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異郷人 / 論盡紙本
走進全澳最大的外籍移工族群,很快發現他們陽光、自信的笑容,驚訝於他們的團結和互助精神,全澳菲裔移工有超過2.3萬,不同類型的團體竟多達77個!然後再被一個個故事感動:有堅持十二年不加價的良心麵包店,有團體開辦課程讓移工在澳門免費進修,有菲傭為了照顧僱主家中的婆婆學急救和按摩。他們愛音樂愛熱鬧,經常在南灣湖邊、在沙灘辦活動,不但為了聯誼,更重要是互相陪伴,不想同鄉辛苦賺來的錢在賭場斷送。 ◈ 每月一號出版 定價:MOP$5 / NT$ 45 售賣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 吳國昌︰鬥,也可以是一種能量

#030 異郷人 / 論盡紙本

文:殷憂、葫蘆

時間:2015年10月21日 11:11

最堅固的堡壘最好是從內部開始瓦解。作為民主派的旗艦,新澳門學社長期鬆散的組織並不算是堅固的堡壘,令人意外的只是這次分家分得實在有點難看。自2014年6月學社改選後,新舊派分裂突然浮上水面,社交網絡上的隔空罵戰,長達一年零三個月像婆媳糾紛一樣的碎碎唸,令不少支持者失望頂透。多名創會會員「跳船」,9月初另起爐灶成立「澳門社區發展新動力」,外界都關注一直保持低調的學社靈魂人物吳國昌的取態。

學社鬥爭越演越烈,吳國昌始終保持三不主義:「不鼓勵,不壓制,不參與」。

學社鬥爭越演越烈,吳國昌始終保持三不主義:「不鼓勵,不壓制,不參與」。

越鬥越強?

「學社內鬥是好事!」在颱風眼中,吳國昌還是一貫的不以為然,保持不鼓勵、不遏制、不參與的態度,任其自由發展,這種帶點阿Q式的回應是過份樂觀還是無奈接受?「如果民主派真係一潭死水,冇新的資源,冇新的力量,邊個會鬥呢?鬥,其實是一種能量的顯示,學社內鬥現時已經轉向競爭,但是良性還是惡性?要鬥過先知,但起碼大家都想做嘢,如果大家都鼓埋一肚氣,唔想衰俾人睇既時候,咁咪好囉!」

「點解唔管束?我哋呢一代當年參與社會,本來就對傳統社團的家長專制、河蟹極為反感。有意見不合就由家長決定誰對誰錯,被指錯的一方就受到排擠,遏制下來不讓其出聲,再敢出聲就全部開除。被指是對的一方就成為主導思想,成為不可挑戰的論述。傳統社團用這種河蟹的方式能夠好穩定地管治發展社團,後來還用這種方式支持資產階級接掌政權,但這實際上是一種社會控制模式,有利於統一控制資源,保持家長專制,保持一個正統。」

是是非非

至於少壯派被指不懂尊敬長輩、「黨同伐異」,是元老派分裂出走的主因,吳國昌就說「如果你要一班尊重元老的後生,就唔該你去建制社團度搵啦!如果是希望透過裙帶關係、討好元老再上位,這些人根本不會來學社。正因如此,有部分元老覺得自己控制唔到班後生。」

吳國昌說,學社多年來與政府「拗手瓜」,給人一種印象是如果想有真正的突破,同政府砌過,就嚟學社啦!於是,學社現時聚集一班年輕人都是反叛型。然而,一班創社元老當年卻並非因為反叛才成立學社,矛盾一下就清楚了︰「一班唔係反叛起家既人,同一班反叛的年輕人,原本冇資源就冇乜所謂,但現在不同,學社有一定資源可以就不同意見去嘗試,因此成員間就有好多牙齒印。」他認為,少壯派的確有「過份自戀」的情況,「但我唔覺得係負面,自戀都係促使個人越過困難的動力,只不過要包裝得好啲,唔好俾人睇得出太過自戀。」

萌生去意?

九月初,由創社元老湯家耀牽頭的「澳門社區發展新動力」成立,學社議員吳國昌、區錦新分別擔任會員大會正副主席,外界理解從此新舊派各走各路,兩名議員的工作重心將漸漸淡出學社,向「新動力」轉移。對此,吳國昌依然是淡淡的回應,這是一種鬥爭心態的詮釋,「我不排除新動力當中有人有『牙齒印』,所以有這種看法,但我不會理會私人恩怨。」

「參與政治並非要做一個大政黨,永遠霸佔『民主派』這個招牌,由我哋惡晒,唔好有其他自由開放陣營,又或者我哋先叫真民主派。我的立場從來都不是希望學社做到『一社獨大』。其他團體需要幫忙的時候,只要我力所能及都會盡力從技術上提供協助。」正因如此,吳國昌很樂意到其他團體擔任一些「掛名的閒職」,唯有在學社有參與理事會的核心工作。

解讀世代差異

澳門正處於世代轉變的時期,吳國昌說沒有反對學社近年嘗試用各種方式變陣,包括前理事長蘇嘉豪主張的政黨化發展,各種社運模式都應該嘗試,「沒有任何一個人的講法可以當作是先知,如何去做就一定對,每個人都要必須跟隨,相反就是錯。雖然學社資源有限,但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都盡量支援大家盡量去嘗試,而不是用『黨同伐異』的方式去分辯忠奸,迫大部分人去埋堆。」

「自由開放陣營需要自己去改進,用不同方式去探索方向。例如工黨 (利建潤為首) ,你可以睇唔起人哋,但不能否定人哋係有去嘗試。又例如『澳門良心』,利用網絡群組發動實際的社會行動,咁又算唔算係新的模式呢?『社區新動力』並不是第一個作出新嘗試。」

他反覆強調,推動民主不是獨市生意,是眾人之事,只要有能力都應該盡量多嘗試,「創建越多平台,越多山頭越好,如果一個平台話另一個平台搶走支持者,跟住就鬧衰佢,這些只是驚搶生意的老闆心態。」但互相批判亦不一定是壞事,可以互相指出問題。「改唔改係另一回事,但指出問題總比不指出問題要好。如果壓抑晒所有批評的話,即係任由壞的事情繼續滋長,唔會有自己反省的機會。我覺得自由開放陣營要保留這個特色,要有互相批判的空間,但千萬不能有惡性鬥爭,否則最終得益的是你想改革對象,益咗個政府,益咗建制派。」

2017勢危?吳:打過先知!

雖然吳國昌對學社的內鬥持樂觀態度,但支持者是否接受這種發展方式,2017立法會選舉便是最佳的試金石。學社於上一屆選舉已經痛失四千票,兩年後的選情會否更加危急?吳國昌說︰「要打過先知,即使自由開放陣營下一屆票數再輸少少,前景都仲係比較樂觀。」

他解釋,民主派從1992年選舉直到2009年的得票一直有增長,原因是建制派不長進,民主派的工作有成效。自上屆開始,倚仗金權的政治力量長年累月向市民輸送利益,蛇齋餅糉攻勢成效顯著,但他相信這種「商界民粹主義」的運作模式,會隨著知識水平較高的年輕人逐漸成為家庭意見領袖而崩潰。澳門2007年推行15年免費教育,一個年輕人一般需要奮鬥10年才可獲得較穩定的社會地位,按此推算,2024年將是推動社會變革的關鍵之年,「到時唔使你教,佢哋自己都識得連結推動社會變革。」

吳國昌認為,當下澳門還處於「快樂抗爭期」,還未到政治變革的時機,因此民主派還有時間和資源可以作多元化嘗試和互相批判,一旦進入變革的時刻,就必需放低成見,創建團結一致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