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30 馬年論馬每週專題
本期出刊之日,正是送走蛇年,甲午馬年到來的日子。《論盡》編輯組特別向讀者送上以馬為主題的專輯,在祝賀大家「龍馬精神」、「馬到功成」之外,從文化和科學角度,提供一點知性的養份。 主流媒體常趁新年教訓人們學習當年生肖的品格,我們也不妨以在地的處境思考一下:在澳門,馬作為賭場資本主義的一部分,只能在賽馬場中看見。我們說現在的孩子,對豬、牛的認識就只限於已被肢解、沒有靈魂的肉塊。不過在這成人迪士尼樂團,就連本應在草原上馳騁的動物,都只能按著日程,在鞭策下前進。在為了滿足利潤欺凌弱者的共同邏輯之下,我們有什麼資格批評別人? 對了,還有那匹早就消失了居民視線中的銅馬:在澳門旅客承受力備受質疑的同時,藏在歐亞大陸另一角的公園內的牠,除了是殖民地象徵,或者有沒有大家——無論是居民還真正懂得欣賞澳門人的遊人——所懷念的一種閒適?

給銅馬像的信

2014-01-30 馬年論馬每週專題

文:何老篤

時間:2014年01月30日 17:17

亞馬喇總督閣下︰

今年是中國的馬年,你的銅像雖然離我們遠去。可是,在澳門與馬有關的,我第一就是想起你。當年你去後,後人為你立了一個銅像,現在那地方仍以你的名字命名。

氹仔賽馬會的馬不會讓我想起馬年,只有銅馬廣場的馬,亦即是總督閣下您的坐騎,才會讓我想起澳門的馬。

你的英姿佇立在澳門的土地,氣勢鎮服著屬於我們的海洋,即使閣下遭逢不幸,身首異處,您為葡萄牙王國平定叛亂,開疆拓土的功績,百世流芳。

您的銅像已回到我們魂牽夢縈的故鄉,你的身影,仍在我們身邊。

「銅馬」、「銅馬」、「銅馬」。這個城市沒有一處叫作「銅馬」。可是,在這個城市成長,超過三十歲的人,沒有人不知道「銅馬」!你的英姿是烙印在他們的心底,您的銅像照片成為賣紀念品的手信,您的名字對大多數來澳門的旅遊者來說毫無意義,卻在那些必須搭乘巴士的遊客口中不得不說上幾次。不管是老居民還是新移民,都知道,以您的名字命名的地點在那裡──亞馬喇圓形地。

澳門城牆外的領土,即使沒有經過詢問過居民的意見,在你的征服後,劃成新的領地,現在井然有序。只可惜當年亦因為總督閣下沒有徵得村民的意見(現在的用語是諮詢、規劃),雖然展現了葡萄牙王國的實力,總督閣下您最後卻身首異處,死無全屍。近幾年,一名現任總督的秘書,分管著工務部門的,因為貪污而入獄,法官說他最重的罪,是永久改變澳門的面貌。看來,這是一個詛咒︰自總督閣下始,未經市民同意而改變這個天主聖名之城的面貌,將會身招橫禍。輕者受牢獄之災,重者身首異處。

市民們本來可以仰望西望洋山的主敎山聖堂,作為他們心靈的領航。現在這個城市已經不再需要以出賣苦力作為主要收入來源,可是卻腐蝕著人們的靈魂為業。主要的富人都從事這個行業,當中成功的人往往住在主敎山山腳下的高樓中,彷彿越接近聖堂便越容易得到救贖。甚至有人可以住在主敎山聖堂後頭,用天主的視點,俯視祂的聖地。看來,我們的宗敎在澳門已不再重要,沒有人認為這是一個天主聖名之城,在路環,一位來自中國福建的女神,站得比主敎山聖堂更高,她的眼神超然的看著主敎山聖堂,現在沒有人敢對她不敬。

自從我的銅像被扯下來後,中國人向我咒罵叫我落地獄,可是他們不知道,我和你一樣,去的是葡萄牙王國的天堂,因為我們對葡萄牙王國盡忠。我們保衛的是葡萄牙王國的名號,而不是中國人的地獄。我們沒有私心,總督閣下甚至以身殉國。我們的國威化成一口一口的大炮,留給這個城市作為旅遊的景點,成為這個城市表面上賴以為生的工具。看來,這個城市已經原諒了我們的侵略,我們的基地成了這個城市的遺產。「銅馬」雖然已經回去,可是卻仍然活在市民的口中。

征服已經成為歷史,即使現在這個城市靠我們往昔的征服來賺錢,卻留不住總督閣下,這是我至今還不明白的。當年你睥睨的,屬於葡萄牙的海洋已經歸還給中國人,「銅馬」像即使走了,亞馬喇圓形地卻還是澳門的。

祝您馬年愉快
上校 味士基打
Coronel Vicente Nicolau de Mesquita

現位於葡國的亞馬喇銅馬像

現位於葡國的亞馬喇銅馬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