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二〇一七,票歸何處?論盡紙本
擾釀兩年多的「新澳門學社」新舊派終於分了,但缺了分手的藝術,只餘一堆糾纏不清的是非曲直、甚至是負資產。民主旗艦分家,對原有支持者而言是否等於多了選擇?潛在對手是否多了一分勝算?明年再戰立法會選舉,支持民主開放陣營的選票會繼續蒸發、變成廢票還是含淚投票? ◈ 每月一號出版 定價:MOP$5 / NT$ 45 售賣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學社分家老社員痛心 區錦新退社有違政治倫理

#036 二〇一七,票歸何處?論盡紙本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6年04月16日 15:15

本身是新澳門學社元老、直選議員區錦新2月終於遞上退會信,正式與學社「割蓆」。有資深學社成員認為,區錦新要另起爐灶並無不妥,但現是只是留書一封就離家出走,做法兒戲亦有違政治倫理。「作為一個資深議員,做事如此不負責任,怎向選民交代?以後還有否公信力?號稱民主派議員,都不尊重民主選舉,日後仲點打民主派的旗號? 」

他認為,區錦新的議席是2013年代表學社出隊參選所得,有些投票給「民主新澳門」的選民,並非只是支持區錦新,更多的是支持學社的理念,還有其他候選人。既然他有份代表學社出隊,成功當選後就要履行與學社之的協議,並代表學社的政見參與議會工作。但現時區錦新享受著議員優厚待遇留書一封離家出走,並將議員辦獨立出去,不再向學社上繳薪津,難免讓人覺得是「打完齋唔要和尚」。當年學社目標就是為了參選而生,他質疑議員辦與學社「分家」有沒有問過全體社員,「他不再需要學社,不代表我們不需要學社。」

他舉例,香港湯家驊亦是因為不認同公民黨的理念而退黨,但他同時亦辭任立法議員一職,再牽頭成立智庫「民主思路」,這樣才符合政治倫理。區錦新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公眾人物,退社的同時亦應辭任立法議員,才能向選民交代。

2015-09-12_18-09-55

元老更應顧大局

即使新舊派有多大分歧,他相信大家的目標仍然是一致,眼見學社多年來經歷過不少風風雨雨和打壓,靠著議員的堅持好不容易佔有一席之地,得到市民認同。原本2013年選舉慘敗之後更應總結經驗,顧全大局,但最終結果不但失望,更是痛心。 「作為長輩,睇到後生一輩有不當、不成熟、甚至令大家激氣的地方,就更應該努力參與學社的工作,嘗試教導、提攜,多點包容。但我哋似乎睇唔到區生有這些動作,只見到他有很多抱怨、不滿,然後一走了之。」

該成員認為,就算有多大矛盾,既然年輕人透過選舉成為領導層,作為資深議員及學社成員,應以身作則尊重民主制度,「點可以輸打贏要?見到意見同自己唔啱就退社,呢個唔係成熟的態度。」

年輕人不能食老本

現時香港民主派已準備好向年輕人交棒,這次區錦新退社,但民主派的大旗手吳國昌仍留在學社。他認為,吳國昌在議員多年有豐富經驗,亦不遺餘力地推動澳門民主發展,若果他明年仍代表學社出戰立法會選舉的話,應該要考慮是否退居第二候選人,提攜年輕人上前線,並作為資深議員的身分推動學社年輕人參政議政,保持議會內外都有扎實的抗爭能力,做好傳承交棒的工作,將會更受人尊崇。

但他指出,學社少壯派亦要及早作好最壞打算、最好準備,不要寄望可以「食老本」,以為可以依靠學社過往積累下來的威信,以及兩名議員的餘蔭。「年輕人應該以年輕人的方式闖出一條屬於年輕人議政的前路。」他說,萬一吳國昌不再代表學社出選,年輕人亦要盡快組隊,提出迎合年輕人的政綱議題,吸引年輕選民的支持。即使最後一席也沒有選上,仍可以做好街頭抗爭,以及在議會外監察政府,積極裝備和磨練自己,準備好再一次的選舉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