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輸給雨藝文爛鬼樓
當身體一種感官關閉了功能,另一扇門打開了,以文字來觸感世界。

有種角色叫「最佳副手」

不輸給雨藝文爛鬼樓

文:期克果

時間:2016年08月10日 10:10

粵語流行曲,從來都需要發掘更多題材,方能拓展更闊的聽眾群,以及開拓現有聽眾的眼界,畢竟,若然來來去去都千篇一律的話,一方面,寫的會悶,以致內容乏味,另一方面,別人認為填詞就是得幾個字走天下而已。幸好流行曲還沒走到如此的地步。就像近來張敬軒新歌〈羅賓〉(由黃偉文填詞),一聽旋律已覺得不像本地創作,上網查找,原來是韓國的作曲和編曲,怪不得有種耳目一新的感覺。正因為新穎,也就更覺得不簡單。

首先,這歌本來在創作時應沒有打算最後會寫上廣東歌詞,旋律上可算毫不客氣,沒特定規律之餘還要密得喘不過氣,縱然這樣,填詞人仍然堅守用韻,包括第一段用了「麻花韻」──

幾多套小說或影畫
卡通與漫~畫
將Batman講到太誇
I don’t know why 驚訝
假使有 最精彩那段
不該看 勇士背後那助理嗎

Yeah 飛彈擦身過 總有些可怕
空手擋刀 點樣擋呀
你叫我上 我馬上去吧
收工請感謝一下
當赤手攀上大厦 你拖拖我吧 「還好嗎」講呀
問世上 有幾多愛 永不講~價

以及第二段押了個「輕型韻」
或者賴角色已敲定 這個宿命
你一句叫我擋(我頂) 我擋(我頂)
即使中槍我死頂也頂
捧起主角需要一班暗星
奧斯卡頒給我最出色佈景
不配跟你的姓
就跟你班也高興

詞人在處理複雜麻煩的旋律同時,有意無意間,還注入了「用典」,在第一段最後一句「問世上有幾多愛 永不講~價」,當中的「問世上有幾多愛」恰如其分就是80年代歌曲《親情》(顧家輝作曲,黃霑填詞)的首句「問世上有幾多愛 流露無限美善」。

這首歌以蝙蝠俠與羅賓作背景,切入一個關於「主旨與副手」的故事,類似講關於「無名英雄」的歌曲,不是新穎的主題,隨意舉出一兩個例子,也可數到2001年,陳奕迅有一首《天使的禮物》(林夕作詞),向在假日裡仍為大家服務的侍應、的士司機以及清道夫等致敬,還有《白衣天使》(1985年作品,向雪懷填詞)。當然還有很多很多,這些主題,要麼距今已一段日子,要麼以旁人觀察描寫,沒有嘗試刻劃出角色人性化的一面。《羅賓》一曲的作者,嘗試大膽表達出「作為副手也會有怨言」的一面,例如歌詞談及「假使有 最精彩那段不該看 勇士背後那助理嗎」,或者心照不宣的時候「你叫我上 我馬上去吧 收工請感謝一下」。畢竟,以旁觀者角度,我們經常把很多角色都過於神化,認為默默付出的人是不會有怨言,護士不會有情緒,所有社工都是不計收入,當然,他們決定做這份職業時,或多或少都會被訓練成具某些條件來勝任有關工作,不過,再樂意付出的人 其實也很希望有被認同的時候,這種認同,不一定是掌聲,反而,這種付出的人,更重視的是真實,希望大眾多了解事情的真實面。此外,還有一些人,總是看不到別人的「好」,非但看不到自己好,還要嘗試矮化別人,消防員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當無風無浪,平平穩穩的時候,我們總想不到他們隨時一場火警,便會喪失工作能力,甚至與至親生死相隔。

有幾多個副總統的名字你是記得的呢?你大學時的副校長是誰?記得最顯赫那個不難,不過加上了一個「副」字,事情馬上就不同了;筆者理解世界無平等,你是導師、治療師、會計師、警司,地位以及專業感覺上當然高,你是消防員、活動協調員,留了「一公升的汗水」,也未必有人識你,其實不要緊,可能有人其實享受這種位置的,不過,也請不要忘記這些人的付出,請給予屬於他們應有的尊重和待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