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腎腎地」生活藝文爛鬼樓

保持事體重對腎友的重要性

我的「腎腎地」生活藝文爛鬼樓

文:陳汶燁

時間:2016年05月10日 12:12

記得之前和大家分享自己心路歷程PART 1這篇文章時,內容曾提及我在血液透析初期,經常會出現抽筋和休克,在介紹上述兩種情況前,這次想先跟大家介紹一下水腫和乾體重。

別小看這兩個情況,它們可以說與抽筋、休克互有關係,亦互有影響,是腎友們必須嚴謹遵守、以維持平日生活的重要指標。

慢性腎衰竭病人洗腎初期,不論選擇腹膜透析抑或血液透析,最關心的是主診醫生如何定出適合自己的乾體重。所謂乾體重,是指身體除卻水份外,正式的體重。要知道腎衰竭病人最大問題是腎臟喪失功能後對排水(小便)和排走毒素等構成一定難度。如果沒有透析協助,儲存體內的水份過多時人就會腫漲起來,我的話最明顯莫過於腳腕、眼瞼兩部分,雙腳按下去時皮膚會凹陷,兩、三分鐘仍不會回復原貌,眼瞼則有抬不起雙眼的感覺,這就是平日我們常說的「水腫」。當然我試過最嚴重是連左手臂都有一片腫起來,不過當我進行血液透析後,藉透析將多餘水份洗掉,加上自己限制飲水,水腫情況便慢慢改善過來。

20160510_033144

剛入腎室時,經過主診醫生嚴密計算後,我的乾體重是47Kg,順帶一提,當時我的腎功能只餘下不足一般人的兩成。換言之腎臟雖仍有工作能力,但那種能力已不能助我身體正常運作。每次回去透析前,我都要在病房門外的量重機「過磅」--以我當時的乾體重為例,如果透析前量出來的磅數是48Kg的話,意味著我體內有1Kg,即1000cc的水份是排不走的,故此進行血液透析時就要借助腎機和人工腎,幫我排走體內毒素同時排走這1Kg的水份。事實上乾體重對腎病人士來說是很重要的,是日常生活中維持身體在有限條件下正常運作的指標,只要體內水份不超過乾體重的百分之五,是可以接受的,萬一超過百分之五而又繼續不檢點飲食,像沒事發生般喝大量的水,那麼會發生肺水腫,甚至水浸到心臟的危險,隨時影響生命安全!

我本來並非一個高大威猛的人,所以只要Kg數比乾體重多出1至1.5Kg(大概1000至1500cc水份),雙腳雖不至於明顯地腫漲起來,不過已會有腫腫的、很不舒服的感覺,連穿牛仔褲都會感覺到小腿似被兩邊褲管緊緊包裹著,而每次有這種感覺時,我的性情就會變得異常煩燥。而為了隨時掌握腎友們的身體狀況,每隔三至四個月,醫生會安排照一次肺,以觀察肺部可有水腫。不過在這裡我可以跟各位介紹一下,在我們平時都會吃到的食物中,有一樣食物去水腫非常有效,就是蒜頭!

當我在香港出院前我的體重是56Kg,離開之際醫生跟我說:「要記著,你現在的體重並不是你的真正體重,當中有近10Kg是水份,因為你仍未開始透析,利尿劑已處方給你,可以的話,邊限水邊盡量多去洗手間排走些水份吧!」問題來了!我的腎臟已開始罷工,基本上可以說有入無出,既要限水又要排水,這本來就是矛盾!回澳門後,除按醫囑指示服用利尿劑排水外,家人亦著手在我每一餐的餸菜中,均以切碎的蒜粒調味,是以蔬菜、肉和魚無一不是蒜粒,當時我真的很難接受只有蒜頭調味,但我沒有其他辦法,因為食療裡蒜是最好的排水和袪水腫食材,過去婦女因懷孕而導致腳部水腫後,一般都會在飯菜裡加入蒜頭同吃以利袪水。雖然我不太愛蒜味,但為了能盡快消除水腫,我由抗拒、勉強接受到完全接受,中間只花了幾天時間,不過吃蒜後排尿量又真的變多了,加上有利尿劑協助,閒時又飲檸檬水保持體質,這次用了不足半個月時間,已差不多將那近10Kg的水份全透過小便方式排出來。

水腫給我的感覺和經驗很差,且喝多了最終辛苦的人是自己。本來身體已出了嚴重問題,自己都不愛惜自己,還有誰來愛你?又如何有能力去愛其他人?對我而言,照顧好自己、不對家人造成負擔已是我當下最重要的工作,也只有做好這個本份,我才能繼續活下去。(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