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 something criticism / 藝文爛鬼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 另類,是節目還是理想?

戲游花間 something criticism / 藝文爛鬼樓

文:世傑

時間:2016年08月2日 14:14

「劇場搏劇場」踏入第四年,從去年「慕拉士戲劇村」的概念,擴展到愈見民營藝術節的活動規模,「劇搏」的主辦目標之一,更明言「連結多個藝團聯合主辦,並成為自家劇場每年的固定項目,持續每年舉辦,慢慢發展為一個具藝術方向及國際視野的民間劇場節」。從前「小城實驗劇團」主辦的戲劇展演系列,去年發展至聯同位處慕拉士馬路的其他劇團和劇場,聯合成戲劇村的概念,今年的理念再跨了一大步,劇搏以一個民營藝術節、以建立和發展自身文化節慶性格的理念繼續經營。

回到劇搏的節目上,四大節目之中的《非常一搏》演出系列,在劇搏的開幕慶典上,藝術總監譚智泉以「另類劇場」這個詞語,作為副題對《非常一搏》的介紹,由一眾本地不同界別的藝術家或創作人,將實驗概念偏重的作品放於舞台上,以劇場形式來呈現他們的作品。關於另類劇場,近年在澳門開始受到著視,主要來自於近年嶄露頭角的「滾動傀儡另類劇場」。另類劇場譯自於英文「Alternative Theatre」,Alternative 在英語意為「available as another possibility」,概括的解說是,作品不是主流劇場演出的理念。英語文化對劇場主流(mainstream, predominant)的意思,想法上多會歸類於商業演出(Commercial Theatre),Alternative Theatre 則代表作品形式、內容甚至對劇場與觀眾互動方式,是屬於邊緣的(如Fringe Festival)、或前衛的、也有跟1960年代的美國,與實驗劇場潮流運動劃上等號(1)。就著另類在中文的意思,則多指與眾不同,甚至標奇立異等,這些既有的語義在傳統教育中皆視為較負面的。近來隨著另類一詞,也成為一些教育或醫療等產業,用以強調和標示其產品類型的特別之處,語義亦開始加入如英文「另一可能性」的意思,或代表著不同於傳統,認為是求變和革新的動力等。

上述概括的解說另類,和另類劇場的含意,接著就是今屆劇搏,以至往後節慶方向,是否要建立本地劇場上的另類之義。如就節目而言,《非常一搏》系列主要是劇搏的本地製作演出,以另類劇場示人,呈現一些想法,或仍在創作過程中的作品等等。如欲要說是另類劇場,也是本地非主流演出的一種形式,那要討論的就是,在澳門來說什麼是「主流」。澳門的劇場觀眾並不多,更遑論商業戲劇,劇場形式本身對很多觀眾來說就是另類的,若要歸類寫實主義就是本地主流的演出亦不容易,試問一年當中又有幾個寫實演出呢?《非》系列八個演出的創作人,包括劇場、編舞、音樂、設計師、詩人等,試以表演和劇場來跟觀眾表達所想說的,對他們自身來說可能是跨界創作的一次另類經驗,但演出對於澳門目前劇場發展,是否屬於另類,是否有其實驗或實踐目標,或如何界定其另類程度,都是沒有答案的。

《紅》(by Simson)

《紅》(by Simson)

 

劇搏的個性

劇搏肯定有別於官方主辦的藝術節和藝穗節,不說其節目內容和形式,起碼資源和規模也是差距甚遠,但理想和團隊的態度可就建立了這個民營藝術節的個性。既然今屆的劇搏串聯了多個民營小劇場,更擴大至其他區域的藝文空間共八個表演場地,聯合了本澳大部份的民營藝術空間和其他劇團,至少也代表了一段時期裡,本地表演和小劇場的發展情況。回到劇搏其他三個主要節目上,《紅》以紀錄方式訪問文革時期革命樣板戲《紅色娘子軍》的舞者和觀眾等人,試圖以持平的態度呈現當時全帶有政治意識的身體和其蘊含的文化符號;本地文本《日落是我對你的感覺》在討論怎麼樣才算是相愛、兩人交往得幸福快樂;《愛比資本更冷Deconstructed》以極豐富的多媒體手法拆解劇場觀演關係,思辨生存的真實性。正如拙文在及時劇評所說,《紅》可得見內地藝術家把握可討論中共史和政治話題上的空間,以訪問和紀錄方式述說對社會發展的願景,《愛》呈現了以瘋狂的多媒體方式處理德國新文本及其哲學思辨。兩齣外邀節目,加上獨立紀錄片放映會,都是驚喜和特別的,是本地少見的演出類型。

《愛比資本更冷 Deconstructed》(by Kenny Ngai)

《愛比資本更冷 Deconstructed》(by Kenny Ngai)

 

建制外的空間

劇搏的理想是成為代表本地活力的民營藝術節,引用劇搏其中一位藝術家江帆所說「從體制內走出來」(2)一話,可見體制外是指藝術家所追求自由的空間。劇搏的理想再深思一步,就是運用體制外的空間成為其優勢,如劇場工作者的熱情、各劇團和小劇場之間的緊密關係、不同贊助形式的拓展、以至製作本地演出話題上的空間等等,發展出有別於官辦節慶的個性。然而,在體制外的發展,要得到營運的資助和贊助,需得社會各界的認同,往後的發展會否因為規模擴大所需的資源,成為如工聯或婦聯等舉辦的建制活動,致使作品題材有限制,使劇搏成為助長本地文化繁榮的功能之一,可是前路的陷阱,甚至是誘惑。回到另類劇場在本地語境一事上,「滾動傀儡另類劇場」帶來的另類,形式上多以偶戲結合文學改編,內容的另類包括《藥》直接借古諷今的社會問題,《方方》以佔領地獄比喻波瀾壯闊的傘運,演出直接切入當下時政的討論,社會議題也竟然在本地劇場類別中成為了另類。劇搏要另類於官辦的節慶,理想不只在於幾個本地製作的跨界組合,是否要以追求阿維儂的活力作為辦節理想,也就在於找出本地需要這個節慶的理由,劇場所缺乏的元素。

也許這是「劇搏」規模擴大了之後要取捨的界限。

 

  1. 這裡的Alternative Theatre以英美之語義作參考,主辦費城藝穗節的FringeArts,其中一項發掘新劇作家的演出計劃,也命名作Alternative Theatre Festival。
    http://fringearts.com/event/alternative-theatre-festival/
  2. 網站「壹讀」訪問《紅》的創作人之節錄。
    https://read01.com/y6y5g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