑戰各大門派。

妮妲內功深厚,她只運起一成功力,已令方圓二十公里範圍刮起狂風暴雨,更有七顆大樹被強風吹倒下來,形勢極為不妙…..

此時,精通龜波氣功的龜仙人徒弟馮水拳隨即衝上擂台,打出龜波氣功第一式「一號波」來抵抗妮妲的強大風力,妮妲見狀也即時加把勁,運起三成功力吹起烈風,馮水拳也不甘示弱,打出第三式「三號波」,然而妮妲的烈風似乎越吹越恐佈,整粒瑪膠星都捲起致命風暴,越來越多大樹和招牌倒下來,妮妲隨即乘勝追擊,運足八成功力,嘩!呢個風勁呀!很多建築物都吹到左搖右擺,搖搖欲墜。

眼見形勢險要,一直在嘉賓席觀戰的高官痰蠢榮卻在陰陰嘴笑,他心想:「吹勁啲!最好勁到吹冧埋愛都同山頂兩座灰色屋,咁我就慳番唔洗親手去拆喇,哈哈哈!」

馮水拳眼見勢色不對,便準備運勁打出第八式「八號波」,就在此時一顆渺小但陰濕的暗器從只有鬼影卻沒有人影的觀眾席飛出來,直擊馮水拳的丹田,拳哥哥隨即不能運勁,只可繼續用「三號波」頂住,就在此時,另一粒暗器再度從觀眾席同一方向飛過來,這粒暗器越變越大,最後變成一幅牆,擋在妮妲面前,這幅牆,就是傳說中的「賭牆」,據說這賭牆比那幅李氏力牆更堅硬,可以阻擋十級風力,然而這只是假象,這賭牆只是外表很閃,虛有其表,它只能把妮妲的八成風力看下去只得三成風力,但實際上真的有強烈的八號波風力。

瑪膠街上的風力如此強橫,瑪膠人民當然躲在家中避難啦,但怎料,一把雄厚有力的聲音從那幅賭牆傳出來,並傳至瑪膠每個角落,聲音內容是這樣的:「各位人民,而家仲係打緊三號波,大家記得準時返工呀!」

躲在家中的瑪膠人民聽到此話,當然感到十分憤怒,於是駡聲四起:「有冇搞錯呀!出面狂風暴雨又冧樹冧招牌咁危險都仲要我哋返工,想攞我哋命呀?」

縱使瑪膠人民怨氣極重,但仍然無奈出門返工去,用血肉之軀迎抗有八號波風力之妮妲強風。仍在擂台運勁施展強風的妮妲見到瑪膠人民這麼慘慘豬,突然心軟起來,更深覺在這不公不義的社會比武,是多麼的缺乏意義,再加上眼前的賭牆實在太閃,十分篤眼篤鼻,於是淡然離去,徘徊在瑪膠的風力也隨之減弱,很快便變得風平浪靜,而這場「精彩絕倫」的紙紮武林群英會也踏進尾聲,高官痰蠢榮於是踏上擂台,主持閉幕儀式。

痰蠢榮向台下致詞:「各位親愛嘅來賓,親愛嘅武林高手,親愛嘅瑪膠人民,今次嘅群英會搞得真係成功,幾乎每一場嘅比武都全場滿座…..」

咦!且慢!全場滿座?為甚麼我們見到觀眾席空無一人,難道痰高官地位超然且聰明過人,就像《皇帝的新衣》故事一樣,聰明人才見到有很多人,我們這些愚民,是看不到任何人的,定還是因為痰高官擁有一雙陰陰的眼,可以看到一些我們看不到的…..唉呀唔講啦!七月鬼節越講就越驚驚呀!

痰蠢榮繼續說:「我會繼續發揮我嘅光輝五年,繼續搞搞新意思,將一啲冇用,舊嘅嘢,全部拆拆拆!」

此時突然從遠處有一路人甲衝過來,並一個箭步躍上擂台,對痰蠢榮說:「痰大人且慢!請大人三思,唔好係舊嘅嘢都拆,愛都客棧、新Garden泳池、山頂兩座葡式灰屋,都係屬於我哋瑪膠好重要嘅文物,係我哋瑪膠人嘅文化,作為一個世遺星球,呢啲咁有價值嘅文物建築應該要保留,而家好多人民都話要保留呀,你知唔知呀?」

「好多人話要保留,呢個係你認為嘅啫!我問過哂所有人民,佢哋有八成人都支持我拆呀!」痰蠢榮很官腔的答。

路人甲於是說:「當然唔係啦!你講嗰八成人只係冇意見,冇意見並唔代表支持你拆呀!」

「我係都要拆呀!你吹咩!」痰蠢榮很臭串地說。

路人甲忍不了,爆出一句:「你唔可以咁任性㗎!」

猶如方丈一樣咁小氣的痰蠢榮聽到路人甲駡他任性,頓感有失官威,即時變得毫無儀態,更露出了真面目!

是的!他露出了恐怖真面具,他在一瞬間突然變成一隻怪獸,原來他跟來自日本的怪獸哥斯拉是表兄弟關係,沒錯!他正是哥斯拉的表弟:痰斯拉!

路人甲見狀,隨即變身成鹹蛋超人!啊!原來他正是來自M78星雲的正義朋友:鹹蛋超人!

鹹蛋超人隨即跟痰斯拉大戰,他們打呀打,足足打了七七四十九日,但仍然未能分出勝負,痰斯拉此時突然一個轉身,衝到山頂兩座灰色屋旁邊,並對著其中一間較矮小的灰色屋張開大嘴,突然有長長的火舌從口中噴出,沒錯!痰斯拉跟他的表哥哥斯拉一樣,識得噴火㗎!只消一瞬間,那座灰色小屋便被他噴出的熊熊烈火燒毀了。

鹹蛋超人眼見其中一座百年建築被毀,隨即上前欲阻擋痰斯拉繼續破壞,但就在此時,曾經叱咤風雲,震驚全宇宙的秋水哥突然不知從那裡跑出來,沒錯!就是那位在九年前鎗法神準,連開五鎗的那位神鎗手秋水哥,他當年的五鎗,正正促使瑪膠政府要年年派錢,他真的是瑪膠人民的「派錢之父」呀!

秋水哥對著鹹蛋超人連開五鎗,砰砰砰砰砰!鹹蛋超人雖有刀槍不入之身,但難免被這五發子彈打至重傷,負傷累累的鹹蛋超人即時跪低,此時一眾衙門官兵衝上來,把鹹蛋超人驅捕,控告他「意圖殺害高官罪」。

鹹蛋超人被官兵驅捕,痰斯拉更是肆無忌憚,他張開大嘴,對著另一座更美麗、更帶有葡式設計色彩的灰色小屋噴火,這座美麗的灰色小屋也隨之RIP了!

兩座擁有百年歷史的葡式小屋被痰斯拉處決了,痰斯拉此時咧嘴大笑,接著更飛去愛都客棧和新Garden泳池的旁邊,望著它們陰陰嘴笑!

唉!愛都客棧和新Garden泳池睇怕都凶多吉少㗎喇!

鹹蛋超人被驅捕,那兩位掛直幡的黃飛鴻徒弟還在被政府起訴,垃圾會又這麼廢,看來瑪膠人民仍然要繼續生活在黑暗世界裡。

瑪膠人民如何在黑暗中掙扎求存,正是他們要深切思考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