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不忍放開的手──澳門外僱孩子的成長和困境論盡紙本
成長路上,有父母的照顧和陪伴,看似必然。但對外僱的孩子而言,長年分離才是註定。近年澳門收緊了外僱子女臨時逗留的申請門檻,為了一家團聚,不想錯過孩子的成長期,有台灣媽媽毅然決定舉家搬到珠海,只為周末能讓孩子多見爸爸幾面;有菲籍小孩卡在制度的狹縫中,長年過著「太空人」的生活,徘徊在澳菲兩地,無法正常上學。即使移工有經濟能力應付孩子在澳門的生活開支,但一條死命令下來,有的家庭仍被活活拆散。 ◈ 每月一號出版 定價:MOP$5 / NT$ 45 售賣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他鄉?吾鄉?流落澳門的藍卡孩子

#034 不忍放開的手──澳門外僱孩子的成長和困境論盡紙本

文:阮子卉、葉瑋玟 (實習記者) /梁惠施 (實習記者)

時間:2016年03月4日 11:11

0A6B8382

Aurelio跟小兒子

Aurelio跟小兒子

現職西餅師傅的 Aurelio在澳門居住了廿年,早已在這裡組織家庭,落地生根,三名子女憑藉父母的工作簽証 (藍卡),趕及在澳門改例前以家屬身份合法在澳門逗留和讀書,算是較幸運一群。澳門的生活費高昂,養一個孩子已不容易,更何況是三個?而且外僱孩子無法像本地學生一樣享受各種政府補助,但對Aurelio來說,沒有甚麼比一家人能夠在一起更珍貴,物質生活只是其次。 試過分離,亦令這些沒有身份的孩子更珍惜,只有努力讀書才能改變他們的命運。  

Aurelio有半生時間都在澳門打拼,他早已當澳門為家。「我愛澳門,我會自稱是澳門人,反而對菲律賓的記憶開始模糊,有時連家鄉某些地方都忘記了。相比起菲律賓,澳門對我來講仲係有點凍,但相反孩子們在澳門出生成長,住慣了,反而覺得菲律賓太熱了。」

B

遙遠模糊的家鄉

子女們自小在澳門長大、接受教育,講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普通話、英語、葡語及菲語,在澳門亦有自己熟悉的環境和朋友圈。即使沒有一個被認同的身份,早已當自己是澳門人。「 他們的中文比我們更好! 有時他們不想讓父母知道對話內容,竟然會以普通話交談 !」
 
「有時帶他們回菲律賓探親,也嚷著何時才可以『回家』。如果將來要重返菲律賓,孩子一定會不適應。」Aurelio曾為孩子申請過三次居留權,但都不了了之,至今未有下文。「澳門的社會制度相對完善,凡事有法律保障,至少我可由正常途徑得到穩定的工作,過穩定的生活;但在菲律賓,制度較落後,很多時候都需要用錢行賄才能做事。何況家已在澳門多年,當然希望可以繼續留在這裡工作,這也是為孩子們的未來著想。」

根據法例,一旦父母的藍卡被終止,孩子們也要跟著一併離開。前路茫茫,究竟將來一家人的命運如何,他坦言擔心不了太多,只能見步行步,唯一的盼望是孩子努力讀書,將來以專才的身份申請留下來。
  
危機感令孩子早熟

夫婦二人都要輪班工作,房租、學費、食宿開支樣樣都係錢。在無任何津貼補助下,在澳門養育三名孩子實屬不易,亦未有多餘的閒錢可讓三名孩子修讀興趣班,但對他們來說這些也不是最重要。 「雖然辛苦,但我地一家人可以團聚就係福氣  ! 」看著在一旁玩耍的孩子,Aurelio不其然露出安慰的笑容。

經歷過分離,他們明白到有父母陪伴成長並不是必然的事。小小年紀,Aurelio三個孩子已比同齡小朋友懂事早熟,最大的哥哥讀小學六年班在嬉戲間不忘要照顧弟妹及其他小朋友,對父母長輩的叮嚀表現聽話。Aurelio說孩子們乖巧懂事,在學校的成績亦名列前茅,毋須父母操心。

「藍卡孩子」從小知曉自己和家人未來居留權成疑,要面對多一份對未來不確定的恐懼和壓力,而這份憂慮冥冥中鞭策著個人的成長,成為他們前進的動力,只有透過努力讀書、出人頭地,才能見到改變自身及家人未來的曙光。

月入逾2萬 外僱老師也碰壁 子女逗留許可申請門檻高:
現行法律允許外地僱員為配偶或子女申請「特別逗留許可」,根據治安警出入境事務廳的網上資料,門檻並非只有「專業外僱」咁簡單,除了須向當局提交三個月的入息證明,還列明申請人須被確定為「具特別資格又有利於澳門特區」才合符申請資格,當局也會諮詢人資辦的意見。有社會人士反映,曾經有月入超過2萬的外僱老師或護士,申請未成年子女來澳方便照顧也不成功,可見這門檻並非一般專業人士可以跨過。
究竟當局的審批標準是甚麼?薪金水平要多高才能達標?會否考慮一些個案的特殊性,例如兒童獲得雙親照顧的權利或其他人道理由,我們曾經向保安司查詢特別逗留許可的申請條件,近年的申請和審批個案數量?以及近年的政策是否有變?但至截稿前尚未有回覆。據了解,以往當局也曾基於人道理由酌情審批一些特別個案,但數量少之有少,且須獲得行政長官特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