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二〇一七,票歸何處?論盡紙本
擾釀兩年多的「新澳門學社」新舊派終於分了,但缺了分手的藝術,只餘一堆糾纏不清的是非曲直、甚至是負資產。民主旗艦分家,對原有支持者而言是否等於多了選擇?潛在對手是否多了一分勝算?明年再戰立法會選舉,支持民主開放陣營的選票會繼續蒸發、變成廢票還是含淚投票? ◈ 每月一號出版 定價:MOP$5 / NT$ 45 售賣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那一年,我第一次沒有投給學社

#036 二〇一七,票歸何處?論盡紙本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6年04月16日 14:14

自言是「憤中」兼文青的混合體,阿信(化名)多年來都是學社忠實支持者,但也曾經「變節」。

「2009年,投過林玉鳳,是惟一一次沒有投給學社。」

「當時心諗吳、區一定入到,不如試下可否推到新人進立法會。佢第一次參選真係俾到一個希望大家,吸到好多文化人嘅票,我諗這些人也不是不支持學社,只是太多年了,大家真的渴望有新聲音。」

2009年立法會選舉,以「爭氣」為號召,林玉鳳挾學者、知名時事評論人等優越背景,首次以「公民監察」名義組隊參選。班底有公務員、藝術工作者、教師、NGO工作者,代表著澳門新一代中產菁英階層,強調公民參與、推動民主社會建設,加上令人眼前一亮的文宣攻勢,旋即成為當年選舉的焦點。但最終一哩路,還差2500多票才能拿到議會的入場券。 

666

選前爭氣選後失望

那年,即使有不斷的抹黑攻擊、路線相近的勁敵,但學社仍然以史上最好佳績,27448票一口氣拿下三個議席。投給「公民監察」的5329票當中,亦包括阿信的一票,但他說對結果不太失望,至少學社大勝、陳偉智當選。真正令他失望的是,當日的「澳門需要改變,澳門人要主動爭氣」再沒有下聞。

「就算入不到立法會,還有很多事可以發聲,但一點也沒有,謝晒!澳門政改的時候,澳門人需要你,你去左邊?澳大搬到橫琴後發生咁多事,有無出過聲?就算是鎅票,也要交些功課。」

選後「公民力量」每月舉辦圓桌會議,起初阿信也有出席,但觀察了些日子就無再參加。

「會上有邀請嘉賓,也有朋友提出很多意見,但最後都無法變成社會議題,看不到後續跟進或施壓點。就算他們有向政府交意見書,也見不到成效,那即是唔work啦!中間路線已經唔work,睇下最近香港立法會補選就知道。對住一個獨裁政府,你還以為可以用愛與和平感化嗎?講道理少些批評,唔係我地選出黎,這些特權分子點會聽你講?」

搏一搏!立法會需要新火花   

2013年選舉重新「歸隊」,學社分3組出戰,像很多支持者一樣「自動配票」,阿信很快便決定了票歸何處。「當時估吳國昌、陳偉智已經夠,Jason機會微,無謂浪費,自然就投給剩下的一組。我欣賞區錦新和蘇嘉豪都很敢言,特別是蘇嘉豪有魄力、也有行動力。」這一年選舉策略失敗,學社失了4千幾票。 不是輸給別人,而是輸給自己。

如今原本以老帶新的格局變成分家收場,算是緊貼社交網絡,也有留言罵戰,阿信說局外人看難搞清楚誰是誰非,只能無奈接受。渴望打破澳門政治被建制壟斷、一池死水的困局,阿信繼續搏一搏的精神,直言2017年選舉如果真要「救」的話更傾向「救」年青一邊。

「立法會需要新的衝擊、新的動力和火花,起碼有個人挑機駁番啲歪理,讓市民睇到議會的荒謬,社會需要更多人覺醒,相信還有好多澳門人不知道澳門原來有官委、間選,政治結構才是最大問題,就算12個直選全是泛民,在立法會都不過半。要再來一次政改,廢掉官委、間選。澳門人要改變,至少要有這種覺悟。吳區的方式似乎無乜進步,連對特首『民間公投』也這麼保守,只有一班後生在撐著。以老帶新當然是最理想,但唔夾都無辦法。年青人的確未夠成熟,也可能會犯錯,但如果唔俾機會他們犯錯如何成長?」

「澳門人自己也要負責,香港發生嘅事可能好開心剝花生,但對自己地方嘅事合埋眼,新聞唔想睇唔想聽,除非燒到自己身上先會出聲。點樣改變呢種疏離?要靠新一代嘅智慧和魄力,多點嘗試,議題反應要再快些,出拳要再中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