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二〇一七,票歸何處? / 論盡紙本
擾釀兩年多的「新澳門學社」新舊派終於分了,但缺了分手的藝術,只餘一堆糾纏不清的是非曲直、甚至是負資產。民主旗艦分家,對原有支持者而言是否等於多了選擇?潛在對手是否多了一分勝算?明年再戰立法會選舉,支持民主開放陣營的選票會繼續蒸發、變成廢票還是含淚投票? ◈ 每月一號出版 定價:MOP$5 / NT$ 45 售賣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ads@aamacau.com

老馬無火新派迷失 70後:惟有含淚投票

#036 二〇一七,票歸何處? / 論盡紙本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6年04月16日 14:14

「要鬧要分要劃清界線,現在已經分晒,那究竟做過甚麼?」不滿舊人食老本,Eric對學社新派意見更大。「講完反離補已經沒有甚麼可以再講,現在是議題最多的時候,衣食住行醫療十幾樣,但打出過甚麼議題?作為社運「至少要抗爭一下令官商霸權感受到壓力,為不公平發聲, 但現在連這也做不到。只是在網上打下飛機,發幾篇文就算,存在感真係好低!」 

明明仲有一團火,70後Eric自嘲一樣係「澳豬」,「澳豬的核心價值就係自私、自保。澳門街走到咁前、見晒樣,可能要負擔一定政治成本,影響到生計,現在大環境比回歸初期更差。」 快到不惑之年,做點小生意,Eric說雖然希望更多人明白公義,但已無可能走到台前,只能在能力範圍內做可做之事。作為學社支持者,他對新舊派黨爭是既心灰又肉緊。

153478958054547_672609466141491

新不如舊

「舊人已經開始不接地氣,似香港民主黨食老本,上晒神檯,係咪下屆都夠票做埋呢份工,漸漸無晒衝勁。一個似學者,一個似為生藩服務,唉……真係好心灰。雖然係咁,但至少佢地都知道自己要做乜,識得維護番自己嘅基礎,未至於關鍵時刻唔做嘢。新派好似仲迷失緊。」

「老馬無火,多講民生少講民主,我反而覺得佢地好了解民情,做番一個適合自己位置的選擇。穩陣求安全,確係少了進取,但不可抹殺他們以往為澳門做嘅貢獻。人老了就有不同階段,無得嘈佢地,不能太苛求,無可能要求人地60歲做到好似20歲咁。精明的選民當然希望有年青、有新思維、更有行動力的人去表達,但現在連佢哋都好似變晒老人家咁。」

「一時青動、一時彩虹、一時就博彩,個個成員都有個會,一盤散沙,學社好似已經唔再重要。如果連參選嘅共同目標都無埋,遲早散晒。 當然,沒有學社澳門也不會塌下來,但就算分開搞,也要見到社會成效,不是自high完就算。」 

歷史包袱

內部黨爭變成八點檔肥皂劇,網上口水戰過後,元老出走另起爐灶,令新派落得一個罵名,但Eric認為歷史包袱不是問題,打不出議題、行動少、質與量俱未達標才是致命傷。「 澳門人好善忘,只要做多幾次有影響力的行動,那些爭拗已經唔記得晒,選民係睇實績。激唔激不是重點,以現在的公民質素,激反而無市場,最重要係有效。咁多社會問題,不用太政治化,將民生議題做好些,中point已經可以吸收到政治能量。冇做就冇曬存在感,激唔激無人會理。就算打不入主流媒體,也可以係fb洗版,年長的看不到,後生也會睇到,現在是甚麼也感覺不到。 」  

含淚投票 

明年立法會選舉又到,Eric坦言心淡,「一係蛇齌餅糉,一係鄉親,一係出來(界) 票 ,所謂反對勢力又係得那幾個品牌,咁咪變成含淚投票。如果無新人合格,惟有含淚,有一個肯為選舉做番啲嘢嘅人,好過完全無。其實鄭明軒好有潛質,澳門人會buy,再努力些,可能佢哋會突然諗通。」 

即使再含淚,Eric說他的一票也不會投給所謂開明建制派、或者要得到中聯辦祝福的參選人,「早收三日風,爭取扮成功!一係小罵大幫忙,一係要睇松山腳覺得無問題先會出聲,到喉唔到肺,肯定不會考慮。呢種選擇性,不會觸碰核心問題,也不會真的動到利益板塊。澳門人唔蠢,一係你有著數,一係你有做嘢,兩樣都無的話無可能選到,唔係講兩句抽下水就得。今日你鬧路環超高樓,但當日石排灣換地、聯生工業村變金峰南岸又唔見出聲,只係得學社會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