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腎腎地」生活 Life with kidney disease / 藝文爛鬼樓

» 一輩子的「生命線」

我的「腎腎地」生活 Life with kidney disease / 藝文爛鬼樓

文:陳汶燁

時間:2016年02月2日 10:10

又做手術!明顯十萬個不願意!不過心裡很明白,在手臂的血管裡造一條「動靜脈廔管」於血液透析而言屬遲早問題,是必須踏出的一步,大部分依賴血液透析的腎友不能拒絕!

雖說五月底才在鎖骨放入長期導管,至少可用兩至三年,歸根究底導管放入鎖骨時,整條長3-40厘米的導管有一半沿著體內血管路線,一直伸延至最近心臟的大動脈並連接在一起;另一半則在皮膚外露,在創口位置伸出,同時附帶藍色動脈管(出血)和紅色靜脈管(回血)兩條管子以便與透析機連接洗血。可見長期導管對人體來說屬「外露物」,即使透析前後,護士會用清潔的醫療用品將導管重重包圍封好,仍存有細菌感染的高風險。例如夏季時,導管的管口位置已被紗布和防水膠布封死,相關位置排不了汗,管口和週邊貼著膠布的皮膚立即過敏痕癢,此時絕對不能打開膠布塗藥,怕細菌經兩條小管子或創口位直接入血管;亦不能伸手搔癢,擔心用手抓,弄傷創口位便會出血感染。因此,除非病人由糖尿病併發成腎病或皮膚難以凝血等原因,一般來說,腎科醫生會安排腎友做「動靜脈廔管」手術。

鎖骨長期導管放入示意圖(圖片取自約網路)

鎖骨長期導管放入示意圖(圖片取自約網路)

所謂動靜脈廔管,是將嚴選的那節手臂,通過外科手術,將血管裡合適的動脈與靜脈接駁在一起,使之形成動脈化的血管通路,待通路完全成熟且膨脹到一定程度後,腎友可透過針刺穿通路進行血液透析,而這條新的通路就叫做「動靜脈廔管」,也是腎友的第二生命線,腎友終其一生都要小心保護。

和香港瑪麗醫院約好時間,七月中旬便回去醫院做超聲波,研究兩條手臂哪一節適合做動靜脈廔管。每次回瑪麗醫院,若單純回去抽血、照片或照超聲波,基本我會即日回澳。七月底,瑪麗醫院再次聯絡我,要我八月五號的星期二回去,準備第二天上午做手術。當天辦理好住院手續,負責手術的血管外科醫生向我解釋注意事項時,提及上次照超聲波的情況,結果顯示,我的血管先天比一般人幼,四節手臂僅左上臂的血管勉強適合接駁,成功機率為百分之五十!換言之,若開刀後發現同屬幼細血管而不能接駁,就會用人造血管代替。

鎖骨長期導管原貌(圖片取自網路)

鎖骨長期導管原貌(圖片取自網路)

醫生以左上臂的血管為動静脈廔管,故在關節動刀並留下疤痕。

醫生以左上臂的血管為動静脈廔管,故在關節動刀並留下疤痕。

漫漫長夜,躺在床上輾轉難眠,心裡反覆咀嚼醫生說的話,又想起自患上腎病以來,中間經歷留醫時每天三次抽血、在大腿放臨時導管,然後在鎖骨放入長期導管,到這一刻要在手臂動手術,前後不過五個月光景,常看著皮膚被割開再癒合,手術次數之多,已等於平常人幾年內或幾十年內的次數,我不禁嘆口氣:身體千瘡百孔沒關係,可我的意志力開始動搖,近乎崩潰狀態!除醫護人員外,試問誰喜歡經常進出醫院、三番四次被推入手術室動刀?可以的話,真希望大聲呼喊一句:「討厭死了!全都滾一邊去!別煩我!」接著將這段期間發生的事像玩飛行棋般擲骰重來,回到過去我未患病時的快樂時光……

隨著護士進來量血壓,將我由過去的快樂時光拉回現實……唉!做完這個手術,往後的日子如何呢?我不知道!因為接駁「動靜脈廔管」在整個血液透析環節裡,是進行到一半而已,術後還有傷口護理、如何保養好「動靜脈廔管」,以及針刺穿前廔管表皮位置清潔、拔針後如何止血,外加廔管堵塞的做法等一堆知識要學習,每次想起,兩邊太陽穴開始隱穩作痛……無論如何,自怨自艾的情緒對我的狀況百害而無一利,能夠治療意味我仍有機會生存下去,為了繼續每天醒來張開眼看見我的家人朋友,耳朵聽著喜愛的音樂,吃飽後很滿足的幸福感覺,再辛苦我都要撐落去!(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