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芸術.設計藝文爛鬼樓

文化創意產業相關、文化藝術、設計與人文。

身體 ‧ SS15——從衣服延伸至身體的想像

文化.芸術.設計藝文爛鬼樓

文:周二

時間:2014年08月19日 16:16

時裝工業走得快走得前,炎夏尚未結束已經陸續推出來季FW14(Fall/ Winter 2014)的厚重毛衣針織外套毛絨披風,並宣告明年SS15(Spring/ Summer 2015)的新裝即將上場。想隨波逐流嗎?也並不如你想像中那般容易:今季巴黎倫敦米蘭紐約時裝周出現得最多的布料是哪一種?使用得最多的花紋又是哪一款?最大熱的顏色是哪一隻?哪種設計或剪裁又回歸了?穿著背心嘆冷氣的我們竟然要開始關心數個月後穿什麼保暖。

不過你得知道所謂潮流並不是由設計師所創造,而是媒體罷了。然而,每當上網翻閱雜誌看報紙就覺得澳門人保守。澳門人穿得不夠暴露?非也,穿熱褲小背心的大有人在。那種保守,是大部分澳門人未必會戴金錶,穿白襪,戴嬉皮髮帶,穿涼鞋同時穿襪子,戴大帽子穿復古花裙,露臍超寬身褲,oversize墊膊外套,tone on tone,有勇氣把一邊頭髮剷去,更不用說穿體環或刺青⋯⋯舊的,他們怕老套,新的,他們不會嘗試,只會著眼於當下,人著乜佢著乜,照跟。

好吧,或許我不應一竹杆打翻一船人,況且人家穿什麼又與我何干?又,假如衣服只是一塊蔽體的布,你根本不需要時尚潮流,不需要每天早上起床就要思考襯衫這回事,不需要明白百褶裙與A字裙的分別、袖口鈕的用途與穿著絲襪的正確方法,更不需要思考無關痛癢的流行新知與身體的親密關係。但時裝不應只是如此。有說衣服是身體延伸出來的一部分,像台灣廣告界才女許舜英在著作《大量流出》曾這樣描寫身體與衣服的關係:

「流行並不因為你洞悉了它的陰謀詭計而變得乏味。注重穿著,進而發展出對時尚的敏銳嗅覺,進而建構出一種獨特的個人穿著美學,這是『身體意識』的一種,這個身體是文化結構下的身體,有些身體狂熱地貢獻給衣服,有些身體對衣服疏離冷淡,有些身體被衣服隱形了,有些身體極度誇耀。 」

當衣服是身體的一部分,人的一部分,靈魂的一部分,穿衣服是種修為。無關乎高矮肥瘦事,是美學教育,也是種哲學,像已故時裝女王黎堅惠就在時裝裡面發酵出哲理,她的《時裝 ‧ 時刻》如今屬於所有香港人。衣服除了展現個性,還可以是對身體經驗的提問、反抗,比如說有些人只會穿全身黑,別人眼中的沉悶或被視作送殯,在他們眼中或許是無盡豐富,因為他們在黑裡面看到許多可能性,有個人正是如此,將黑演繹得淋灕盡致,他叫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 那是源於童年時對母親穿著喪服的記憶,於他而言黑是永恆,是最謙卑也是最自大的顏色,也是他認為能讓內心感到最安全的顏色。他以黑影響了80年代整個時裝界,至今他的設計仍然以黑色作主調,歷久不衰。

這位日本時裝界暗黑大師問道:「還有什麼比穿戴規矩更讓人討厭?」他認為一切完美都是醜的,凡是人創造的事物當中都有瘡疤、失敗、扭曲。在我們眼中創造潮流的這個人,根本在反潮流。而事實是,一位時裝設計師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他/她推翻我們對美學的認知,對身體的想像。1975年,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設計出首個女性西裝系列,曾引起當時社會極大爭議,但同時亦預示著女人從此不再是上流社會社交場合上的花瓶。如今想到,我們也有因穿著短裙遊行而飽受批評的女教師,作為女性的身體因一條裙子而被放大討論和消費,我無法預視我們的身體能否在不久將來從凝視中獲得解放,也無法說出如何才能正確對待和呈現我們的身體——假如衣服確實是身體的延伸。話說回頭,可以告訴我接下來SS15的潮流嗎?

山本耀司的設計草圖

山本耀司的設計草圖

山本耀司以一身黑而為人所認識,而黑色的確是源於童年時對喪服的記憶。

山本耀司以一身黑而為人所認識,而黑色的確是源於童年時對喪服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