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國教這口飯,信者得食! / 論盡紙本
▧ 封面專題 人在澳門,高舉「愛國愛澳」旗幟是必須的。無論從政從商,要力爭上游,當然要「愛國愛澳」;社團無論大小,要近廚得食,分得千萬金,好難唔「愛國愛澳」;想出人頭地,想快人一步做高技,「愛國愛澳」理想達到!近年政府大推文創,連書畫展名稱也要畫龍點睛大筆一揮寫上「愛國愛澳」,這情懷在澳門遍地開花,前仆後繼,屢創新猷,聞者均熱淚盈眶。愛國更要從孩子抓起。「國教加強版」無睡意糖衣裝,效力持久,迅速滲透,幸福終生,唔覺有負作用。你,今日食左未? ▧ 人物專訪 「光輝五月」一週年系列: 公民覺醒了嗎?—— 與「澳門良心」對談 ▧ 藝文爛鬼樓 繼續慶祝世界閱讀日的系列。除了上期談及的書籍生產——消費流程外,基於書籍傳承的特性,公、私藏書和讀者的流傳也非常重要。這次我們透過蔡梓瑜、蔡文凡父子的對話,還有鄺菁誼同學的分享,看看在「讀書無用論」向來盛行的澳門,閱讀的希望所在。 ▧ 綠色生活 我們邀請了香港資深的樹木保育團體長春社總監蘇國賢先生撰文,介紹香港相關經驗,當中一些情況亦和澳門有相似之處,當可對本地樹木保育提供參考和反思。 ▧ 遛躂澳門街 關閘拱門、蓮峯廟、牛房、觀音古廟、望廈炮台……一路上的每個古舊建築,今天還在無聲訴說着數世紀以前的中葡關係,以及當年兩名華人村民行刺澳葡總督的事件。這段路,在今天,有兩個很葡國的名字:亞馬喇土腰、美副將大馬路;而以前,這裏名叫「望廈村」。 售賣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 【論盡者言】教我如何做個中國人

#025 國教這口飯,信者得食! / 論盡紙本

文:論盡者言

時間:2015年05月21日 14:14

0520122014

「國情」或「國民」教育,最近成為城中熱話。火頭是由幾位「愛國愛澳」的「澳區人大、政協」點起,在北京「兩會」期間忽然關心起澳門青少年的國民意識問題,倡議內地相關部門關注、指導及協助澳門編寫國民教育教材,尤其是加強對澳門青少年關於中華傳統文化和中國近現代史的教育,以加強青少年的國家觀念和民族意識。先不說根據《基本法》「一國兩制」原則,教育是澳門特區自治範圍內的事,這樣的提案有甚麼科學依據呢?有做過任何哪怕一點點社會現實的認真分析嗎?雖然很多澳門市民其實不太清楚這些「澳區人大、政協」在澳門到底有多少代表性,來教澳人子弟如何做個中國人,但他們提出的加強青少年的中華傳統文化和中國近現代史教育,確實是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如何算是一個國民,或說對自己的國民身分產生認同,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角度去量度。我們今天拿兩個主要的指標來看看:政治權利和文化歷史傳承。先說政治權利,中國憲法第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這些極力推動國教的權貴及教育當局,可否在教材中告訴孩子們,現任從中央到各級地方的領導人中,有多少是出自工農階級的?第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而人民如何行使國家權力呢?是透過全國人大和地方各級人大。如果誠實是人類社會最主要的德行之一,我們這些極力主張青少年認識國情的權貴,可否坦白告訴下一代,各級人大「選舉」出來的代表有多少成份體現出真實的整體社會意志呢?選舉過程中又有多少實踐了真正的民主程序呢?再來看憲法第三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這些公民權利到底落實了多少,大概不用我們在這裡囉唆了吧。

再來看文化歷史傳承,這些「代表」們口口聲聲說要加強青少年的中華傳統文化和中國近現代史教育,他們能否做點基本的研究然後告訴澳門市民,中共建政後保存了多少中華傳統文化?或是毁掉了多少?關於近現代史或甚至當代史,我們當然鼓勵每個人都應多學習,培養鑑古知今的能力,成為懂得獨立思考的自主自立的人。但這些代表倡議內地機關介入、協助澳門去編制教科書,是為了這個目的嗎?讓我們拭目以待。

諷刺的是,特區政府對這些代表在北京的提案,馬上有反應,迅速作出回應。主管教育的社文司長在剛過去的立法會施政質詢中,間接反駁這些代表關於引入內地機關編制教材的倡議。暗示這些代表沒有掌握基本事實,政府不是不做,而是一早引入內地機關,2008年教青局已推出內地官方人民教育出版社編寫的「道德與公民」教材,現在全澳超過一半學校已採用。當然,成效如何那是另一回事。
《論盡》幾年來不斷關注並報道本澳的教育狀況,尤其是公民教育。回顧特區政府關於公民教育的實踐,十幾年來確實一直投放大量資源,主要聚焦在「愛國教育」和「品德教育」兩個主題上。耗費大量公帑推行各種資助計劃,例如「優化學校教育資助計劃」、「『認識祖國,愛我中華』學習之旅資助計劃」等。行政當局以大量的金錢資助推動政府設想的「愛國教育」和「品德教育」,學校和民間團體自然樂於支持和響應,但成效如何呢?假如事實真的好像某位駐澳京官宣稱的,澳門青少年的國民認同近年大幅下降,恐怕相關的教育官員要被問責。

如果說,大量增加國教課程、外遊,能發揮效力的話,那麼本地賭業集團的負責人親自帶隊,率領員工前往中共革命聖地接受國情教育,是自掘墳墓嗎?賭業負責人表示在井岡山有很多值得自己和員工們學習的地方,尤其是革命先烈及紅軍艱苦奮鬥開拓新中國的精神。假如這些員工認真探究革命的意義,認同當年紅軍打土豪分田地的號召並實踐之,她的賭業集團以及不符合「國情」的家庭生活還能存續嗎?

國民教育,是要教育下一代提早學懂將謊言變成習慣,削尖腦袋擠入權貴圈,及早獲得一個分贓的位置;還是培育下一代成為一個真誠的人,有著獨立思考的能力以及追求公義的勇氣?從澳門建制集團,包括政府及社團,過往多年的實際言行觀之,當是前者居多。如果真有哪個不識時務者,有錢不賺,相信了革命先烈的精神、相信了政府對建立美好社會的宣傳,推動例如憲法第六條中講的消滅人剝削人的制度,實行各盡所能,按勞分配的原則。在澳門,可能很快被貼上反對派的標籤。

本期五月號是《論盡》紙本出版兩周年的日子,我們不敢稍忘創刊時刊頭「獨立‧公義‧良知‧多元」的諾言。或者,更早一些,我們一群記者、教師、行政人員、設計師等形成的「論盡」組合,從2010年開始,在訊報上不間斷籌劃每周「論盡澳門街」專題、慢慢擴充到網絡媒體,始終堅持獨立媒體的原則,不為政治勢力操控、不受利益團體扭曲。我們亦不忘初衷,致力追求發揮社會監督、激發社會討論和行動的影響力,希望為澳門社會創造一個優質的公共言論空間,促進澳門人建立多元、自主的公民主體。五年以來,《論盡》力量單薄,篳路藍縷,但一直堅持下來,為的就是以行動盡我們一份公民的責任之心。我們期望這條路可以一直走下去,最重要的支撐,來自認同並願意共同推動「獨立‧公義‧良知‧多元」價值觀的讀者。

要成為怎麼樣的國民?在整體「馴服」的國民體制之外,我們希望提供更多一點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