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城虧論盡紙本
超高樓破壞主教山及東望洋燈塔景觀,一幢幢醜陋的建築拔地而起,是澳門人心中的一根刺,也是工務部門黑箱作業的佐證。 澳門人在城市規劃吃的虧並不少,好不容易等到城規會終於成立,會議全程公開,有半數代表來自民間,規劃條件圖公示期市民可表達意見,算是打開了一個公眾參與的突破口。但其諮詢性質,一直令外界質疑會否只是一場口水會?近日放高漁人碼頭的大逆轉個案,公眾不但強烈質疑工務局走回舊路,更憂慮城規會被弱化成一個表面帶著民意光環、但卻無力挽的花瓶角色。 ▧ 封面專題:城虧 ▧ 人物專訪:法國導演法蘭克・迪麥可(Franck Dimech) ▧ 藝文爛鬼樓:【為什麼文創II】 之一 ▧ 綠色生活:如何解決樹木管理的問題 ▧ 遛躂澳門街:譚公誕,屬於路環人的「四月初八」 售賣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ads@aamacau.com

放下身段,那麼保障也要放下嗎?——訪舞台設計Cola

#026 城虧論盡紙本

文:王郊

時間:2015年06月21日 17:17

舞台設計Cola

舞台設計Cola

Cola是本澳自由工作的劇場人,專職從事舞台設計,有時還會寫劇評。家裡是個小工場,有電鑽、鋸機與各式各樣的工具,她的辦公室要不在家,要不就是在舞台。工作內容就是做研究、畫圖、出去印圖、買材料或做模型等。「有工作跟沒工作的一天都差很遠。」

放下身段,就是自由
自由工作看似不穩定,其實自有規律。Cola一年約有10份設計工作,另有一份穩定兼職如教興趣班或帶工作坊,以及接一些跟設計不相關的工作來維持生活,至今還沒試過零收入。「我認為只要你對工作沒有太大要求,願意放下身段,什麼工作崗位都願意嘗試,基本上每個月都會有工作的。」

劇場工作平均收入低、工時長,但仍有不少劇場自由工作者投身其中。Cola直言的確沒有什麼工作保障,「記得有一次我因為感冒引致喉嚨水腫,完全不能說話,那時剛好接了一些工作,但由於不能說話,所以也推掉了,因為不想因為自己的問題而影響了別人。」

那刻,她才深深感受到自由工作者原來是多麼欠缺保障。Cola謂手停口停感覺很不好,當時心想:「如果我有一份穩定的工作,這種情形只需要叫醫生開一張病假紙就可以在家安心休養了,但我不能,在看病時只好拜託醫生儘快把我治好,因為我接下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任何工作也有所作為
以前是做政府工的她,覺得最大分別就是以前生活作息規律,在用錢方面可以不用太謹慎,想買什麼就買什麼,想吃什麼就吃什麼。「現在由於收入比較不穩定,所以在用錢方面也比較謹慎。以前很喜歡去香港或台灣看演出,現在也因為收入不穩定,盡量選擇很值得的演出才會去。」理財更謹慎,更珍惜時間,反過來看可以是修了一門課。

自由工作者最吸引人之處是擁有一般工作所沒有的自由,他們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事去做,自己安排彈性「上下班時間」。雖然工作沒保障,但Cola看得很豁達:「很多事情都不能兩全其美。既然我選擇了自由,唯有好好保重身體,令自己盡量不要生病。」目前工作所得的成就感,就是她入行五年依然選擇拿著沉重的工具箱到處走的動力。

尊重自己才得到尊重
Cola自言一直都有做跟劇場完全不相關的行業,出去打工或做政府工跟她本身的專業沒有矛盾,因此即使回歸為「不自由工作者」也不會太抗拒,「畢竟我也是要生活的。 」而對於在澳門當戲劇自由工作者收入低而且不穩定,她認為市場要靠自己創造。

「如果不想收入低就要想辦法去改變現狀,例如嘗試跟商業機構合作,或堅持收取覺得合理的工作費用,不要因為怕沒有工作而強迫自己去接受那些不合理的工作費,可以嘗試清楚地跟別人解釋你的工作內容,希望他們理解以及能付上合理的工作費。你先要尊重自己的專業,別人才會尊重你以及付你合理的工作費。」

現時愈來愈多即將畢業的年輕人加入戲劇界,Cola認為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努力創造市場,而不是坐著抱怨沒有工作。「也不要看不起任何工作,因為再卑微的職位也有它的重要性,我們也應該尊重的。有時做做其他位置,反而令自己學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