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5 路環:都市化下的輓歌每週專題
九澳村飛灰污染長期無法解決,終於在上周行政長官崔世安視察後,得到「跨部門整治」的結果。其實,住宅開發、旅遊發展,也正在侵蝕路環作為澳門「最後淨土」的肌理。向外遷移可能只是把問題交給別人承受,並不符合公義。即便是以保育生態或文物之名開發路環市區和其他村落,其結果真的能如人們想像的美好,還是只是邀請資本主義的魔掌,進一步把路環捏成薺粉?但反過來說,在利益高於價值的社會氣氛下,澳門人願意為這片土地繼續堅持多久?我們難以樂觀!

環保青年馬留:法律最重要

2014-04-25 路環:都市化下的輓歌每週專題

文:未熄(採訪、文)

時間:2014年04月25日 11:11

關注環境議題的青年馬留,早在十年前就已經發覺九澳有問題:「當時是去鮑思高青年參加歷奇訓練,那裡的塵埃、空氣已經不是想像的好,周圍的枱椅也很容易鋪滿塵。」

以後差不多每年暑假,他都會重返那裡,也目睹情況越來越嚴重,樹葉摸在手上都已滿沾滿灰。他也有與在青年村工作的歷奇導師談論過,他們都覺得問題很大,但奈何卻控制不了。

目前大家對於九澳村的命運,似乎都希望污染的整治能得以落實。但對於近期行政長官崔世安落村視察時的承諾能否解決問題,馬留認為在澳門,目前對空氣污染並沒有法例可以依從,所以特首能做的可能只是一些治標不治本的方法,類似當日在他到場前的清潔工作。但可以對這些飛灰、水泥廠泥頭車等問題作監管,現時真的是無法可依,「所以做到的真的不多」。

另一方面,崔特首在星期二列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表示在澳門大學新校區以外,會嘗試進一步向中央要求租借更多橫琴土地,來解決澳門發展空間的問題。這會否是一種出路?馬留認為:「如果以新的土地去發展工業,這是可取的,但是如果屆時依然採用澳門目前的法例來管理,根本只是把污染源外遷,污染其他地方。這是一個好策略嗎?我不認同。」「當然在內地,有沒有一些地方污染控制做得比較好呢?有一些工業園是可以做到的。但以現時澳門的技術,現時澳門的管制,是做不到這事(污染控制)的。」「當然,這是需要經過立法會對相關的法律法規適當修正,才能做得到。」

馬留再進一步解釋要工廠離開的理由:「一方面,九澳村作為澳門現存的一條村落,如果我們能找到一些文化特色,是需要作保留。第二,現在那裡有兩家學校和一家歷奇中心。這三家機構在澳門都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九澳雷鳴道主教紀念學校和聖若瑟學校是由慈幼會胡子義神父創立,是澳門唯二的寄宿學校)。再者,民政總署曾經在九澳進行過文化導賞的活動。」他希望,在澳門缺文化和生態旅遊內涵的情況下,把九澳村塑造成類似臺灣八煙聚落(位於新北市金山區重和里,以梯田和水圳聞名)的旅遊點。他更希望,那時會由在村內寄宿的同學負責導賞活動。

如果搬村又如何?「遠離污染源頭當然是最好的方法,但搬村意味著另一年事:這地方是否不需要監管其空氣污染呢?不是的。」不過他認為,作為一個臨時措施,搬村還是可以考慮的。「……盡量去躲避現有的污染。但同時要做好相關法律法規、監管,讓那裡合乎某個空氣(污染)標準。兩方面一起進行,之後讓居民可以回去過原來的生活,讓師生可以回去進行教學活動。我覺得這才是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