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芸術.設計藝文爛鬼樓

文化創意產業相關、文化藝術、設計與人文。

助人為設計之本 ── 專訪Comma 和她的Mosi Mosi

文化.芸術.設計藝文爛鬼樓

文:黑黑

時間:2016年07月6日 16:16

由Comma 帶領的設計工作坊,上兩個周日在牛房進行,參加者正在熱烈討論視障人士在生活中會遇到的問題和解決可能。

由Comma 帶領的設計工作坊,上兩個周日在牛房進行,參加者正在熱烈討論澳門視障人士在生活中會遇到的問題和解決可能。

當我們談及「融合」或「共融」的時候,除了政府的教育、福利制度或一些配套設施等,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對身心障礙人士的接觸機會又有幾多?對他們的生活狀況及面對的困難,我們可以知道多少?即使聯合國的《殘疾人權利公約》在澳門生效多年,由於缺乏認知而產生的忽略,仍經常出現在生活之中。

近日,澳門一個推動藝術共融的組織──「風盒子社區藝術發展協會」在牛房倉庫進行了一個專為視障人士而設的《觸發想像——觸感藝術展》。展覽開始前幾個月,風盒子到學校和社區中進行觸感藝術工作坊,學生、老人、藝術工作者、一般公眾及視障人士都有機會參與,做出來的作品不少都成為了今次展品。在展覽期間,還有連串延伸活動,包括講座、工作坊、電影放映,甚至嘗試黑暗中料理等,不只藝術展,還積極向公眾介紹視障人士這個社群的各種狀況,並向公眾提供體驗的機會。

其中一個延伸活動,請來了一位香港設計師梁雯蕙(Comma)在牛房倉庫進行講座和工作坊。這位長髮愛笑的女孩,畢業自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年紀輕輕卻已憑一己之力製造出專為身障人士而設的產品,如視障者銀包,引起不少關注。

Comma為腦麻痺的培順設計的散銀包,方便他用能動的兩根指頭操作。

Comma為患了腦麻痺的朋友培順設計的散銀包,方便他用能動的兩根指頭操作。

視障銀包的誕生

作品產生的過程原來很有趣,始於一次偶然。

一天,她在地鐵看到一位視障人士,「我便決定跟踪他」Comma笑說。由於一直以來都想去了解更多視障者這個社群,她便在一旁偷偷觀察,最終這位視障人士帶了她去盲人輔導會,還介紹了其他視障朋友給她認識,漸漸地視障朋友圈開始形成,她發現他們和常人其實沒什麼分別。
「做點字曲奇的花花和麵包,她們簡直是Google Map 達人,自己去交收曲奇,來去自如,比我還厲害。」
話雖如此,但日常遇到的一些困難,卻可能因微細而易於被人忽略,如視障朋友買東西時,如何分辨紙幣?不可能每次都剛好有朋友在身邊,也不可能每次都能記住不同紙幣的擺放,觀察到這個情況後,自小熱愛手作的Comma 便決定自己動手,就這樣完成了第一個設計作品──視障銀包。這個銀包內有一個巧妙的量度設計,放進去的紙幣按不同大小而觸碰到不同的刻度,視障人士靠觸摸就可以知道幣值,簡單不求人。Comma 還帶著視障朋友一起去選購皮革,然後親手縫製銀包。

=銀包分男裝和女裝兩款,男裝的方便放在褲袋,女裝的可以拿在手上,造型和顏色惹人喜愛,因為Comma 明白到,視障人士與一般人無異,同樣有愛美的天性。

Comma 手上拿著的是視障人士銀包的女版,造型和顏色都惹人喜愛,因為Comma 明白到,視障人士與一般人無異,同樣有愛美的天性。

 

視障人士銀包有男版和女版,男版(右)較短,適合放在褲袋內,女版(左)較長,可以讓女士拿在手中,十分貼心。

銀包有男版和女版,男版(右)較小,適合放在褲袋內,女版(左)較長,可以讓女士拿在手中,十分貼心。

為身心障礙者設計不同的產品

當把完成了的銀包送到視障朋友手中,看到他們使用方便時,Comma由衷地感到快樂。由此時開始, Comma暗下決心──「要一直做能令自己開心的工作。就這樣,「要做人性化的設計」這個清晰的方向已經確立。Comma的畢業作品是開設「Mosi Mosi 無事無事研究所」──Mosi mosi (無事無事),意思就是「生活上遇到什麼困難也好,也要抱緊There is no worry 的精神。」通過自己設計的作品,幫助到有需要的人,為他們帶來小小的改變,就是Comma 最想做的事。

她留意到市場上很少有專為身心障礙者而設計的產品,因此Comma很想多做一點。她積極接觸這些有著不同需要的人士,如通過扶康會,接觸到不同的朋友,如智障朋友和自閉症的小朋友等,她便為他們辦畫畫工作坊,引導他們通過藝術認識自己、表達自己,還用他們畫出來的畫,製作成公仔送給他們;還認識了有腦麻痺症的培順,與他成為好朋友,更為他設計了只要用兩根手指頭就可以輕易操作的散銀包,解決了培順購物時的不便和困難。

這個小貓熊公仔就是Comma 與一班智力障礙的小朋友上完繪畫工作坊後,根據他們畫出來的畫製作而成,之後,她把這個公仔送回給畫畫的小朋友,令他們十分高興。

這個小貓熊公仔就是Comma 與一班有智力障礙的朋友上完繪畫工作坊後,根據他們畫出來的畫製作而成。

自小喜歡做手作和畫畫,大學修讀的是視覺傳意,畢業作品是開設一間設計工作室,但因為接觸了視障人士和其他身障者後,便製造起產品來。過程中 Comma不斷跨界踩界,計劃一個接一個地跳躍式進行,思維和行動皆不受限,行動力很強,產品的完成度也很高。「可能是因為我自小便可以周圍去」Comma 笑說,「我家給我很大自由度,我媽採用完全放任的態度。我不喜歡受規則限制,我在班上也是不守規則的那個,有時導師會給一些規定,如尺寸等,但我不理會,做出自己想做的作品,我很需要這種自由,很多事情便都可以彈性地處理。」

設計可以改變人們對身障者的看法

目前遇到的最大困難,就是生產資金和銷售平台都仍然未有著落,因此即使對視障銀包有興趣的人著實不少,但仍未能正式投入生產。接下來Comma 打算用眾籌方式集資生產,不想去申請資助。

「一直在做眾籌的準備,相信七月可以啟動了。」Comma 充滿期待,雖然問題仍然很多,但產品的生產快要啟動了,不只是能讓更多有需要的人可以使用,她認為,「更開心的是看到其他人都喜歡這個產品,而且因此而注意到身障者這個社群的需要,在日常生活中也會更多地想到他們。一個設計可以影響人,可以改變一些人對身障者的看法,這點對我來說最有價值。」

很快,Comma 便要出發前往日本進行實習,接下來她亦為自己擬定了一個新的設計課題。

「想做面向老人這個社群的設計,因為老人的課題是自己很想做、也覺得很有需要開展的,這不一定是產品上的設計,而可能是Social Design 的範疇,比較是社區設計上的課題,當然也可以與現時已經開展的這些計劃同步發展。」Comma 說她會一直保持著「Mosi Mosi」,因為這個品牌的信念──『無事無事』對她自己來說也是一個重要的提醒,提醒自己要從容地面對困難,要堅守初衷,成為可以為其他人帶來影響的設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