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國教這口飯,信者得食! / 論盡紙本
▧ 封面專題 人在澳門,高舉「愛國愛澳」旗幟是必須的。無論從政從商,要力爭上游,當然要「愛國愛澳」;社團無論大小,要近廚得食,分得千萬金,好難唔「愛國愛澳」;想出人頭地,想快人一步做高技,「愛國愛澳」理想達到!近年政府大推文創,連書畫展名稱也要畫龍點睛大筆一揮寫上「愛國愛澳」,這情懷在澳門遍地開花,前仆後繼,屢創新猷,聞者均熱淚盈眶。愛國更要從孩子抓起。「國教加強版」無睡意糖衣裝,效力持久,迅速滲透,幸福終生,唔覺有負作用。你,今日食左未? ▧ 人物專訪 「光輝五月」一週年系列: 公民覺醒了嗎?—— 與「澳門良心」對談 ▧ 藝文爛鬼樓 繼續慶祝世界閱讀日的系列。除了上期談及的書籍生產——消費流程外,基於書籍傳承的特性,公、私藏書和讀者的流傳也非常重要。這次我們透過蔡梓瑜、蔡文凡父子的對話,還有鄺菁誼同學的分享,看看在「讀書無用論」向來盛行的澳門,閱讀的希望所在。 ▧ 綠色生活 我們邀請了香港資深的樹木保育團體長春社總監蘇國賢先生撰文,介紹香港相關經驗,當中一些情況亦和澳門有相似之處,當可對本地樹木保育提供參考和反思。 ▧ 遛躂澳門街 關閘拱門、蓮峯廟、牛房、觀音古廟、望廈炮台……一路上的每個古舊建築,今天還在無聲訴說着數世紀以前的中葡關係,以及當年兩名華人村民行刺澳葡總督的事件。這段路,在今天,有兩個很葡國的名字:亞馬喇土腰、美副將大馬路;而以前,這裏名叫「望廈村」。 售賣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 「光輝五月」一週年系列: 公民覺醒了嗎?──與「澳門良心」對談

#025 國教這口飯,信者得食! / 論盡紙本

文:採訪:許諾/整理:倩琪

時間:2015年05月21日 11:11

去年「光輝五月」兩場大型公民抗議活動,超過二萬人上街,萬人包圍立法會,成功迫使政府撤回自肥法案。澳門人體現到「行動就是力量」,但民主大遊行,場面更慘淡,跌至百幾,創7年來新低。

對重啟政改的冷淡,對縱容、包庇惡法出台的小圈子政治體制,澳門人是太善忘還是仍停留在懷緬高唱海闊天空的燈海之中?今期我們與發起這次行動的「澳門良心」成員蘇嘉豪、周庭希、陳樂琪對談,探討反離補一役後,公民真的覺醒了嗎?

左起:蘇嘉豪、周庭希、陳樂琪

左起:蘇嘉豪、周庭希、陳樂琪

A——論盡
S——蘇嘉豪
J ——周庭希
R——陳樂琪

A:除了上街人數破紀錄,5.25還有甚麼特別難忘的事?

S:很高興見到當時很多以前完全跟政治沾不上邊的中學同學,在西望洋花園集會坐到最後,這是一個感動。

A:因為沒想過他們會跟你站在同一陣線?終於認同你做的事?

S:這要視乎議題。很多反離補人士後來也反佔中,變了藍絲。但兩個議題性質不一樣,澳門人沒有很多共同議題和核心價值,大家沒有共同努力的目標。

A:JASON有感受嗎?

J:我那雙鞋都行爛了。5.25 前幾日不停腹瀉,病到七彩,之後我和SULU還過了2次香港,1日做了10多個訪問。

S:其實這很可悲,我們已累到不行,還要山長水遠走到香港做訪問。想想本地傳媒生態,撤案後好像就完了,之後的跟進報道也幾乎無。《澳門論壇》連主辦方一個代表也沒有邀請。

新馬路是禁區?
A:5.25遊行當日,利建潤叫人轉入新馬路,即場被糾察喊停。對你們來說,新馬路是否已成為禁區?

J:我們做每一個行動都有策略。既然已經可以合法上到西望洋山高官家旁邊,這價值比衝擊新馬路大得多。

S:重要是你要入新馬路要做甚麼?

J:如果遊行路線本來就定了要走新馬路,警察卻用不合理的方法阻礙我們前進,我們不排除會衝擊。但路線沒有說要入新馬路,當然跟原計劃。

以香港佔中為例,社會上已討論很長一段時間。市民很清晰何謂「佔中」,何謂「公民抗命」,為甚麼要佔領等等。但若你帶領一班本來以為自己是正在參與合法遊行的人去走一條偏離的路線,去做本來不是主辦單位安排的事,若然出了問題,你能負起多少責任?我覺得他也沒有清晰跟市民說明他們正在做些甚麼,這樣非常有問題,他在誤導市民,帶領他們去做一些非常危險的事,置他們於險境。

A:你擔心入新馬路後警方態度會轉趨強硬?

J:對,其實會有受傷的可能。

S:警方在那邊是絕對有權力執法。然後刑事豁免權和「自肥」便不會再有人談論,傳媒可能會只報道遊行隊伍衝擊新馬路。

J:會轉移了視線。當時從人數方面看,我們已經取得勝利,應利用此優勢繼續進擊。當時我們已宣佈兩天之後,在立法會外舉行集會,你能想像如果星期日發生衝突,5.27可能便不會達到效果。總結來說,每件事情我們都有策略。

S:同樣的事在5.27包圍立法會當天也有發生。下午有人抬棺材,又想衝擊立法會,我們即時嗌咪宣佈這不是主辦單位的行動。我們沒有阻止他們抬棺材,如果有市民選擇和他們一起抬,沒有問題。

Photo 25-5-14下午04 01 02

_MG_1690

進擊的策略
A:你們說不會放棄衝擊不公,那是要衝擊甚麼?

J:我們所有行動都有判斷,不合理的規則需要用行動打破。以6.30為例,警察違法封山傷害市民言論和集會自由,我們便要打破。所有行動我們都需要衡量,合理、爭公義才會做。

R:每一次行動我們都思考過,清楚知道代價後果是甚麼。我們不是只叫別人去行動,自己也會參與在其中。是否發起?為何要做?遇到後果我們自己會承擔責任。

A:有無想過可為此付出多大後果?

R、J:也有和家人討論過。

A:例如被人告刑事?坐監?

J:每個人都不一樣。我自己的底線很低,性命也沒所謂,喜歡可以隨便拿去。

A:你講過很多次了。

S:沒有人會拿你條命的。

R:我認為參與這類活動的人總會有些理想。比如看一本書,會啓發到自己,從歷史中或以往的經驗學習到,很多東西不是坐著就能做得到,必須自己有付出。有些收獲亦不一定是實質的東西。例如西望洋山,大家衝完後,有伙伴被拘捕,但之後換來的是西望洋山開放予公眾遊行及集會。這些雖是微小的改變,但最初若沒有人去衝擊這些規則,西望洋花園便不會是一個可以自由出入、自由集會的地方。

A:很多時無法判斷行動當刻將要面對甚麼,「未知」會否帶來恐懼?

R:恐懼每個人都會有。

J:有。

_MG_0724

伺機而動
R:好簡單,先不討論衝不衝,就是明天要搞一個簽名活動,大家也不會知道收到多少個市民簽名或有多少個市民會明白。當初反離補搞簽名活動時,我的心態也很灰,當時也只是把整份法案列印出來派給市民,見一個解釋一次,當時不會知道後來會有這麼多市民站出來。反離補之前我們有過很多次簽名運動和集會也是失敗的,我們不會知道哪次才會成功。

J:這正值是建制派2013年立法會選舉贏得太漂亮,認為拋出一切法案也會通過。而離補法正正觸及三大敏感神經:1 公務員會覺得不能接受,07年才廢長糧,現在又立一條法律讓高官自己可以食長糧;2 錢的問題,市民不滿政府解決不到公屋問題,退休時還自己帶走一大筆;3.豁免權,等同貪污合法化。

S:歐文龍是一個很重要的事件。

J:最初我以為把豁免權拿出來討論,有很多人會不明白,不會覺得有大問題,或者又會說:其他國家也有類似法律啦!但當後來市民也意識到這問題大了。

S:事後我們與義工聊天,發現大部人也主要是不滿刑事豁免權大於離職補償。大家生活在澳門,都知道歐文龍的貪污案和各種官商勾結的事件。把刑事豁免權套進來,大家便會知道問題所在。

撤案之後
J:觀察到很多參與 5.25 示威的人,相信這惡法是「澳門政府瞞著中央私下自己推的」,認為有需要請習近平來「捉貪」,平息事件。大家都會認為在現有體制內能夠處理此事。在示威完結後,當法案被撤回,大家便認為行動有效,沒再深入思考,意識到背後產生惡法的體制才是有問題。我們要做的當然是教育公眾。有一部份年青人的確在5.25後醒覺,民間公投的參與率也很高,雖然打壓很強大。

S:特別對議會內的人要求也高了,能分清直選、間選和委任。

J:沒錯。最近接觸很多年青人都是在反離補後才對澳門的政治制度及組成有認識。很多人後來都會覺得需要改革,需要普選,但問題是,你願意付出多少成本來爭取呢?相信隨意在街上捉一個人來問「普選特首好唔好呀?」他都會答「好!」但又願意付出多少時間成本爭取呢?可能很多人都不能給你一個理想的答案。

_MG_2238

民主的成本
A:去年回歸日民主大遊行,參加人數是近7年來最少。即使鍾庭耀做的港大民調,結果有超過6成澳門市民支持普選特首,但遊行人數反而少了。你們如何看這落差?

J: 這關乎居民願意付出多少成本。他覺得這重要,但要優先處理公共生活的那一部分。我們要做的,是要把相關的事連結生活,將它的優先次序安排得好一點。

S: 在乎你如何看待人數,你重量的話一定千拉萬拉,家庭團聚、紗紙契或工人,在祐漢公園出發。但你會看到其實沒有任何意思,倒不如接受現實,真的願意為普選走出來的只有百多人。民主派並無所謂,可以接受現實,一向也是少數的形態出來。這樣也清晰看到,我們在議題推進上差到甚麼地步,我覺得相當重要。

當然,「佔中」也是一個重要因素。打正旗號「普選求真」,一定會想起香港,可能澳門上了年紀的人沒有太大好感,但反而激發了一些從沒有參加過回歸遊行的年青人,亦看到世代結構上的轉變。可能你覺得我有點自圓其說,但我看法的確是這樣。

澳門良心 VS 真澳門良心
A:反離補後,建制很積極落場打網上輿論戰,可否說說「澳門良心」對「真澳門良心」的看法?

J:他們好明顯是感受到危機,官方也意識到對傳統媒體的操作,即使用盡了也失效。

S:其實網軍在2013年選舉已開始蠢蠢欲動。在網站上搞是一回事,甚至把網站的言論帶到真實世界,帶到平面報紙作為攻擊的武器。

A:突然冒出來那麼多fb專頁對你們有無影響?特別是那些平日扮走「中立」資訊路線,關鍵時刻才起作用那些?

J:將來或許有,但現在我覺得沒有,他們太水皮。這些東西香港有很多。

R:fb是一個很分眾的傳播工具,想法相同的人會聚在一群,不相投的人看到的東西完全不一樣。若他們自己喜歡便自high吧。

S:那些是賣廣告的,3萬幾人讚的專頁,貼文只得10多個讚。整體來說我覺得是好事,如羅立文講錯說話,他們也會出帖罵,到關鍵時刻再出來表態,可能也不會有太大用處,結果「扮扮吓嘢兩頭唔到岸」,又幫唔到主子。但我始終覺得澳門有需要多一點議政的平台,不管是真膠或是假膠,多一點平台也是好事,大家多了討論,不管何種角度。並非自大,其實我們給他們一點壓力,他們才會出來。這是反離補後在網絡上看見的生態轉變。現在澳門論壇討論國教,他們也在「舉紙」,學到我們這邊「激進」的手法。

R:可以看得出社會是不斷進步的。

S:工聯也舉牌,五一又遊行。之前說我們激進,現在大家都一起出來了。

R:時間可以證明到某些事。

A:不會覺得被分薄了?

J:這是言論自由,一定要尊重。

R: 有競爭是好事。

S: 自由市場。可以這麼說,建制的少壯派都會有開明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