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教育不是一盤生意論盡紙本
▧ 封面專題 審計報告揭開了教育資助的黑洞,但在一個個訪談中,令我們感到最恐怖的不是人性的貪婪,而是一種「資助後遺症」正在各行業複製。當政府大灑金錢,學校為了申請更多資助,辦更多活動、計劃,老師亦要寫更多報告,行政工作令本應投放更多時間在教學上的老師疲於奔命,情況與年初我們曾經報道社工的困境驚人的類同。派,真的沒有代價嗎? ▧ 藝文爛鬼樓 玩音樂生存記:電子音樂科學家孟奇、全職獨立音樂人Lobo、LMA主創人鄭志達 超越凝視:觸感藝術的核心價值 ▧ 綠色生活:《海洋塑化記》 ▧ 人物專訪:煮一世咖啡 ▧ 城牆之下:傳承 ◈ 每月一號出版 定價:MOP$5 / NT$ 45 售賣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傳承

#032 教育不是一盤生意論盡紙本

文:陳斑妮

時間:2015年12月12日 11:11

神像製作除了技術,還有運送﹑放置以及與信仰溝通的空間問題,一般工藝完全不能相比。

神像製作除了技術,還有運送﹑放置以及與信仰溝通的空間問題,一般工藝完全不能相比。

曾老闆認為工藝要傳承便必須把所有工序記錄清楚,妥善保存。

曾老闆認為工藝要傳承便必須把所有工序記錄清楚,妥善保存。

工業革命後流行大量生產,加上進口貿易﹑土地壟斷等等議題交織下,人們的消費習慣﹑生活節奏甚至心理需要都已今非昔比,只剩下我們對小型行業與傳統工藝式微殞落的慨嘆,然後盼望老師傅的兒女能接手經營,讓技術流傳下去,然而,曾先生的訪談卻提醒我們,工藝傳承的重點不是在於人,而是「故事」。傳承的工作不一定在於工藝師,而是「記錄」。

神像雕刻於2008年6月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神像雕刻於2008年6月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每個神像都有祂的故事

「就算用機器製作也好﹑設計也好,都是你要把資料拿給他,這一點很重要,工藝也是一樣,所以我跟文化局也談過很多次了,傳承的重點不是人,最重要的是故事。比方說,這裡放出來的佛像每一件都很普通,平常人可能覺得沒什麼特別,但行內人就能夠把故事告訴你:你看這個彌陀菩薩,跟那個天后娘娘,根本就是兩個不一樣的造型和工序,就我們來說,即是出自兩批師傅之手,這一批是做廟的東西,專業一點,那一批是做道教或是民生工藝,神像的結構和形態沒那麼講究。」曾先生指向店內並列整齊的神像解釋說。

工藝傳承就是傳承故事

得知了每個神像的外形和製作步驟各有不同,也不代表你能夠領略到「傳承」的意思,曾先生拿著一尊木頭的佛像放到我眼前,給我把祂拆開,一下子令我眼前一亮,因為我連神像能夠被解體也不知道,他再跟我講明說:

「好像一塊木頭那樣,不要皮﹑不要心,紋理怎樣接駁都是一種學問。你看這個觀音,是整個做出來的,但我告訴你廟裡面的觀音,那些配件﹑建設是可以拆出來的,功夫比較難。如果是工藝品,不會那麼講究,做出來,誰覺得合誰就買,但廟那些,他們有一定的規格,有一定要的要求,現在我們談傳承,就是談這個。」

擅長做不同工藝的師傅合作製成一座神像的不同部分。

擅長做不同工藝的師傅合作製成一座神像的不同部分。

每個神像的製作背後都各有工驗,各有故事。

每個神像的製作背後都各有工驗,各有故事。

工藝不是一個人的事

一塊木,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做法,也可以把它做成藝術品﹑裝飾品,但談到佛像,經歷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以及很多大師的流傳,背後其實有一套很嚴謹的傳承方式,因此要做好一尊佛像,就會找最專業的人做他們最專業的那部份,佛座跟佛身可以出自不同師傅之手,再把他們合起來。正因如此,曾先生強調:「工藝不是一個人的事,而是一個團隊,要大家互相配合。」

「以前的工藝先要有概念,再一步一步做出來,過程中很多功夫可以交給二手﹑三手的師傅去做,但現在都沒有了,變成大師傅要完成所有功夫。好像以前設計造型,大師傅先定形,其他的步驟﹑層次給下一手慢慢接手來修。外形大致修好了﹑固定完成了,可以再找下一手慢慢把線條加深﹑鏟平或者磨滑。」

曾老闆拆開神像,介紹背後複雜的製作過程。

曾老闆拆開神像,介紹背後複雜的製作過程。

曾老闆拆開神像,介紹背後複雜的製作過程。

曾老闆拆開神像,介紹背後複雜的製作過程。

記錄就是傳承工具

現在的社會環境,沒有像以前這樣的工藝生態,但曾先生認為這樣不代表沒法傳承,反而應該在東西縱然即逝做好準備功夫—也就是「記錄」。

「傳承不是說我怕沒有了這一批人的存在,而是沒有了這些『故事』,因為這些都是手藝,這些功夫任何一個拿刀的人都可以做到,只要他知道那個目標﹑那個要求,功夫自然熟能生巧,所以我也跟文化局說:『你不用擔心,最重要是做好記錄。』」

今天談傳承,我們只會想著「後繼無人」,畢竟能當上工藝師也要講天份﹑講時機﹑講運氣,但曾先生提出的「記錄」,反而解決了我們當代人遇到工藝失傳的迫切性問題。

「你叫他們雕出來,他們每一個都可以做到,但是為什麼要這樣雕?高一點﹑低一點可以嗎?為什麼東西要定在這裡?你先要明白了所有故事,學懂了,你將來要怎樣發揮是你的事,你要不要跟著傳承也是你的選擇。」

工藝不是創作,沒有天馬行空的想像,講究的是配合需求去解決問題的實用性,包括一尊佛像放在廟裡能否跟信徒好好溝通,祂的神態﹑頭的斜度﹑尺寸等都是要求。

「這個就是傳承,你把這個工藝完完全全的保留下來,你怎樣去利用就是別的事。因為這些都不是創作,這只是手藝。」

當曾先生把佛像一尊尊拆開,從木頭﹑上漆﹑貼金﹑運送方式﹑放置地點水平線等都細細敍述給我聽後,我明白工藝傳承並不是前輩把技術傳給後輩那麼簡單,磨練技巧固然重要,但在東西流失以前,完整記錄才是關鍵。

「我現在才明白傳承不簡單。」

「因為之前你都以為一個人做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