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二〇一七,票歸何處? / 論盡紙本
擾釀兩年多的「新澳門學社」新舊派終於分了,但缺了分手的藝術,只餘一堆糾纏不清的是非曲直、甚至是負資產。民主旗艦分家,對原有支持者而言是否等於多了選擇?潛在對手是否多了一分勝算?明年再戰立法會選舉,支持民主開放陣營的選票會繼續蒸發、變成廢票還是含淚投票? ◈ 每月一號出版 定價:MOP$5 / NT$ 45 售賣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 60後:請用行動來說服我

#036 二〇一七,票歸何處? / 論盡紙本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6年04月16日 14:14

新澳門學社最終翻臉分家收場,不少老一輩支持者都唏噓萬分,感嘆學社在「六四」事件後一路走來,經歷數之不盡的政治打壓、抹黑和危機,在選戰中仍是越戰越勇,最後卻難逃內鬥的政治宿命,令親者痛仇者快。分裂事件後,不少人認為是少壯派「趕走和尚佔了廟」,在是是非非之間,60後教師馬sir將之歸結為世代差距、社會兩極化的結果,學社的矛盾只是當今社會縮影,分開未必是壞事,代表選民有不同選擇。「建制派內鬥和分裂不比民主派少,只是沒有浮上水。分開不要緊,沒甚麼大不了,最重要懂得尊重不同意見,用實力爭取別人認同,而不是諉過於人。」

再輸一屆也不會輸掉澳門民主

「希望年青一代變得更成熟,唔好話人地霸住啲野,不要以為推走老一代就可以俾新一代上位。個仔不一定要繼承父業,上一代經營經過風雨、係保守一些,如果不認同大可向外闖,至少返到屋企父子可以同檯食飯,一樣有偈傾。」

相較於一時對錯,前進還是保守,他說,局外人更看重的是民主派在處理內部分歧時如何身體力行實踐民主精神。「老一輩也俾過機會年青人嘗試,表達方式係咪需要改變,相信佢地都會有檢討。鄰近地區模式是否適合澳門?要行到咁前?有不同看法。創會會員堅守原則無問題,年青人認為需要用更進取的方法,到底溫和還是進取的手法適合澳門?最好是交由社會驗證。好快就到選舉,就算輸一屆也不會輸掉澳門的民主,至少要認清自己的路向,說不定可以像火鳳凰浴火重生。」

2013

世代差距   兩代需要同共成長

「如果連年青一代對民主的概念都未有共識,那又怎可跟港台相比一步登天?要用行動來說服他人,而不是將自己的想法強加於人。 」

年青時在台灣求學,同樣嚮往民主,馬sir說台灣民主經過流血和白色恐怖時期,教育、公民社會不斷成長才會使民主意識根深蒂固,反觀澳門社會從未為民主爭取過,議會選舉制度也是殖民地政府遺留的產物,兩地的歷史和民情無法簡單一概而論。新世代希望有更多自主權,有新的追求,與上一代矛盾加深,如何對待這世代差距,在對立中縮窄分歧,爭取更多人認同,是有志從政的青年應考慮的問題。

「年輕一代成長在富裕安穩的環境,很多事情覺得是理所當然。成長在戰前的一代又會覺得班細路好食好住,衣食無憂,成日諗住搞咁多嘢,又會變成好似安樂死。」面對世代分歧,他認為最重要是包容不同聲音,但包容不代表包庇,兩代應共同成長。究竟是民生先還是民主先?這不是二選一的答案,關鍵是現在很多公共議題對不到焦,只能在困局中打轉。   

分家半年,兩派陣營仍然積弱未能重建聲勢,距離明年選舉只剩下一年多時間,馬sir對澳門未來不會感到特別灰,「澳門民主未算最差的年代。從無權投票到有投票權,無論民主民生派在澳門所佔的議席不多,一席起兩席止三席已經哈哈笑,但亦都推動了傳統社團競爭意識。」至於明年是否一定投給舊人?馬sir稱現時仍言之過早,不是說年紀大的選民一定不支持後生,要看政綱和表現。

學社分裂  漁人得利?

民主派輸掉一、兩屆可以看成是交學費,但澳門民主發展如何薪火相傳?學社選後能否撐下去仍是未知數,「社區發展新動力」對年青人而言未必有吸引力,在家長式管治的傳統社團大多只能食政治殘廢餐,雖然如此,作為教育工作者,馬sir對新一代仍然較樂觀,「最重要是青年人想走一條安逸平坦還是有挑戰的路,公平與否很難說,現在對澳門民主來說不是最差的年代。情況也不是太壞,見到好多年青人有自己想法,也會用不同方式參與嘗試改變,最重要不是靠裙帶關係、庇護關係上位。」

就算再多的政治壟斷,他認為掌握者也未必能掌控全局,「政府硬擺一些人上位無意思,蒙騙不了市民。現今資訊科技發達,藏不住秘密,即使掌權者一意孤行,用鴕鳥政策都無用。為何現在年青人不再相信媒體、不相信政府? 就算再美麗的言辭、再崇高的口號,他們都只會覺得是講一套做一套,很容易感受到落差。例如最近黃有力升任關長,你說他是高學歷、行政經驗好豐富,但這是否跟人們的認知一樣?若是的話,社會不會有如此大的反響。可能當事人也不是這樣想,只是為了證明做這個決定的人揀人有眼光才扣了這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