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5 路環:都市化下的輓歌每週專題
九澳村飛灰污染長期無法解決,終於在上周行政長官崔世安視察後,得到「跨部門整治」的結果。其實,住宅開發、旅遊發展,也正在侵蝕路環作為澳門「最後淨土」的肌理。向外遷移可能只是把問題交給別人承受,並不符合公義。即便是以保育生態或文物之名開發路環市區和其他村落,其結果真的能如人們想像的美好,還是只是邀請資本主義的魔掌,進一步把路環捏成薺粉?但反過來說,在利益高於價值的社會氣氛下,澳門人願意為這片土地繼續堅持多久?我們難以樂觀!

除了錢,澳門什麼都不歡迎!——專訪觀鳥愛好者小喬媽媽

2014-04-25 路環:都市化下的輓歌每週專題

文:採訪:清保涼、殷憂

時間:2014年04月25日 11:11

觀鳥人士「小喬媽媽」說,路氹候鳥日漸減少,從前可拍攝到數十種鳥類,今日只能見到幾種;過往舒適悠閒小城生活,十多年間,已變成五光十色、人流擁擠、居民怨言四起的國際都會。她不禁慨嘆「見到澳門環境變成咁真係心痛!到底將來小朋友長大後,仲唔可以睇到一棵真的樹呢?還是全部都係人造呢?再係咁落去,環境真係冇辦法補救。」

生於斯長於斯  目睹斯心如撕

飛晞雅幾年前愛上拍攝鳥類,從2011起,便遊走氹路之間,只為捕捉剎那間鳥兒的姿態。因為她常帶女兒小喬參加觀鳥、攝鳥等活動,故不少人又稱她為「小喬媽媽」。

「我地係澳門土生土長,睇到呢啲變化,真係心痛!2012年的路環環境還好,啲水仲清,紅樹林還好靚。」小喬媽媽指出西堤馬路一帶近污水處理廠自從去年開始挖通航道,淤泥就開始向岸邊沖積。後來污水處理廠白泡事件見報後,白泡雖不見,但情況無改善。「但啲水都係又黄又黑,到了今年的年頭仲更加嚴重,紅樹死曬。」

綠草、紅樹林、魚蟹遍地,水清見游魚,天空任鳥飛、各種鳥兒在澳門的自然環境裡自由覓自在地覓食。小喬媽媽描述路氹西堤馬路一帶的美景即現眼前,但這景色僅存於2012年。

小喬媽媽指出,路環這幾年環境污染十分嚴重、高樓大廈湧現。環境污染,使得原本會來澳停留的雀鳥已經不復見。「在2012年,在西堤一帶我自己都差不多影到30種雀仔,但今年只得4、5種咋,真係差好遠!」新建的酒店的玻璃外墙會反射周圍的景物,不少雀鳥會被誤導,而直接飛撞過去,因此,時常可以見到雀鳥的屍體。

路氹環境的污染問題日益嚴重,使原本可見到的數十種鳥類,銳減至只僅餘數種。(圖片由小喬媽媽提供)

路氹環境的污染問題日益嚴重,使原本可見到的數十種鳥類,銳減至只僅餘數種。(圖片由小喬媽媽提供)

破壞嚴重  投訴無門

眼見路環乃至整個澳門的環境日漸因發展而受無可挽回的破壞,作為觀鳥愛好者的小喬媽媽不禁慨嘆︰「環境改變得咁犀利,啲雀仔唔會再嚟既啦!原本澳門可以吸引佢地,但而家周邊的環境可能令佢地無安全感,再加上長期斬樹,或者佢地覺得唔適合。」

小喬媽媽批評政府胡亂砍樹做法,使得不少雀鳥失去棲身之所。「原本棵樹好健康,總之見到有樹枝外展就要砍,結果啲樹無得遮陰,雀仔無棲之處,雀仔點會停留。唔好話雀仔,蝴蝶都少咗。」小喬媽媽又指政府長期在山林滅蟲,直接殺死不少蝴蝶的幼卵,「搞到一班影蝴蝶友人投訴蝴蝶唔見晒!」

然而,小喬媽媽及其朋友時常致電政府部門投訴人為的污染問題,例如油污或淤泥堆積等,終始得不到政府的回應。「環保局、民署都打過,但只回應話跟進,結果係失望。」

小喬媽媽指出,澳門的自然環境本來已經「少到無法相信」,然而多次向政府部門投訴不果,仍然任由其受無可挽回的破壞,小喬媽媽既心淡,又心痛。「官員們同我地對呢這個城市的心好唔一樣囉,我覺得佢地係完全唔關心,最好唔好有呢啲嘢係度添,無係度就唔會比人投訴啦嘛!」

小喬媽媽說︰「我地係澳門土生土長,睇到呢啲變化,真係心痛!」

小喬媽媽說︰「我地係澳門土生土長,睇到呢啲變化,真係心痛!」

除了錢,澳門什麼都不歡迎!

過度的發展,使雀鳥、蝴蝶連本澳僅餘的綠地都不再停留;超負荷的旅客數量,亦使到本地人怨聲載道。整個城市變得好像除了迎合金錢之外,澳門什麼都不觀迎!

「係呀!我地係澳門土生土長,睇到呢啲變化,真係心痛!以前過路環好似旅遊,好舒服!而家係過路環會塞車、塞人,已經唔可以好悠閒咁行。」面對澳門這種「發展才是硬道理,居民感受企埋邊」的發展模式,小喬媽媽亦不禁搖頭慨嘆。

「以人為本」是政府日夜叫喊所謂的施政理念,然而,讓澳門市民所感受到的,只是「以商人為本」的施政理念。坊間流傳一句既現實又諷刺的說話︰「政府對著公眾利益就事事不可行,面對商人利益就事事可行。」

小喬媽媽說︰「絕對係!官員比我地既感覺係偏向左做生意果方面,總之係搵到食賺到錢就咩都睇唔到啦!居民想一個好啲環境,想有一個空氣好啲生活環境,佢地聽到了就哦,居民想呌啖舒服啲氣,又係哦,唔出街咪得囉。」

為本澳居民留下最後一片淨土,一個不被人為破壞的自然環境,對特區政府來說是否就是「不可能的任務」呢?小喬媽媽說︰「政府其實可以做得好啲!政府係完全冇被人感覺到有心或有規劃去關注環保方面的事,若有心做就一定得,有心就可以;但問題係政府有冇心去做。」

原本大片的紅樹林,只是相差一個月,已經所剩無幾。

原本大片的紅樹林,只是相差一個月,已經所剩無幾。

原本大片的紅樹林,只是相差一個月,已經所剩無幾。

原本大片的紅樹林,只是相差一個月,已經所剩無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