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創作。

無福消受的有生之年

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文:川細間代

時間:2014年01月22日 20:20

1.

畫家學生因為把教室的外牆都畫滿了,把整座大樓的外牆都畫花了,
那一年開了檢討花牆的校務會議。
各級主管都皺著眉頭,總務長更是氣急敗壞的怒斥畫家學生後,
往白牆擲了一個瓷杯,滿地碎片,現場一片寂靜。無人敢回應。
畫家學生走出會議室,拿著掃把畚箕,將地面的碎片清掃乾淨。
大家突然想起這是一間藝術大學。

2.

聽到同事聊正興街的時候,才突然發現很久沒逛台南了。
無論是安平、孔廟、花花五花大武花、神農街、
海安路、新達港、古蹟、二輪戲院
都是當初毫不猶豫離鄉背井想在這裡工作的原因。

我想成為這裡的一份子、溶在這城市的風景裡
旅人眼底的一切是美麗的,只有居民明白生活真實苦楚

旅人疾走,數著天際、隨即拭去鞋上塵埃
居民黏緊土地,數著一升一斗,在風吹草動的秩序中,豎起汗毛仍不為所動

旅人永遠不可能體會居民
幾點的垃圾車?跳蚤市場?菜價?市長的政策?

然而這一年來我只去了兩個地方
辦公室及家裡。

3.

如果我打算一整天都不給出一個笑容
那這一天,將也看不見任何人的笑容。

早起五分鐘的風景
就完全不一樣了

說是不同的世代
卻一起吃著同一碗泡麵、看著同一份報紙
不了解彼此。

當沒有愛跟笑的時候
一定被蒼老的思想佔據著
總是一年的好幾天,會變成這樣
這時也異常的堅定清醒
好像準備好與世界道別

如果沒有內心不內心的問題
就不會有面具不面具的問題

4.

這個社會只剩下一個問題,和攀升的存款數字。
而問題就是: 值多少錢?
這場表演值多少錢?
這演講值多少錢?
音樂值多少錢?
藝術值多少錢?
感動值多少錢?
眼淚值多少錢?

不值錢,就請別再掉淚了。

DSC_0101