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獨家!換地案再解密 / 論盡紙本
「土地戲法」三部曲:批地/換地,改用途,再放高。傳說只要熟練操控這土地鍊金術,便可改變命運,點石成金。益隆炮竹廠秘密換地案爆破,「乾坤大挪移」最高境界,終得世人所見。但就在炮竹廠正對面,不起眼的露天小停車場,當年亦曾經上演一台天衣無縫的好戲,無獨有偶,主角與換地案正是同一人。珠玉在前,前司長歐文龍照辦煮碗,將這塊「神奇地皮」二次利用,再演一次偷龍轉鳳的戲碼⋯⋯ ◈ 每月一號出版|定價:MOP$5/NT$ 45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

「繪本與家園」討論之一——閱讀核能議題

#039 獨家!換地案再解密 / 論盡紙本

文:井井三一兒童繪本書屋

時間:2016年07月31日 11:11

在澳門成立繪本書屋,對我和孩子們來說,最大的意義,是「家園」的確立。無論在故事的擇選、城市議題的探究、科普或生態議題的共讀,都是希望下一代與世界有更健康的聯繫。

那核能議題的繪本,大人、小孩,我們讀不讀?

台灣推廣繪本閱讀以及原創出版的NPO蒲公英故事閱讀推廣協會的藏書閣(「小房子」書店),主持人王怡鳳,在香港光華的講座:「一個澳門的朋友告訴我,他們書店核能議題的繪本,一本都沒賣出去。現場有關心核能議題的朋友請舉手。」然後我看到,書店收集得非常齊全,卻一本也賣不出去的原因了。

是的,我們就是講者提及「核能議題繪本一本也沒賣出去」的那家書店。「核議題」離我們遠嗎?它與我們的城市毫無關係嗎?托這次台山電廠興建事件的「福」,書開始流通了。

與核能議題有關的作品,我們選擇了這幾本:日本的《福島來的孩子》《菠菜在哭》《希望牧場》,台灣原創作品《好東西》《我沒有哭》,香港《朝頭早,記得出來啊》。

《朝頭早,記得出來啊》

《朝頭早,記得出來啊》

《朝頭早,記得出來啊》
作者:雄仔叔叔 (文)
繪者:何倩彤 (圖)
出版社:圓桌精英

《朝頭早,記著出來呀!》是香港故事人雄仔叔叔的作品,講到孩子因為核災而死去、隔離、遠離家園,無法履行昨日約定的日常,而國家卻繼續以欺詐、恐嚇手段來持續核武、核能發展。

《我沒有哭》

《我沒有哭》

《我沒有哭》
作者/繪者:陶樂蒂
出版社:玉山社

作者用小女孩的視角看待那尋常的一日,因為無聲無色的核輻射,導致生活翻天覆地的改變,家不能回去了,居住在避難所,陽光明媚的日子,卻無法自由行動,朋友生病了,與小狗失散了,「雖然一切好像都沒有變,但也都變了!」

評語:在核能議題的作品裡,大多是從孩子的視角觀看。不只是因為繪本正在對孩子訴說,更多時候,是告訴正在閱讀的大人,你所做決策,深深影響幾代人。這是個過早被實踐的前瞻性科學,而目前我們都還沒有能力承擔他可能造成的災難對下一代的影響。有些人認為這種聲音只是製造恐懼,但真正的恐懼來自其實是來自無法把握的能源政策,執行者對公眾所言「如果不興建核電廠,就會導致OOOO的不安生活」才是真正的恐嚇。

《福島來的孩子》

《福島來的孩子》

《福島來的孩子》
作者:松本猛、松本春野
譯者:游珮芸
繪者:松本春野
出版:星月書房

「人類是否僅為了追求科技的便利與效率,不加思索的繼續走下去?」

作者松本猛在「311核災」事故發生後創作了這本繪本,希望人們能正視這個問題。

故事中兩個小孩的背景,甚富代表性。

福島來的女孩,剛剛經歷了核災,失去了家園,正在傷痛之中,無法像一般小孩那樣自由放任地玩耍,而她寄居之地——廣島,也曾經歷原子彈、受輻射嚴重肆虐的地方。而人們好像忘了以前的災難,就如繪本中的小孩般對此渾然不知,可能就像許多新一代的日本人,而作者就通過小孩的奶奶,提醒人們歷史的教訓,而311,就像一次痛苦的重現:

這繪本也傳承了家族精神。

本書作者松本猛和松本春野,為日本家傳戶曉的著名繪本畫家岩崎知弘的兒子和孫子,而這本書,也同樣傳承了岩崎知弘一生熱愛和平,以兒童為主題的創作精神,以岩崎知弘獨有的輕柔優美的水彩畫風,畫出孩童天真的願望,也為世人帶來真摯的期盼,不要只顧著眼前自己的富足和便利,而是要為後代子孫建立起真正安全、和平永續的生活環境。

《希望牧場》

《希望牧場》

《希望牧場》
作者: 森繪都
譯者:周姚萍
繪者:吉田尚令
出版:小魯文化

在311之後,由於發生輻射外洩,有些牧場被劃入「警戒區」內,受污染的牛隻,需要被撲殺。繪本裡的一位養牛人,為了繼續照顧受核污染的牛,留在杳無人煙的小鎮牧場。這是整個核災區最有「希望」的牧場,但故事卻源於最「絕望」的事實。

《好東西》

《好東西》

《好東西》
作者:黃郁欽
出版:小魯文化

黃郁欽的知名作品是大毛熊系列,而這本繪本《好東西》中的主角,是大毛熊的變形,是一根棒子——一個長著紅鼻子的可愛藍色大巨人,討喜的外表,人人叫他「好東西」。

大家都說他是「好東西」,乾淨、聞起來沒有味道、不會吵、討人喜歡,「好東西」會讓老闆賺大錢,人人都可以看到光明、享受生活,而且他很安全,火山地震都不怕,但是,遠方發生大地震,有一個神奇棒子發生爆炸了。

但是那是人家家的事,如果真的很害怕,就一直說「它是好東西、好東西、好東西」「它沒問題」一萬遍。大家都要愛「好東西」,就算他可能會變成大怪獸,還會產生危險的無處可放的棒子。

繪本呈現了核能發電所有的爭議性問題,並開放提問,在最後一句這樣寫着:「有人說,大家要愛好東西,你說呢?」但卻不提出這就是核能、核廢、核災。

評語:「好東西」是官方常為核電廠興建產生利益的所進行的背書,但事實上,核電建設與否,亦是權力流動所呈現的過程。「到底是誰說它是『好東西』?」「讓它成為『好東西』的建設細節,是否是合乎正義的發展程序?」「其中人民對於國家的能源政策有沒有發言和自決的權力,還是該被逼迫去愛『好東西』?」都是家長和孩子共讀本書的時候可以進行的公民思維培養。

童年時讀到的第一本核繪本,是談核武器的《當風吹來的時候》(雷蒙・布力格,漢聲出版社)。書裡的一對老夫妻,在戰亂之中,因為無能為力改變時局,一如往常平靜生活著。他們到超市購物、觀望戰機飛行的天空,因為戰爭引發的改變不斷刺激著這種平靜生活。他們相信政府的宣導,甚至是防災措施的準備,

然後⋯⋯核彈落下。當初的驚懼至今仍未忘記,因為人民無論選擇相信或逃避,都無法避免決策失誤所造成的災難。令童年的我,覺得可怕的,不只是災難,還有愚弄善良主人翁、造成錯誤決策的大人。「他們是誰?」我到現在還在問。

兒童文學作家幸佳慧在《用繪本跟孩子談重要的事》說到:「它們是清一色以溫馨幸福為主的童書中,最真實、最珍貴,同時也是最沈重、最昂貴的『教科書』了。」為什麼昂貴?不是因為書上的標價,而是因為這些內容都來自於已經真實發生的災難,而現在仍有生靈正因此持續著生命的苦難。這還不昂貴嗎?

《菠菜在哭》

《菠菜在哭》

《菠菜在哭》
作者: 鎌田實
譯者:林真美
繪者:長谷川義史
出版:維京

作者鎌田實是一位無國界醫生,經常跑在危難國家的最前線,尤其是救助核災區的工作。自1991年開始,他和其他日本醫師團,前往切爾諾貝爾核災區進行救援工作超過100回; 2004年他開始支援伊拉克(當地疑因被美軍發射貧鈾彈而有輻射污染問題),10多年來在伊拉克的四間兒童醫院,捐送4億日圓的藥物,即便是有伊斯蘭國IS肆虐與空襲的地方,他也持續地做難民營義診。2011年,日本發生福島核災,自然也在他的支援地區之列。長期從事核災救援工作的鎌田實醫生,寫下了《菠菜在哭》這個故事,為的是告訴世人:「真不甘心。我想守護日本的小孩,我想守護地球上的孩子們,我想建造一個沒有核能、沒有原子彈的世界。」
鎌田實寫下了不甘心的菠菜,生氣的牛奶,悲傷的比目魚,哭泣的樹和天空。所有的生物,命運相連。

「不經過10萬年,核廢料不會消失。10萬年,你能想像是多久?人類的祖先誕生於非洲,10萬年前,第一批源自非洲的遷徙者開始出現。⋯⋯我不希望將不安的種子,留給未來的孩子們,我希望留給孩子們美麗的地球。」

評語:受影響的還有自然界的其他物種,但他們的幸福著實影響著人類的生活。和孩子們在書店裡時,他們快樂地讀著其他幸福之書,我兀自地朗讀。長谷川義史用色彩,把菠菜的眼淚呈現出來。你猜猜,菠菜、牛隻、大地的眼淚,是什麼顏色的?我一邊朗讀,一邊知道了,哭的人,將會是誰。於是流下了一樣顏色的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