築城危言 / 藝文爛鬼樓
各種小議論

我的愛都女神

築城危言 / 藝文爛鬼樓

文:何老篤

時間:2015年09月22日 11:11

很多人都愛范冰冰,因為范冰冰皮光肉滑亮麗。有多美?不知道,總之,現在,她很美。

對,是現在,她很美。

將來美不美?三十年後,她可能六十多歲,面部有縐紋,肌肉鬆弛,胸部不再挺立,都下垂了,肚腩有一圈一圈的肥肉……三十年後六十多的范冰冰,還有沒有人看?

女神,也有紙皮石脫落,縐紋畢現的一天。

臨近澳門音樂節,拍板視覺藝術團舉辦一系列的音樂電映播映以助慶,其中有一部,是《秋水伊人》(Les parapluies de Cherbourg)。1943年出生的嘉芙蓮丹露(Catherine Deneuve),在1964年——也是愛都開幕的同一年——上映這個電影。上映時只有21歲(拍攝時19歲)。自此她紅遍法國,為法國人所傾慕。

我上星期看了嘉芙蓮丹露的電影,她演媽媽,今年已經71歲了。演女兒的是Charlotte Gainsbourg和Chiara Mastroianni(二位都是40多歲的美人)。嘉芙蓮丹露出場,絕不是一個單純老女人,一個媽媽這麼簡單。她一亮相,人們會記得她演出的經歷,每個影迷的的潛藏資料庫便會回帶,她的背後,有著和法國一起經歷這自六十年代起至今的歲月風霜。

不管在這個星球的任何一個角落,只要她在銀幕上出現,這張銀幕便屬於法國,屬於法國的品味、文化、想像、記憶。她1964年19歲的倩影的出現,是年青的法國,她2015年71歲的出現,便是承載著半個世紀的法國。她是公眾的明星,她的容貌變化大家都知道,她的生活被人報導,年青人可以容易去搜尋,一搜就有,她是每一個觀眾熟悉的人。可以說,一部份的法國被她代表著。

可惜,我們不習慣欣賞生命的真實,包括衰老。我們習慣看年青的肉體、新的建築。他們永遠都新,不管是女明星到四十歲,還是建築物到四十年,急不及待把她們遮蓋封閉,盡量不去看,當作從不存在。臉上的縐紋和鬆脫的紙皮石,記載著生命的厚度,這種厚度很迷人,現代的嘉芙蓮丹露代表著法國。對澳門來說,在塔石記憶的人看到愛都女神的照片,不過管在地球的任何角落,照片內容穿越時空,會另人想起晚上她上面有1964年燈塔的光。

不要以為,愛都女神和上了年紀的澳門人一樣,因為需要被特首和官員「真心實意的去照顧」,就必須等老、老死,等待著時間刻劃到自己身上然後醜陋。錯了,可能不能和法蘭西的嘉芙蓮丹露比美,甚至可能被認為她不是一個美人,但是她是屬於塔石,屬於澳門的,愛都女神就是澳門的嘉芙蓮丹露。

在澳門,71歲,有沒有人敢出來綻放自己?還是等待年青人展示權力,包括家裡的後生、政府官員行使他自以為看透世情的想法而指東劃西?急於拆毀厚度的肌理,使社會上的人盲目追求新的、外地的、所謂「世界級」的東西,一定招致嚴重後果。這種行為,有如法國人因為嫌她老和醜而去辱罵、封殺甚至殺死71歲嘉芙蓮丹露一樣的愚蠢。人們習慣年青的東西,學校、家長、行政機構不培養出對生命厚度的審美,很快,真的很快,可能只是過十年,無論是家中的青年,或者是開著行政機器的瘋狂賽車手,自己很快便會被年青人嗤之以鼻,現在有權作出決定,當新的東西還沒有變老之前,自己已經變老,人的階段很快便會過氣,像自己蔑視舊的東西的鼓吹一樣,自己會還未過氣便被新一代厭惡。

2014年的Catherine Deneuve(Widipedia)

2014年的Catherine Deneuve(Widipedia)

我們的愛都女神。她不會演戲,不會唱也不會跳,她不會喊痛她不會去投醫,她的存在使我們的目光聚焦。你說拆了她只能待屠宰。可是她確實是在這個地點,在這半個世紀裏面展演著,她也像明星一樣,和很多人合照過。現在只要略施脂粉,一定會明艷動人。

不是單純韓國式整形手術後千人一面的靚,不是吹噓的世界級。

是在這個城市裏,承載著我們幾代人的︰明.艷.動.人。

她演這個戲的時候是19歲,和愛都女神一樣,青春都給了我們,可嘉芙蓮丹露還被法國尊重著,我們則要急不及待鏟除愛都女神。他不只一個單純的阿婆,我們不能口說愛她,卻要她死,她現在可能年華老去,但要和她告別時,女神也是在我心中的19歲的少女算起,無論如何她表著我們的一直擁有美好,誰要毀了女神?!這個負心漢,我不想當。
西裝友以為有遠大前程,一不做二不休的拋下女神不理,大家可知道,女神一直哭泣著,訴說著她的愛。

A貨的大陸世界之窗或者金光大道的A貨巴黎鐵塔可以騙騙賭客們的錢。
巴黎的街道和京都的巷弄才會動人,因為動人,心裏才會為之憂戚。

愛都女神圖

愛都女神圖

我們此刻還有愛都女神。老了就將要被人拋棄,膚淺,笨得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