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腎腎地」生活 / 藝文爛鬼樓

年輕高血壓:慢性疾病的先兆

我的「腎腎地」生活 / 藝文爛鬼樓

文:陳汶燁

時間:2016年06月21日 13:13

平日多留意自己的血壓狀況,出現異常時要盡快作詳細的身體檢查。

平日多留意自己的血壓狀況,出現異常時要盡快作詳細的身體檢查。

近日接到家中長輩告之,家族裡年紀較輕的一名子侄居然患上了高血壓!

這消息傳入耳朵時心頭著實一震!什麼?那麼年輕的青少年患上高血壓?我沒聽錯吧!事緣於他一心投考保安部隊,投考過程中基本上所有體能測試已經通過,唯獨最後要量血壓時出問題,據聞當時的血壓數據顯示,上壓竟然有210多,下壓更是可怕的110⋯⋯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雖然事後他頻說:「可能我當時太過緊張吧,又或許是之前喝了奶茶⋯⋯啊!對了!我近來天光才睡呢!」這個平日熱衷運動和健身鍛練體魄的大男孩,以我認識的他,從來煙酒不沾,不過平日就是晚睡,喜歡在街上用餐、大魚大肉的日子比較多。

事後長輩們大為緊張,不斷用電話互通消息了解他的最新情況,打探降血壓食療等,其中我媽接的電話次數最多,因為我正好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事實上家人們的擔心我是百分百理解的,如果這高血壓對他來說只是一時三刻,而並非有潛藏遺傳性疾病而引起的,那麼所有事情會變得非常易辦,說白一點就是好好調理生活、作息和飲食,之後要運動嗎?別選擇太劇烈的,做些柔和一點的運動,短時間內別想著上健物房「操爆肌」就好,慢慢地血壓自然會降下來,接著那種使人忐忑不安的危機感就會立即消失,皆大歡喜。

樂觀的話,按道理情況可能是這樣,遺憾在我的角度,這是一個慢性疾病的計時炸彈!眾所周知,成年人的血壓,上壓一般不超過140,下壓不超過80為準,隨著年歲增長,一名六十歲的長者,如果上壓去到150或160,下壓過80也屬正常。可惜,那孩子今年仍未滿廿一歲,如此的血壓數據即使日後真的如願下降,情況算是穩定下來,亦不等於他的健康沒有隱憂。換轉角度,以他當天的血壓數據,若發生在一名五、六十歲上年紀人士身上,差不多已有七成多的中風(即腦溢血)機會,他表面上還可安然無恙,可能與年紀輕、血管仍具彈性有關。

事實上我非常擔心,首先我自己也是年輕時患上高血壓,不過當年我廿五歲,時間上比他還要遲幾年。會發現到這個問題是因為中學時每年我都會捐血,到高三那年停止,入大學後繼續想捐血,結果捐血前量血壓時被醫護人員發現高血壓,沒記錯的話當時我的上壓是180,下壓都有100,自然不能捐血。因為不接受這是事實,同時抱著「一場誤會啦,我如此年輕怎會有高血壓?不會的,不會的!」諱疾忌醫心態,將事情不了了之。

奈何疾病是一種在理性上口裡說不,感性上身體卻很誠實的殘酷情況,要發生問題時徵兆絕對騙不到任何人,也騙不到自己:在不了了之的個多月後,心跳會在不受控制下逐漸加快,那種明顯的心跳感令自己都覺得莫明其妙,且跳到整個人坐立不安。接著有一天,在駕駛時突然左眼有點黑影阻礙了我的視線,佔據了我三分之二的眼球,心知不妙,便停泊好車輛,立即去急診查個明白。經醫生檢查後發現,原來我的血壓太高(在急診時上壓已衝破200大關,下壓是非理性的130)導致眼底微絲血管爆裂,形成出血,而阻礙我駕駛視線的「黑影」就是眼底出來的血點。最光怪陸離的是,我留院期間從頭到腳作了一系列仔細的檢查,卻沒發現原因,醫院唯有以「原發性高血壓」作結。

雖然事隔多年,現在我的慢性腎衰竭和當年的高血壓中間是否有關我不得而知,反正在我來說事情已經發生,我的腎衰竭既成事實,再追查亦無補於事,意義不大。只是有一點我必須強調, 就是年紀輕、血壓異常高的話,我相信會是潛藏慢性疾病的先兆。如果年輕人遇上這種情況,首先要冷靜情緒,接著用一天的時間,分早午晚三次量度並寫下記錄,若血壓沒有明顯下降且持續徘徊在高指數水平,就要盡快到醫院作詳細身體檢查,以便盡快找出發病根源,及早治療,切記不要遇到疾病時為自己找藉口或理由,這樣只會延遲治療的最佳時機,到最終疾病演變成慢性病時,後續治療工作將會比現時更繁複更漫長;另一方面,即使查出病因後發現將來都會演變成不可避免的惡化,至少現階段可先做好心理預備工作,避免日後身心受到更大傷害。

現在我家那位大男孩仍未有足夠的心理準備面對自己的問題,就算長輩們如何苦口婆心地勸說,他還是有不同的理由推遲做身體檢查,情況使人無奈。坦白說,在這節骨眼上,選擇權永遠掌握在自己手中,如何選擇須視乎個人想法。我自己都經歷過廿一歲階段,在長輩眼中認為有些事只是關心而表達出來的時候,在年輕人感覺可能會變成過度關心,甚至是限制了,所以有些事總不能一下子迫得太緊吧?但不論如何,病向淺中醫卻是至理名言,長大了才發現老一輩留下來的金句自有他們的道理,是一種智慧,希望我家大男孩盡快想通這個道理,早日調理好身體吧!
(17)

各位如果想深入了解腎病相關資訊,歡迎電郵至kidneylife2016@gmail.com來互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