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腎腎地」生活藝文爛鬼樓

患難見真情

我的「腎腎地」生活藝文爛鬼樓

文:陳汶燁

時間:2016年04月12日 22:22

之前落筆寫的七、八篇「腎腎地」裡面,有很多篇幅著重在我發現患上慢性腎衰竭和如何治療的過程,其實想來頗嚇人,因為當初建立這個欄目,目的是希望引起讀者關注,明白現時有些疾病並非如我們所知的只屬遺傳性那麼簡單,沒有遺傳亦有患上的可能。不過經過自我檢討後,覺得若大部分篇幅都集中在介紹疾病徵狀,然後不斷寫出嚇唬讀者的文章,某程度上與我本來的期盼有點本末倒置……所以接下來的幾篇「腎腎地」將以心路歷程分享為主。

有留意本欄的讀者,還記得我曾提及,當瑪麗醫院證實我患上慢性腎衰竭、一輩子要依靠血液透析維持生命之後,我一個月沒說過一句話這件事嗎?最後也是靠遠在澳洲定居的姨母,引用聖經上的一段文字將我從絕望深淵拯救過來,自此我絕不容許有任何負面情緒影響自己,即使遇上感到難過或憤怒的人和事,都會轉換角度思考或平常心處理、面對,盡量放開懷抱,因為直到今時今日我仍然深信,樂觀和正面的心態比起服藥打針來治病更重要。

無可否認,要真正做到坦然面對存在一定難度,中間必定有一個過程,過程中如何選擇將會影響日後個人心態,而心態又決定境界,所以這個選擇是非常重要的。

未患病前,工作關係我認識不少來自社會各個階層人士,手機電話簿裡記錄了大量他們的聯繫方式,當時內心難免有飄飄然的感覺。坦白說和他們其實並非深交,純粹因工作需要,大家才會『熟絡』而已。患病後體力問題,頭一年工作必須完全停止(緣於力不從心,過著活動一小時要休息兩小時像日本超人般的生活,如果深入了解我的情況後,試問哪家公司機構願意聘請我?)這意味著我不能再像過去般在前線工作。我們常說「澳門街好細,街上碰到的人總覺得熟口熟面」!好了退下火線,沒多久消息便會通天,到時所謂的『朋友』還剩下幾個?事態發展至此已經心裡有數!遺憾這又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套用我們這一代人常說的『認真,你就輸了!』是最貼切不過。

告訴大家這件事,並非要將你們的情緒牽引到負面層,後續要告訴你們的是,世界有反必有正,藉著這個病我反而看清了哪些是我真正的朋友(即使我們不常見面都好)哪些不是!記得當日決定前往香港治病時我走得異常匆忙,除家人外,在朋友裡面隻字沒提。在港入院後更要全天候被監督和靜養,終日躺床不準落地,手機關掉,上網欠奉。直到出院前一個星期,開手機再上網,才發現很多朋友在臉書的私人通訊聯繫我,問我怎麼像人間蒸發似的,一點消息都沒有!讀了近廿個訊息後,在有限精神下我打長途電話給一位找得我最要緊的『幸運兒』,電話接通一刻當然要被對方先駡個半死,接著我便簡單解釋消失原因,弄明白來龍去脈後,朋友說:「你知道嗎?你出事前幾天晚上睡覺時我夢見你,卻是一個很不吉利的夢……疑惑了好幾天,忍不住要打電話給你,結果你關機了!我再撥打給另一位朋友,想向她打聽你是否發生什麼事,她居然不知道,同樣打你手機又找不到你,我們快瘋掉了!」回澳後,身體狀況穩定了,便約那位「找我找到差點要瘋掉」的朋友出來見面,提起我失蹤的這段期間,居然還有朋友問她:「燁是否死了?你直說啊!我接受得來!」

告訴大家這些往事,並非要證明這個社會世途有多險惡或有多現實,而導致彼此失去相信朋友的心或互相猜疑,我只想說,時間可沖淡一切亦可證明一切,真心待己的人只需憑藉一件事便輕易看出來。或許,我因這個病而失去很多『朋友』,不過將關係建立在『互惠互利之上』明顯不是真心的朋友。

在我而言,朋友不需要太多,所謂「知我者希,則我者貴」,一生能有一、兩個朋友明白自己,在困難時願意伸手扶一把,已是幾生修來的福氣。面對生活我們不需要絕望,每天睡醒後仍能看見藍天,看見最美好的人和事,能和朋友們溝通交流,用心守護值得被我關心和疼惜的家人朋友,已是我最開心快樂的時光。(13)

謹以此文,獻給在我人生經歷最低潮時,願意待在我身邊陪我走過一關又一關的好友們!

註釋:「知我者希,則我者貴」出自【老子・道德經】第七十章:「吾言甚易知甚易行」裡其中一句,原意為「能知曉我所說的道的人已經很少了,能實踐道的人更是鳳毛麟角。」在本文裡引用這句話,是借寓「了解我為人的人不多,如果其他人能藉我的經歷以身作則將更為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