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 / 藝文爛鬼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小城實驗劇團「新文本劇場《日落是我對你的感覺》」(Amsterdam Études):進退失據的「新文本」劇場

戲游花間 / 藝文爛鬼樓

文:Lawrence

時間:2016年07月26日 10:10

小城實驗劇團「新文本劇場《日落是我對你的感覺》」(Amsterdam Études)

小城實驗劇團「新文本劇場《日落是我對你的感覺》」(Amsterdam Études)

《日落是我對你的感覺》的名字本身聽起來相當情緒化,大概就是想像日光雖已昏黃,卻沒有完全消逝的一種浪漫又沉鬱的感覺。實際上,這演出的外文名“Amsterdam Études”(直譯「阿姆斯特丹學習」)比中文名更精準。畫家怡君及社工雅婷本應算相愛,直至後者答應於荷蘭結婚後,怡君才漸漸了解雙方的差異,回國後晝夜不停作畫,及後認為怡君沒有走進工作室關心自己而分開,最後又因雅婷對怡君的自白回復和好。怡君及雅婷的對話及互動逐層剝開觀者尋常認知的愛情,例如確認「愛是否存在」;「依存」而不一定是「唯一」;一方愛上另一方卻討厭的「相反」,等等。只有觀者投入自己的經歷,才能完整這份「愛情」的定義。

有趣而困惑的是,這演出被稱為新文本劇場。本地劇評人踱迢曾對「新文本」作出一番解說及整理出與之相關的本地作品;香港前進進戲劇工作坊也曾整理新文本劇場的脈絡,未必完整,卻概略地勾勒出思想路徑。現概括整理如下:「新文本」(New Writing)的概念始於英國,可指新的劇本、新的劇本構作方式或有異於傳統戲劇的劇場,各劇場大家對此定義不一,關鍵字大抵有「當下感覺」、「去空間」及「現實」。明確與新文本相關的本地演出主要出自小城實驗劇團,如《醜男子》、《金龍》、《極樂泳池》、《肺人》,及《金龍2.0》等翻譯劇作(註1及註2,2014至2015年之作品名稱為本人新增)。在2015年,德國當代劇場導演的新文本作品《信任》也曾在澳門藝術節亞洲首演,使新文本劇場於近幾年成為劇場討論的其中一個焦點。

循新文本產生的路徑思考,這層層雕琢,無論是言情的題材或兩女角的對話都未見表達「當下感」(Nowness)或「當代感」(Contemporaneity)的劇本,僅就表徵而言,也許具備新文本的一些特質,如演員的角色轉換頻繁及空間隨劇本刻劃轉變。然而演員的角色轉換雖然頻繁,長期下來卻大抵只有角色及內心兩種。而且,雖然演出中始終沒有定義固定的空間,懸吊在演區中心點空中,可由演員將它一分為二的舞臺佈景卻彷彿要成為視覺奇觀,奪去觀眾對劇本的注意力。這些狀似與新文本劇場發展脈絡發展矛盾的特質逼使我思考一點:這種迂迴曲折地言情的文本,是否真的需要「新文本」這種強調貼近現實及直觀的劇場呈現方式?更直接地說,這種非關直面社會議題的演出又是不是所謂「新文本」演出?我無法肯定,因為詭異的是,「當下感」的定義實在開闊,可以是宏觀的社會現實,也可以是微觀的兩人世界。當下的我,對新文本劇場的認同是前者,且無法從這個作品中感受到「新文本」於當中存在的意義。

註1:「新文本」一詞的解說及相關本地作品詳情請見本地劇評人踱迢於澳門日報發表的文章「尋找“新文本”」(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14-01/13/content_870042.htm

註2:「新文本」的特點詳見香港前進進戲劇工作坊駐團導演馮程程刊於《字花》,後轉載至新文本號外的文章「五問新文本」 (http://www.newwritinghk.net/onandon/displayarticle_i.php?idx=34

《日落是我對你的感覺》

觀演場次|2016/06/26  8:00pm
演出場地|舊法院大樓黑盒劇場
劇照|小城實驗劇團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