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創作。

白光之後

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文:蘇麗欣

時間:2015年04月28日 20:20

白光之後(相片由Jason Vong拍攝)

白光之後(相片由Jason Vong拍攝)

「車外,塵世的風景,美不勝收,盡入眼簾。慢慢,我們都滲透入白光之中,到達一處既陌生,卻似曾相識的境地。」﹣蘇麗欣《車》

坐在車上。車窗外,我見到一些風景,是屬於那個剛離開的世界,模糊的,像隔了一層濃霧在其中,在這個大大夜晚,彷彿光怪陸離,朦朧中,又像老式的霓紅燈在一旁閃爍、閃爍。我亦會見到一些往事,是屬於我的過去,從第三身的角度,看著看著,那些年,十八歲讀大學的時候、二十二歲談戀愛與進入職場的時候、二十七歲結婚、與孩子相處、與丈夫一起的時候;我還見到我的父母、妹妹、家人、朋友們;我可以重新感受到當時的喜、怒、哀、樂;以及感覺到自己當時的表情和決定,原來已觸怒及傷害到別人,形成所謂的「孽障」。

在車外,有些扭曲奇怪的面容及身體,白色或黑色的,緩緩地遊走,或者呆滯地停留。聽說它們都失了魂、落了魄,在流失時間的長河上,漫無目的與永無休止地徘徊。

車停了。

車程,像是跨越了一個世紀,但又感覺是短短幾分鐘的時間。

像是既定動作,大家都下車。

祂們帶領著,慢慢,原本像是一群集合在一起前進的大家,卻剩下幾位,最後,也只剩下我一個,跟隨著。

這是一條銀白金屬色的走廊,我跟著祂們行走著。走到一個房間的門前,門自動地打開了,我跟著祂們走進去,突然一道耀眼的白光湧進眼球後:我看到,房內,我兩位女兒、與她們的丈夫孩子,還有那些家人與朋友,都站在這個房間內,神情哀傷。

我的肉身,沉睡在一張石床上,鋪上了織錦絲綢類的布被,但還是冷冰冰的。

燒香、燒衣紙、燒紙札祭品,凡此種種,都是子孫後輩的心意。

看著他們的依依不捨,涙流,不停地。

當我的肉身進入一個火熔爐的地方,最後化作一縷輕煙。

塵世的此生,看似是了結了。

一瞬間,我竟不知不覺地離開了房間,站在這銀白金屬色的走廊上。對於突然發覺自己身處在冷靜睿智的這裡,與剛才訣別傷感的離愁別緒,有著天淵之別,尤其是看到這兩位帶領著我的祂們,完全沒有表情而言,猶如鎮守著政府衙門的警察守衛。

一股既溫暖柔和,且充滿希望的白光,就在前方,儼如電影般隧道的盡頭那片光明。

確實,到達走廊的盡頭,眼前就是一個既陌生又熟悉城市,白光照耀著這裡的一切。

我站著,看著這份白光襯托出來的蔚藍天空,一直以來埋藏在心底深處的記憶,回來了。那些與我一起學習的靈,都紛紛移到我的跟前歡迎我回來。祂們,有的當過我的父或母、有的是我前幾生的家人、有的是我認識過或碰見過的朋友。然而,其中一位,是他,很久以前,彼此已有著承諾,要一起學習。

靜靜地,照耀著從天散曬下來溫暖的白光,大家心境都顯得平和。

這,近乎沒有表面的交集,那,所有都來自內心的互通。

休養生息、等待、重新出發,再休養生息、再等待、再重新出發…。

不斷地上演、發生…上演、發生。

這裡,是一處讓人稍作歇息的中轉站。

白光,滲透到每一靈之間,柔和、舒服、溫暖、光明、希望,還有愛與平和,都滿滿地包圍在這個空間之中。

聽說,靈,注入了力量,之後,就再走到這大設計之上,繼續上路。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五日,澳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