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輸給雨藝文爛鬼樓
當身體一種感官關閉了功能,另一扇門打開了,以文字來觸感世界。

不要被別人界定了你的形象

不輸給雨藝文爛鬼樓

文:阿添

時間:2016年01月12日 15:15

彈琴的手(網絡圖片)

彈琴的手(網絡圖片)

上星期發表了一篇名為 「停留在原點的樂團」 的文章,這個星期想延續和大家探討一個問題,究竟你想在別人心中建立一個什麼的形象?

英文有句說話: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意思是指不在那個地方的人,好久不見就不會再記住,或指眼不見為淨的意思。

首先我要感謝我在香港一起協作的隊友們和工作夥伴們,我來了台灣幾個月,他們還沒有把我忘記,置之不理,有些明明完全與我無關的活動,在 Whatsapp 裡我總會無緣無故多了一個群組出現,一些訪問裡又會提起我,然後又間中打電話給我報告現在團隊們的近況,有人又主動給我接工作,讓我在這邊都可以賺香港錢,亦間接顯示了我在團隊中的地位和他們對我的重視。

適逢前陣子蘋果日報訪問了我其中一個團隊,團隊裡由視障和健視朋友組成,原則上這篇報導除了有些資料上的錯誤外,其他要帶出的訊息都是我一直想帶出的; 但看完後我第一個感覺是 「家醜不出外傳」 ,第二個感覺是有些事情可以不用說得太白。

這篇報道大概是說有一隊傷健共融的樂隊,然後就簡介樂隊由來,再逐一介紹樂隊成員背景等等,但有些辛酸無謂直白的,例如佈道裡說一路以來有人因着我們是傷殘人士,以給我們機會的藉口叫我們接免費 show 做慈善,他將最近接的那場免費 show 所有細節都公開,只欠公開機構名稱而已,但知道內情的圈內人不難猜到是誰做的好事,然後又直接道出大眾要記得我們的音樂,欣賞我們的能力,而不是記得我們是傷殘。

如果我人在香港,肯定不會讓大家接這場 show ,報導裡就不會多了這段文字吧。 報道刊登後,有成員跟我說的確是多了別人的關注,有人主動對他們表示安慰,更換來了幾場可憐 show 。

本來一個宣傳自己的機會,反之因為不懂得將適當的說話套用在適當的傳媒身上,變成又換來一個被人可憐的機會。 現在我的理解是,有一隊由視障和健視人士組成的樂隊,他們很努力,但每次都被當做免費 show 的對象,音樂質素只是其次,很可惜,所以現在就借著把事件公諸於世。

這樣不只會損害樂隊對外的形象,更擺脫不了受到可憐和被當扯線公仔的命運,身價變得更低。 有些說話可以輕輕帶過就算,不如花點時間講講自己怎樣製作音樂,大家怎樣協調,當中隨便舉出一兩個困難說說,一兩個就夠,又可以想出一些大家會有興趣知道的問題,當你說話頭頭是道,你會發現,誠意和質素大家是會看到的。

當別人知道盲人做音樂,就一定想起彈琴,想起唱歌,然後不期然地想起萧煌奇,想起《你是我的眼》,然後就叫你即席試唱。 遇到這些情況,我多數會用千萬個理由拒絕他,因為我不想被定位我的形象就是類同的,況且盲人不是只會唱盲人的歌,而我亦不覺得我唱《你是我的眼》會有多感動,有多動聽。 你必須清楚你想讓人看見的形象是什麼,例如你比較憂鬱,唱勵志正面歌沒有感覺,就不要勉強,反正出來效果不好,最後影響的只會是自己,我們在外貌和衣著上可以包裝的空間已經比別人小,不如就努力在自己要做的那一個項目上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形象,我做音樂,我就唱好我的歌,彈好我的琴,做好我幕後的編曲、混音工作,當你與其他人有所不同,別人提起來就不再是片面地指著你的傷殘了。

(阿添: 最 「廢」 的 「偽」 文青。)
Email: [email protected]
Website: http://www.pianointhedar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