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異郷人論盡紙本
走進全澳最大的外籍移工族群,很快發現他們陽光、自信的笑容,驚訝於他們的團結和互助精神,全澳菲裔移工有超過2.3萬,不同類型的團體竟多達77個!然後再被一個個故事感動:有堅持十二年不加價的良心麵包店,有團體開辦課程讓移工在澳門免費進修,有菲傭為了照顧僱主家中的婆婆學急救和按摩。他們愛音樂愛熱鬧,經常在南灣湖邊、在沙灘辦活動,不但為了聯誼,更重要是互相陪伴,不想同鄉辛苦賺來的錢在賭場斷送。 ◈ 每月一號出版 定價:MOP$5 / NT$ 45 售賣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ads@aamacau.com

菲傭:我們也是人,也有對生活的嚮往

#030 異郷人論盡紙本

文:論盡採訪組、阮子卉/攝影:梁惠施(實習記者)

時間:2015年10月21日 11:11

菲律賓堪稱是世界最大勞工輸出國,目前有超過1050萬菲律賓人在海外工作,平均每十個國民便有一個到外地打工,移工匯返家鄉的錢佔全國GDP10%。每個移工背後都有一個辛酸的故事。

現時菲傭在澳門平均月薪約4千元,這對本地人來說,也許只是剛剛達到最低維生指數水平,但在菲律賓已是當地人三倍工資,足以供養一個家庭每月開支及孩子的學費。在我們的訪談中,有媽媽特意來澳打工存錢,為兒子張羅結婚費用、償還房貸;亦有移工為了在家鄉建一所更堅固的房子,抵禦強颱風吹襲。除了希望改善家人生活,他們亦很重視子女的教育,希望讀完大學有能力出國打工改變自己的命運,但基於種種原因,不少女孩還是會繼續上一輩的家傭之路。

不少菲籍移工眼中,澳門是親切、自由的地方,工作環境比新加坡和香港更理想。

不少菲籍移工眼中,澳門是親切、自由的地方,工作環境比新加坡和香港更理想。

低人一等?菲傭多臥虎藏龍

在菲律賓,每3個女移工便有2個做家傭。在華人眼中,讀到書肯定唔使做家務助理,但在飽受貪腐、失業率高企和貧富懸殊困擾的菲律賓,又是另一種境況。年輕一代的菲傭學歷一般不差,高中畢業、甚至大學生都大有人在,高人處處。家傭 Rommi 告訴我們,來澳的菲籍家傭大多在家鄉擁有高等教育學歷,說得一口流利英文,當中更不乏大學教授、會計、護士、按摩治療師等專業人士,為了生計才出國從事勞動性質的工作,但手持的學歷比分分鐘僱主更高。

Rommi 在菲律賓擔任幼兒教育系大學講師,兼修讀護理碩士課程,但後來為了與家人團聚選擇來澳工作,但因沒有居留權,一直無法做回老本行。做家傭之餘,閒時為大學教授撰寫學術研究報告幫補生活。「好多人以為我們無讀書無學歷,其實來澳門打工的人都要有一定英文程度, 當中更有很多人擁有學士學位,甚至博士學歷。」奈何家鄉生活迫人,就算一份專業技術工作,人工亦未能讓全家糊口,不少人為了孩子的學費,才放下身段做家傭。

喜歡澳門人情味濃

事實上,這次受訪的菲籍移工大部分對澳門都有不錯的評價,在他們眼中,澳門是一個自由的地方。雖然人工比香港、新加坡低 ,但澳門的工作自由、環境舒適度、工作壓力相對較少,家傭可以選擇外宿,保持正常的社交生活,這都是他們傾向留澳發展的主因。

「我姐姐之前在這個澳門家庭服務二十年了,現在到我來接捧照顧,太太待我如家人一樣,平時都係一齊食飯,在家中亦有自己的房間。今年已經是我第六年在澳門,我好鍾意這份工作,亦好享受在澳門的生活,我想留在這裡越長越好。澳門地方細,外出也更易遇到同鄉朋友,這讓我們不會太孤獨,有多一點安慰。」

曾在新加坡及香港工作的家傭Mara說,雖然之前可以賺更多錢,但工作壓力大,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很遠,習慣不來。相反澳門的生活環境較簡單,步伐較慢,澳門人都很友善,「我希望可以認識更多本地朋友!現在澳門人的英文水平也越來越好,所以一般溝通不會有問題。」她正在學講一些簡單的廣東話,希望更易與人溝通,讓對方感到舒服和高興,她更即場露兩手用廣東說:「我識少少啦!」接著又主動向記者示範寫中文字。

不是人人都想做賭場

8月底又有僱主團體發起遊行要求政府進一步禁止外傭轉換工種,要來澳門只能做家傭。菲傭Cora直言,「搏炒」的說法對她們不公平,雖然做酒店人工高一倍, 但未必是外勞的首選,更不是人人都有條件支付高昴的跳槽成本。

「酒店工時長而且勞累,工作壓力較大,不是所有外勞都向錢看,大家離鄉工作背後總有自己的故事,有人是因為家庭經濟壓力,亦有人想尋找個人機遇及體驗世界。我們雖然都是來打工賺錢,但一人身處異鄉已經不容易,適度的朋友聚會、休息時間對心靈安慰十分重要。賺錢之餘都想有自己喜歡的工作環境和生活方式,所以不是人人都願意做酒店。」

曾在馬來西亞任職酒店清潔的Cora,幾年前就因為工作體力勞動需求大,假期少,最終選擇來澳門做家傭。剛完成第三年續約,她說現在工作愜意,跟僱主關係不錯,工作氣氛都比以前在大公司輕鬆多了。「現在我只要完成手上的工作,僱主基本上都會讓我休息,而且週末有固定休息日見見朋友。」雖然在澳門做賭場可以賺多幾千元,但她說沒有心動過,「只要省著用仍能支撐生活及供養家人,對我來說,心靈健康及生活質素比金錢來得重要。C」她又說,在澳門工資太高反而是另一種誘惑,因染上賭癮弄得人財皆輸的同鄉大有人在,最後反而得不償失。

搏炒的代價:至少白做9個月

Cora表示,半年「過冷河期」的轉職門檻甚高,家傭跳槽並不是想像般容易。「轉工對一般經濟拮据的外傭不是易事,跳槽更不合經濟成本。」如要跳槽至酒店賭場工作,家傭需解約後回鄉半年以上,而且還需要二次支付高昂的介紹費,酒店賭場的中介費須10,000至12,000元不等,外傭要白做兩、三個月,不是每個外傭也能負擔這筆入場費。

相反,有此嚴苛的法律,家傭遇到問題更不敢出聲,因為一旦被炒,取消「藍咭」後10日內便要離境,根本無足夠時間申訴,而且長達6個月不得再來澳門工作,損失很大。「我們的地位很弱勢,這裡沒有相應的社區服務支援外傭身心健康,出事後亦無團體可代我們發聲。大部分人都好害怕失去工作,澳門咁細,人生路不熟,大家當然想從一而終,同僱主保持好關係。」她說認識的朋友,大部分都跟僱主關係良好,不希望一些負面情緒影響社會對家傭行業的觀感,認為這樣會「抹殺我們與澳門人的友誼」。

我們不是機器

為了生計,要出走多年犧牲陪伴幼兒成長的時光,同時又要在異地照顧陌生人的孩子,頗多家傭媽媽都會對自己的工作產生矛盾。Cora認為,這是生活迫人無奈下的選擇,睹物思人,有時內疚、思親的情緒會轉化成一種心理障礙,亦是部分家傭媽媽不願再續約的原因。「我們都是有思想有感情的人,不是按鍵即動的家務機械人。」

家傭要放棄自己的家庭出外謀生其實需要很大勇氣,她希望僱主將心比己,對同為母親的家傭給予心靈支持及工作上的肯定,而不是請了家傭就等於「買起工人的自由」,長期困在家中隨時on call工作。家傭如能外出透透氣,跟社會有適量接觸反而有利心理健康,提高工作效率。同一屋簷下,多點理解、減少誤會,雙方都會感受到多一點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