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城虧 / 論盡紙本
超高樓破壞主教山及東望洋燈塔景觀,一幢幢醜陋的建築拔地而起,是澳門人心中的一根刺,也是工務部門黑箱作業的佐證。 澳門人在城市規劃吃的虧並不少,好不容易等到城規會終於成立,會議全程公開,有半數代表來自民間,規劃條件圖公示期市民可表達意見,算是打開了一個公眾參與的突破口。但其諮詢性質,一直令外界質疑會否只是一場口水會?近日放高漁人碼頭的大逆轉個案,公眾不但強烈質疑工務局走回舊路,更憂慮城規會被弱化成一個表面帶著民意光環、但卻無力挽的花瓶角色。 ▧ 封面專題:城虧 ▧ 人物專訪:法國導演法蘭克・迪麥可(Franck Dimech) ▧ 藝文爛鬼樓:【為什麼文創II】 之一 ▧ 綠色生活:如何解決樹木管理的問題 ▧ 遛躂澳門街:譚公誕,屬於路環人的「四月初八」 售賣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 來去自如的劇場人生——訪劇場監製遠遠

#026 城虧 / 論盡紙本

文:王郊

時間:2015年06月21日 17:17

一日有24小時,返工8小時,睡覺8小時,剩餘下來的時間,吃飯玩樂逛逛街看看戲。城裡典型的打工仔生活,日復日大概就是如此。對於在劇場界從事製作的自由工作者遠遠來說,生活天天都是工作天,卻又天天都是假期。到底誰比誰更自由?

趣味刻板皆是自找
遠遠打趣謂,之所以當上自由工作者,是因不受規律的性格而慢慢形成。舒適和穩定太有安全感,都不適合她,於是決定放棄穩定收入,「想改變生活節奏,想更自由自在,不想全職工作到退休。」七年前的某一天,從東歐旅行回澳的她開始真正投入劇場製作,而那時劇場自由工作者仍是剛起步的行業,工作收入不多。她笑言:「我必需要有自己專長的會計兼職才可維持生活。這樣,我便可以是個全職自由工作者了。」

於她而言,全職工作是每晚記得早睡,每朝匆忙只為一件事:不能遲到。六個工作天的等待換來一個睡到日照三竿的星期天。不過她並不認為工作刻板,反而對其極之熱愛。「我喜歡工作和投入工作、溝通、面對不同的人與事、挑戰難度,一切都覺得過癮。」
幸而她遇到的工作都能滿足以上幾個基本要求。「想輕鬆時一定請假,在澳門周圍逛街攝影喝咖啡;突然想起某個國家,便辭工去旅行;過幾個月又再找工作,重投規律生活。」全職給她很多的人與人之間溝通和社會上的學習,也得到很多人生體驗。「生活趣味是自己找尋的,刻板生活也是自己安排的。」

自由人的日常生活
自由人的辦公時間是自下午開始:到公司上班、出席劇場演出之會議或做跑腿工作、在私人工作室的電腦前工作,有時還可踩單車、閱讀、攝影、逛街尋舊物或到山上走一轉呼吸一下⋯⋯不過對她來說,最大享受是能夠吃頓早餐,泡咖啡、回味昨夜的夢、閱讀、上網、約朋友、有時甚至睡到願意醒來才起床,總而言之,每天下午2點前都是她的私人時間。

時間表豐富,晚上還會開劇場演出會議、觀看電影、戲劇表演、參與工作坊,或與朋友坐在湖邊風花雪月、來個紅酒約會、找個好地方吃晚飯。閱讀、記事、跑步、攝影、踩單車、學些自己學不來的事、與家人同樂或演出入台等等,每件事也是享受。

談到戲劇工作,她會選擇吸引自己的題材,跟認真積極誠懇的創作人或策劃人,經過了解後,再衡量自己的能力和時間,才會考慮合作。「一旦接受便必需全情投入工作,所以不考慮多接,一年最好只接兩齣戲的監製便夠了。有時遇有劇組緊急找人經了解後也會接,然後接些零散的工作,如講座或跟戲劇有關的統籌工作、藝穗節的case officer 之類,或攝影。」會計也是自由身,當中有幾份較穩定的,就可幫補劇場的收入,「因個人喜好而接劇場job,少接對工作會跟進得較好。」

自由人的生存之道
返工放工可說是全年無休。不過年底待工作完結,遠遠會在新年時間給自己放個長假,因此多數3月尾才開始往公司上班。「心情還在遊蕩中未是工作狀態,所以4月也較少上班,而不上班是沒收入的;劇場也因為在年初作籌備,籌備是沒收入的,所以可能每年到5月才開始有些少進賬。劇場製作要到演出完成後約20天才有收入,一般上半年收入不多。」年底較忙,收入也較穩定,可支持上半年的生活開支,如遇不支,勤點上班即可應付。遠遠謂,能做到兩年以上的自由工作者都很有自己的生存方法。「他們的生活經費儲備比全職更需要,不可預知的未來也成了其中動力。」

她以「 來去自如,寫意人生」形容工作感受,謂:「戲劇的魅力,是讓人從現實生活中去實驗再實驗,劇場空間的多變,成了創作者夢的實現,但是否能真正兌現,就是對創作者的挑戰。她作為監製接到演出後,整個製作從零開始,隨著籌備、創作、發展到在觀眾面前展演,對她來說,完成演出並非完結,創作在日後可再進入另一高峰。而這一切都是她願意經歷的過程,「無論中間有多少難題,劇組人員都是為着同一目標而前進。」

學習是永無止盡的
那麼,這樣的工作會只為賺錢而做嗎 ? 遠遠肯定地答:不會。

「心裡沒有刻意的要改變什麼,也沒有志願。相信便喜歡,喜歡便接近。」選擇投身戲劇的人也要問自己是否真正喜歡。「戲劇不是個新興潮流的行業,而戲劇自由工作往往是容易令人卻步的。」選讀戲劇多以自己喜愛的範疇為主,但畢業後踏入劇場,仍是實習期,不應只限於擔任一個崗位,多功能才是劇場可持續的發展。「不要先為賺錢而工作,劇場是個永遠學習不完的地方。」

她又謂,除政府公務員外,其他中小企大公司也沒有工作是公價。「當演員要受好的待遇又要保障,那最好是國家級的演員或政府設立的劇團,如果喜歡這樣的安全模式是很個人選擇的事,這不是我意願中的工作,如何做個好演員或製作人才是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