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異郷人論盡紙本
走進全澳最大的外籍移工族群,很快發現他們陽光、自信的笑容,驚訝於他們的團結和互助精神,全澳菲裔移工有超過2.3萬,不同類型的團體竟多達77個!然後再被一個個故事感動:有堅持十二年不加價的良心麵包店,有團體開辦課程讓移工在澳門免費進修,有菲傭為了照顧僱主家中的婆婆學急救和按摩。他們愛音樂愛熱鬧,經常在南灣湖邊、在沙灘辦活動,不但為了聯誼,更重要是互相陪伴,不想同鄉辛苦賺來的錢在賭場斷送。 ◈ 每月一號出版 定價:MOP$5 / NT$ 45 售賣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ads@aamacau.com

劇場工作就如一支探射燈──訪劇場工作者kk2

#030 異郷人論盡紙本

文:黑黑/採訪:王郊

時間:2015年10月21日 11:11

劇場工作者kk2

劇場工作者kk2

在進行「藝文自由工作者調查」時,發現劇場工作者是其中較大的一群,愈來愈多年青人投身於劇場工作,雖然缺乏全職劇團,但他們積極地以自己的方式創設職業環境,努力求存。這次訪談的kk2,就是其中一位。

對一位劇場自由工作者來說,什麼是最為要緊的事?

以演員及導演工作為主的kk2認為,自由工作者最要緊的是做好時間管理,要有自覺工作的能力,要為自己的生活做好分配和負上責任。

如果做朝九晚六的工作,放工後的時間是比較自由的,可以去玩也可以去進修,但劇場工作者就反而不那麼自由,因為排練時間表就是自己無法控制的事。就算很想白天用來排戲,但因為其他組員白天都要上班,仍然只能晚上排;而且劇場工作者多是在別人放假時工作,如周六、日及公眾假期,好可能也是排戲和演出;所以其實是相當被動的,很多時都沒有了自己的生活,很難跟朋友一起去玩;而且,自由工作者就算在假期裡工作,也沒有「三工」或有薪假、公眾假期這回事,想放假就沒有收入,手停口停,沒有任何保障。

一般來說,kk2早上會進行一些排練前的準備工作,如劇本分析、背台詞、資料搜集等,還會做一些身體上的準備,如基訓或做運動,也會做一些放鬆和集中的練習;下午可能要去一些中學或機構教課,有時周六、日也要教課;晚上多是排練,有時排練後還要開會,一直工作到凌晨。這些工作時間段是很浮動的,有時沒有演出,晚上不用排戲,早上也不需那麼多準備,便顯得較為空閒。但如果要做學校巡迴,那早上跟下午都要用來做演出,原有的一些教學工作便要調動了,這樣被零碎切割著的時間實在令人為難,既想有多點工作以維持生計,但有時難免顧此失彼。

「我一年的工作大概有兩大類,戲劇教學和戲劇導演/表演。教學工作相對有較穩定的收入,但導演/表演的工作如一年能接到4、5個就已算十分不錯了,做一個演出大概需要2個多月,如果能一個緊接一個是最好的,但往往未必這麼理想,如果當中夾雜一些小的學校巡迴就更充實了。通常上半年就會知道下半年有些什麼工作,而到下半年,就會開始知道明年上半年的工作,有時也會有提早一年便被Mark 定的情況,這當然是最好啦。」

沒有「公價」,沒有合理收入

kk2由07年開始做劇場自由工作者,當時剛唸完書,政府對戲劇的資助不多,活動也不多,加上還沒什麼知名度,很難找到工作機會;08年時獲「戲劇農莊」聘為全職演員。工作幾年後,2011年他再回復為自由工作者,察覺那時情況已大不一樣──政府對戲劇的支持多了,搞戲的人也多了,工作機會多了收入自然也比之前好了。但正如kk2在問卷中也有提到的,大部份戲劇工作現時還沒有一個所謂「公價」,因此,報酬不穩定仍是常有的事。「試過接一些演出或教學工作,只有一、兩千元,工作與收入完全不成正比,只能視乎意義來決定要不要接,如接了,就唯有靠自己儘量慳,靠積蓄來支持。如果有一天真的山窮水盡,我會再作其他打算。一年總有幾個月的收入是比較低的,要靠拉上補下才能維持。幸而做了這些年後,開始有人認識我了,也開始趨向得到一個較接近合理的報酬了。」

KK2在問卷中提到較理想的工作狀況,就是以一個演出製作兩個月為例,以本澳每月平均收入中位數作標準,來支付製作各部門較合理的費用,這樣,便不用同期接多個演出才能達致合理收入。

低收入的應對方法,除了儘量慳,kk2也會去找其他工作,幕後工作如設計、製作、教學等,雖不一定能找到,但工作少了,時間多了,便多些時間去找工做。

劇場工作,態度最重要

既然收入如此不穩定,又不時「無工開」,為何仍選擇做全職的劇場工作者?
「劇場是一個不斷進行溝通的場域,透過溝通可以了解別人到底在想什麼,如何與合作團隊溝通以表達同一議題,各個崗位的人都需要溝通,這其實很微妙,任何形式的溝通,都可以在劇場中找到它的位置,這就是劇場吸引我的地方。」

雖然如此,但亦同時面對很多困難。無畏於種種現實仍然堅持留在劇場多年的Kk2 ,是一位工作態度異常認真的人,其中讓他最在乎的,正就是那份對待劇場的態度,也是他心裡面最希望能得到改善的。「無論主事者還是觀眾,對劇場的態度都很重要。尤其主事者,對劇場的尊重及投入是很重要的,如果連劇場人都對自己的工作不夠尊重,那其他界別的人就更不需要對劇場尊重。當然有些人認為劇場只是一份工作,但就算如此,也必須要求自己做好,而不是只有做到,我想必須在這樣的自我要求之下,其他人才會開始尊重劇場。」

莫忘初衷才能堅持下去

kk2希望整個環境能繼續向好,當然也希望澳門會出現更多可以養活一班藝術工作者的藝團,能夠在養活自己的情況下去專注做事是最好的,不只是演員,而是各個崗位都能各司其職,才可以把事情做得更好。這樣,未來讀戲劇的更年青一輩回來才有更多工作可做,有更多不同的可能性出現,可能是以澳門為基地,到外地發表,再把外地好的東西帶回來。

「當由讀書變做職業時,可能會有些轉變,有些想法可能會與開始不同,過程中也可能會感到有些麻木,但最要緊的是,要不斷審視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到底為什麼而做,與自己的初衷相距有多遠,這是很重要的一點,不然,很容易會逐漸迷失自己,慢慢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從來沒有做過朝九晚六工作的kk2,以自由身在劇場工作8年後,不無感慨地這樣說:「劇場工作未必是一條康莊大道,亦是一條不為人所熟悉的道路,不過,劇場工作有如一支探射燈,可以令人看到更多不同的東西,也可以給人一個指標,讓人知道有些什麼可以看到。」

顯然,kk2不是為了「康莊大道」而選擇了劇場,相反,正因為還沒有這樣的一條路而進入了劇場。對他來說,凡是與劇場有關的工作都不會抗拒。「但如果你問我是否一生都會做劇場工作?這一刻我仍會說是的,但也許某一天,一些事情發生了,可能因為其他需要,而會轉做其他工作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