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爛鬼樓藝術教育
每逢周二,傳說中的爛鬼樓會在「論盡媒體」虛擬空間出現,歡迎聚眾圍觀。藝術教育文學創作藝評影評城市議論旅行書寫,凡生活種種與文化連結的,皆可被捕捉定格。在城市金光幻象背後,期望文化與文字逐日沉積,落地生根。未來是浮華還是昇華,城市種種,皆在一念之間。 歡迎投稿,以文字圖像書寫我城。

為統一考試辯護

藝文爛鬼樓藝術教育

文:未熄

時間:2014年02月10日 10:10

近兩三年,建立統一考試的的樓梯響聲時有所聞。如今似乎已經有人準備要下來了:澳門四家大專院校據瞭解正在籌備聯合舉行入學考試,而據說在某些私校,已經在向學生派發模擬試卷,似乎是在為訂立考題作準備。

幾年前,筆者已經在本欄探討過統考的利弊。近日收到一位朋友的來函。他主要憂慮那些「不適合考試或是考試技術很差,又要必須參加這一種統一考試,且常常失敗的人」。他認為在目前的制度下,雖然大學各有各考,是有行政成本大的毛病,但始終是學生選擇大學,而非大學選擇學生。假若大學聯考成真,「成為人才只有一個死綁綁的標準方式,不是成功就是失敗」,就會出現《儒林外史.范進中舉》中范進的丈人鄰裏前倨後恭、趨炎附勢的態度。

首先,作為在九十年代在澳門受教育的人,筆者是十分明白很多評論家批評的「成績定勝負」的意義。筆者當年攻讀理科,但偏偏數學、物理兩科的成績不行,幾乎無法從高中畢業,即使是社會已工作多年,至今仍常在出現要重考的可怕夢境。一個學生在努力之下,能全面發展,當然是最理想的,但每個人都有其性格、愛好,甚至能力參差。為一般的學生,考試是相對客觀公平的評鑑標準,但我們應該在機制上設立其他的出路,例如是在外國很流行的「體育獎學金」,給在某些方面有特長的同學主流以外的機會。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文化上鼓勵社會容納有特殊技能,以至有特殊困難的同學。

另一個問題是,大學和學生之間的供求關係。有些人以澳門有八成半高中畢業生可以升讀大學感到沾沾自喜,殊不知這是一個危機。比較極端的例如有台灣:近年台灣廣設大學,很多技術學院都不務正業,紛紛升格為大學,造成大學供應過剩。大學為求生存,放下自己對學生進和出的要求,甚至曾經出現「零分可以進大學」的離譜現象。這對大學和學生雙方都不公平。更嚴重的是,技術學院升級,讓台灣出現了技術人員斷層的現象,使台灣的產業結構失衡。

當然,在設立的統考或聯考的時候,有很多細節需要大家關注。筆者尤其關心的是,開考的範圍應該多大?澳門的教育制度是以私校為主,美其名為自主,實際上是政府不願意承擔自身對教育的責任。這在亞洲,以至歐美社會是非常罕見的。筆者同意教學自由,特別是教會學校透過教育傳播信仰自由,是需要受到尊重的。但這並不表示政府不應該對學校的教學內容有一定責任。當然,為了避免意識形態的爭議、資源可得性,以及在盡量減輕學生壓力的前題下,借鑑其他地區的經驗,不妨把需要考核的科目盡可能訂得少,例如只考中、英、數,以及邏輯推理,但把標準與國際看齊,方便爭取更多地區承認,進一步擴大統考的適用面,更大地方便澳門的同學。

[本文刊於1/31/2013訊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