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腎腎地」生活 / 藝文爛鬼樓

心路歷程(PART 2)

我的「腎腎地」生活 / 藝文爛鬼樓

文:陳汶燁

時間:2016年03月22日 14:14

承接上一次跟各位分享患病感受的內容,為避免發生「上文不接下理」,使PART 2能涵接得到,落筆前重溫一次。閱讀後發現上次的分享我用了一個很溫暖、很正面的寫法作結……不是說這樣子不好,何況我寫的全是事實!不過如果換轉我是讀者,我會想:世上有些事情真的如筆者所言,或似文章內容般,只須三言兩語或寥寥千多字,就能從困境走出來,甚至將問題解決?

假設真的有讀者產生了類似疑問,我將會非常高興!至少證明讀者們真的有注意,值得給予掌聲吧──但請緊記!這掌聲並非獎給我,而是正在閱讀我這篇文章的你們!因為你們可能會因為我的親身經歷而開始注意自己,以至家人和朋友們的健康!事實上,因為我本身是腎友,所以才用慢性腎衰竭這個病和各位分享當中的苦與樂。不過更重要的一點是,現時不論任何疾病或慢性病,甚至癌症都有年輕化趨勢,腎病只是眾多疾病裡的一個例子而已,我更希望的是大家能對自己的身體關注得更多,明白沒有健康的身體,手上擁有更多也是枉然。

身心健康對增強自身免疫能力,都市人以正面情緒面對逆境

身心健康對增強自身免疫能力,都市人以正面情緒面對逆境

好了,回歸重點!沒經過重病煎熬、然後再靠自己站起來,真的很難明白箇中滋味!透過寫文章方式向大家訴說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在現實生活中,卻要以「年」作為時間單位!明顯整件事要心理和生理上完全負荷得到,需要很長的時間去習慣。

首先,我要為自己定位!我雖是一名重症病人,但我從不會將「重症」兩個字鑲嶔在身上形成無形枷鎖,加重自己或家人心理和生活負擔;亦不會藉此向其他人取暖,我不需要家人或別人的過度呵護、保護,只希望所有人能以平常心對待我。其實只要是血肉之軀,都會有生病的時候,我都在生病,只不過病情比一般人重,治癒之路較漫長而己。反過來,個別病人剛開始時接受不到,思想上很易「鑽牛角尖」:例如在頸項插臨時管時照鏡覺得自己像「天線得得B」般有條天線豎出來,難看死了!換上長期管後因為鎖骨有外置物覺得自己似妖怪!好了,好不容易去到可以用手打針洗階段,又因為廔管漸趨成熟而造成手臂上部分位置隆起、太多針孔傷口而怕被人誤會!由此可能會認為患上這個病及做相關治療的自己「不正常」!在我來說什麼叫不正常?精神出問題,在街上持刀亂砍人的就叫不正常嗎?我只承認自己是一名患上較重疾病的病人,不能將患重病和「不正常」掛上等號!

當初入腎室,該個洗腎班次裡全部病人中年紀最小是我,所以過程中總有醫護人員在我身邊,藉聊天做腎病的衛生教育,或藉此了解我的心理狀況。而當時心情真的超糟糕!首先我卧病在床時家人已寸步不離照顧我,出於理解,期間他們面對我的無理取鬧、情緖低落時,不會對我有任何抱怨或負擔包袱等感覺,自此不論我在洗腎初期有任何不適或情緒問題都好,我堅持不帶這些負面垃圾回家。當我逐漸適應洗腎生活後,為了讓時間易過,我仍在用鎖骨長期管時,會帶些模型、拼圖等費時的玩具回腎室,乘洗腎的四個小時裡拼砌,好打發時間。直到我開始用左手打針洗腎,剩下一隻手做不了什麼,唯有躺在床上看電視。一路下來,看過「忍者亂太郎」、「奇幻魔法旅程」、「櫻桃小丸子」和播放中的「妖怪手錶」。看了那麼多,現在反而真的迷上「妖怪手錶」,覺得裡面的妖怪非常可愛!

這種以前不留意且「細微細眼」的事,讓我想起很多。突然想到現在停下來好好休息的感覺,是我過去十年終日營營役役地工作時沒發現的!以前總覺得有些人和事的存在是理所當然,甚至認為不去留意或關注他們的存在沒什麼大不了,更不會有任何影響,但有些美麗的風景錯過了就永遠不會回來。

記得有一次,在看「妖怪手錶」時忍不著笑出來,剛巧一名年紀較輕的護士經過我身邊,知道我因為看了卡通片而笑後,奇怪地問:「嘩!怎麼你的笑點如此低?」

我看著她反問:「笑點那麼高幹嘛?笑點太高,生活裡很難找到讓你開心的事喔!」

這也是我自患病以來一直強調的:不要對事情過於執著,嘗試將自己對一些人和事的看法放輕一些,避免小事放大,這樣就不會加重自己的心理負擔,思想也不會鑽入死胡同。

以前但凡有人知道我需要洗腎,在我面前少不免婉惜一番:「什麼?要洗腎嗎?真可憐!還那麼年輕……以後幾十年人生流流長……怎過下去?」這些說話仍可接受,試過聽過一句最難接受(對方也是自己家人!):「(語氣自以為是地)你別再裝了!你的內心根本不如表面般堅強!你們這些人很可憐,你能如此樂觀嗎?我才不信!別再裝堅強了!」

我衷心想說:「對不起,可憐的並非我們,是你!因為你什麼都不懂,永遠只活在自我為重心的井底世界裡!」當然這些話我沒即時說出來,一來對方不覺得自己失言,二來這種人沒資格明白太多!所以患上這個病到底是好是壞呢?完全憑自己如何看待!對我反過來是好事,至少上天在我人生最忙碌的時候,讓我因這場病而停下來,好好地重新審視人生,回想初衷。

個人認為,現時都市人患上癌症或慢性疾病,除本身的家族遺傳、食物、環境和空氣會有影響外,情緒也是其中一個因素,思想正面亦非常重要,可增強身體免疫力,我們常說「預防勝於治療」,思想正面確實比生病後食藥打針治療更有效。

不經不覺入腎室差不多兩年,當中曾發生的人和事點滴在心頭,明明已經過了很長時間,感覺上仍似昨日發生一樣!現在除了一個星期回去三次以外,日常生活基本和一般人無異。雖然治療的路漫長,至少已在我前進的字典裡刪除「艱辛」兩個字,未來我會努力地繼續走下去!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