築城危言 / 藝文爛鬼樓
各種小議論

黃鴨來了

築城危言 / 藝文爛鬼樓

文:路家

時間:2016年04月30日 10:10

環遊世界的「黃色小鴨」來到澳門

環遊世界的「黃色小鴨」來到澳門

黃鴨,你來了,世人於是得到療癒。你從海而來,帶着鮮明的黃色,不發一語,於海邊駐留,把大家引到海邊。

那是眾人久未接觸的海邊。曾經,因為一隊外國商船在這城泊岸,我們有了今天「中西交流四百年」的口號;曾經,因為外國的海上戰艦,我們有了荷蘭園、城市日和城市日大馬路。正是因為這片海洋,我們有了燈塔;海洋被照亮,燈塔也成為我城的標誌。

就因為這片海洋,這片黃鴨正佔據的海洋,歐亞兩洲的官商僧侶在這小村交流接觸。小小的漁村向世界開放,接受了無數外來的新鮮文化,這城故事因而變得豐富。

黃鴨,你知道嗎﹖你正佔據的那片海,也盛載着不少澳門人的回憶。曾經,澳門的海邊有着泳棚,是不少澳門人的享受海洋的地方。大家亦可隨意在海邊垂釣,甚至依賴海而生。然而,今天,海邊已被馬路封鎖。燈塔的光亦可能被高樓遮擋。想腳踏在浪邊只能走到城市的最南端。那裏,有不少貴價別墅。

黃鴨,自你來了以後,我不免在想:你的療癒,是因為你的一片鮮黃,為這灰暗的都市添上色彩﹖還是否因為你能親近海洋,那片曾經與我們親近的海洋﹖而當我們得到療癒,是否因為透過你,我們短暫享受了我們渴求而缺少的一切﹖

但不,即便你來了,我們還是未能親近海洋。我們只能在岸上看着你浮在海上,那片本來屬於我們的海。你遠遠地浮着,我們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這刻一切的親近不過似是而非。於是我趕緊拿出手機,把你的倩影永遠鎖在那掌上的盒子當中,彷彿相片就是真實。

但,那是我們唯一能做的事。你知道嗎?我們是捨不得你的。在你離開後,我們只能在浴缸甚至洗手盤內放着你的複製品,或是靠印有你俏像的巴士儲值卡,彷彿透過一隻旱鴨子,在堵車的馬路上、在擠擁的車廂中,想起那片溫暖的鮮黃曾經駐立在海邊。它曾為這城帶來一片艷麗色彩,最後卻只能洩氣地變成一塊大膠,再被拖走。

而這城的海岸,仍是被一條條柏油馬路封鎖着……

環遊世界的「黃色小鴨」來到澳門

環遊世界的「黃色小鴨」來到澳門

環遊世界的「黃色小鴨」來到澳門

環遊世界的「黃色小鴨」來到澳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