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基金會怪談:資源詛咒論盡紙本
賣乖的人有糖吃,但更可悲的是,被吃了還要賣乖。每年有1.6%博彩毛收入源源不斷注入澳基會,以賭收最巔峰的2013年而言,就有超過57億自動撥入小金庫。之前我們曾經報道社團各種吸水大法,資助泛濫成災,今期繼續發掘更多社團資助的七不思議現象,解構社團經濟與社團政治的食物鏈,破解基金會帳目的掩眼法,其實不光是受資助社團,連基金會本身亦從未真正將財務狀況公開示人。 ◈ 每月一號出版 定價:MOP$5 / NT$ 45 售賣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3分鐘看懂「社團經濟」

#038 基金會怪談:資源詛咒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6年06月14日 12:12

九大基金今年預算112億

政府有10多個不同性質的基金供民間申請資助,其中與賭收直接掛鈎的澳門基金會水源最足,資助範圍最廣,位列小金庫之首,去年批出高達23億資助。有的基金按部門職能劃分,如:文化、體育、工商業發展基金;有的屬於行業導向型,如:文創、科技發展基金,近年均批出逾億資助;有的屬於政策導向型,如:環保節能基金、樓宇修基金等。此外,政府還有一系列扶持措施 ,如:會展業、漁業、飲食業 (特色老店) 等 。

九大基金今年預算112億(* 資料來源:2016年施政報告)

九大基金今年預算112億(* 資料來源:2016年施政報告)


隱形小金庫

值得一提的是,多個局級部門及司長辦公室亦會向對口的活動或社團提供資助,前者一般有登公報,但後者隱密得多。以社會文化司辦公室為例,今年預算達1.89億,僅次於特首辦2.96億,比起其他司長辦預算只有3千多萬相差一大截。除了行政開支,究竟透過司長辦歷年批出的社團資助有多少?特首辦是否也有批出資助?這些之前從未曝光。社文司承諾由2016年首季起,將司長辦資助清單刊登公報,當中有部分重覆資助的機構同時亦是澳基會的資助大戶。

隱形小金庫 

隱形小金庫


左手交右手
社團企業兩邊走位

「社團經濟」除了指社團業務在巨額公帑投入下,已形成儼如一個產業鏈,另一種涵意是利用社團名義與政府部門合辦民間活動或承辦商業活動,避開公共外判制度的招標和詢價機制。當接到Job後再轉手給社團負責人關聯公司,變相接生意。獲「欽點」的對象當然不是一般小團體。

左手交右手 社團企業兩邊走位

左手交右手
社團企業兩邊走位


社團如何走向「集團化」

將上述兩層資助網鋪開,就會見到公帑是如何支撐起一個大社團,畢竟財團捐獻及民間募款在澳門只佔極少部分。假設一個社團有社會服務、教育、醫療等性質業務,可從哪些途徑申請資助?我們簡單盤點了一下,篇幅所限,對詳情有興趣的讀者可查閱《政府公報》。

澳基會

  • 興建校舍、會址、醫院、社會服務機構
  • 搬遷、裝修及購買器材
  • 資助本會及N個分會/服務單位「年度活動計劃 」
  • 派福包
  • 主辦大型活動/會議
  • 舉辦特定節慶紀念活動,如:賀回歸、辛亥革命110週年、抗戰勝利70週年等
  • 專項社會服務計劃

社工局

  • 社服機構籌辦費,如:裝修及購買設施
  • 社服機構營運經費,包括員工薪津及培訓、舉辦特定活動等
  • 社服機構季度津貼 ,適用於托兒所、青年中心、老人中心等
  • 會慶、中秋聯歡及各種文康活動
  • 符合社工局推廣主題的專項活動,如:禁毒、預防賭博、社區和諧等

教青局

  • 收取免費教育資助
  • 多種學校相關活動津助
  • 青年社團年度資助

教育發展基金 (僅限學校)

  • 資助學校營運經費,幾乎無所不包

民署

  • 資助各種社區活動、興趣班、節慶聯歡會

體發局

  • 資助各種文康體育活動

衛生局

  • 醫療所、復康中心補助
  • 健康宣傳教育活動
  • 專項社會服務計劃
  • 衛生局亦會向非牟利醫療機構購買服務,如:向醫院「買位」或急診分流補貼。

搶佔政治經濟本錢
全澳社團急升至7533個

回歸後澳門社團數量三級跳,從99年1730個颷升至7533個,平均每86人便有1個會,幾乎每日都有新會成立,誇張程度可見一斑。實際上,澳門市民參與社團的意慾遠低於這數字,因不少社團的會員和領導層都是互相重叠,例如不少社會知名人士在數十、甚至過百個會有掛職。社團數量迅速膨脹,除了志同道合的人走在一起,更重要的誘因是利之所在,無論是向基金會申請資助、還是立法會中佔3分之1的間選議席產生方式,都是以社團為單位。為了搶佔資源及政治話語權,社團「近親繁殖」普遍,換一個招牌,但實際操作來來去去也是掌握在同一班人手中。

搶佔政治經濟本錢 全澳社團急升至7533個

搶佔政治經濟本錢
全澳社團急升至7533個


社團經濟與社團政治

社團依靠政府資助維生,政府亦透過小金庫或其他「官民合作」的方式向親建制社團輸出大量資源,作為發展屬下網絡/開拓潛在選民的籌碼,彼此一同壯大,互相緊靠。在政治正確、親疏有別的資助潛規則底下,社團失去了獨立的政治人格,未能為社會公義發聲,市民權益和發聲機會「被代表」。社團再多,也不代表澳門公民社會有真正的進步。

社團經濟與社團政治

社團經濟與社團政治


食左粒糖   跌左間廠

表面上,政府透過社團網絡發放社會資源,令大眾受惠,並無不妥。 實際上,免費午餐才是最貴。相對那些小恩小惠,一間屋、一項天價工程、一塊地皮才更值錢吧!但對房屋及土地政策、小金庫運作方式、政制改革、要求引入打擊貪腐措施等核心議題,建制社團與管治者連成一線,民意完全被無視。在不公義的制度下,掌控公共資源者肆無忌憚明益自己友,站在金字塔頂層的人才是最大得益者,市民只有做房奴及等吃「餅碎」的份。

食左粒糖   跌左間廠

食左粒糖   跌左間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