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腎腎地」生活 / 藝文爛鬼樓

可怕的抽筋

我的「腎腎地」生活 / 藝文爛鬼樓

文:陳汶燁

時間:2016年05月24日 12:12

自開始血液透析後,因為有洗腎機和人工腎的協助,與腎友們閒聊時,大家都說反正已開始透析,飲食上可以放寬些,毋須吃得太清淡,否則很容易營養不良……這也是事實。之前常聽從香港的醫生和護士建議,嚴格戒口,結果在澳門開始透析後,每次護士幫我抽血做電解質測試時,得出來鉀、鈉、磷的指數偏低,結果怎也不達標,有時甚至要用上鉀3.0或4.0的透析液,既可在透析過程中做補及,亦可避免因透析時洗掉過多的鉀而導致心跳過快。

正如我在剛開始執筆寫“腎腎地”時說過,家族從來沒有人患過慢性腎衰竭,照顧起來時與其說步步為營,可能說步步驚心會更貼切—-主因是實在搞不清吃了什麼對我的腎有影響,什麼不會。因此即使我已接受透析,體重仍然很輕,很瘦,脂肪很少,體形見骨,上廁所時會被廁板碰到盤骨而生痛,尤其尾龍骨尖。回腎室後,護士們見我透析了近三個月體重上仍沒有起色不斷搖頭,說這樣不行,要多吃點,你喜歡什麼就吃什麼好了!長期如此說明你身體不吸收,吃下的食物不能轉化成肌肉和蛋白質,長遠來說對身體百害而無一利,亦很難做長期透析!當我說明“並非我不想吃,是家人擔心我的身體狀況而不讓我多吃!”後,護士們唯有約家人找一個合適時間,也對他們衛教一番。

楊桃內的某種物質對腎友而言深具損害性,食用後可致命

楊桃內的某種物質對腎友而言深具損害性,食用後可致命

最後得出的結論是:並不是所有東西都不可以吃,但要有限度地吃,例如煎炸類食物吃後容易多喝水,就少吃些止口腹之欲就好!雖然其他食物都有一定限制,只要不是天天都吃,一個月裡偶然吃三或四次是可接受的!理由很簡單,不吃的話,身體沒能量沒營養,很難適應漫長的透析之路,而且不吃不喝東西,全靠人工腎幫助身體排泄,腎臟就會懶散起來,忘記本身的“天職”,久而久之,最後連餘下的腎功能都會失去,直到兩邊腎臟完全衰竭。不過食還食,要緊記有幾項食物或藥物萬不可碰:首位是楊桃,其次是白果,第三是中藥材,第四中式補品,第五是我們廣東人熱愛的老火湯。這五項食物必須嚴格戒除,要不然輕則高血壓或心率不正,重則可引致死亡。

既然在吃方面得到解放,除上述五項外,能吃的我都放入口,務求以最短時間提升體重。結果造成飲食毫無節制,體重升是升了,可惜都屬多餘,經常要靠透析洗出來。原來這也是腎友的必經階段:重點是學會如何掌握和控制自己的體重。

雖說透析後飲食範圍毋須太窄,但腎友們對限水仍要上心,一般而言不能喝太多,因為水份過多,腎友可能在不知情,或誤以為年紀大易氣喘等情況而忽略肺積水,甚至水浸到上心臟。就算沒肺積水,水量過多而要靠腎機排走水份時,身體會因霎時失衝大抽筋!為甚麼會稱為大抽筋?因為這種抽筋和運動過量而出現的肌肉抽筋非常不同,是一種只發生在雙腿或腳掌、根本無法可以用藥物或摩擦膏立即鎮痛的一種痛楚。以我為例,當時我的乾體重是48Kg,試過有一個週末實在吃得太好,星期二回去透析前量重,竟重了3Kg,外加回血時用的透析液及過程中的吃吃喝喝,要洗出來的總重量近4Kg,即4000c.c的水了。

那次透析我到現在仍記得很清楚,當然了!過程中如護士所言大抽筋,超重得很嚴重呢,雙腳像操兵般左右左地不斷循環抽筋,還吸引眾護士過來圍觀,只要她們翻閱過我的病歷和體重後,無不落井下石:“呵呵~這次要洗掉近4Kg嗎?也不想想你如此瘦和體形細細的,不老抽死你才怪!先抽一回好了,水分過多要在有限時間內清掉是這樣子的,忍一忍吧!”到最後她們還是心軟,在腎機裡加水給我,讓我體內水份回復平衝,這樣就能緩和抽筋,人也舒服些。

大抽筋時用的摩擦膏....小抽筋的話一塗見效

大抽筋時用的摩擦膏….小抽筋的話一塗見效

到後來身體開始適應血液透析,人也漸漸胖起來,當時我的乾體重已近50Kg,可惜醫生仍要觀察一段時間,才願意幫我調升乾體重,因此那段時間我經常大抽筋,抽到有時在透析過程中要護士扶著我從病床上直接下地站起來,讓腳掌直接接觸地面,直直地站著以減輕痛苦。最痛一次是已收機、封管,人站在地上仍然痛得不得了,之前護士已幫我塗了鎮痛摩擦膏,卻沒什麼效果…..在我最痛的時候,我雙眼一直瞪著床尾用來放病歷或醫療用品的小枱,腦裡總想用頭大力且狠狠地撞落去……

自那次之後,醫生便將我的乾體重調升,加上我奉行少吃多餐的飲食守則,不管如何大吃大喝,都要將超出量控制在1.5Kg內,大抽筋這回事到現在,已近乎不再發生了。

下一次我們來說說血液透析過程中的休克情況,我個人就發生了四次。(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